地铁里站着被进去的故事,妈妈的极品馒头逼为了高考妈妈向我献身

  当明月进入第一个房间时,只有跪在地上的女孩在哭泣。

  「问候你妈妈。」淡漠地看了明月一眼,然后微笑着行了个礼。

  「嗯。」曹实显然是气得胸口在椅子上蹭来蹭去。

  地上的女孩听到了明月的声音,立刻转过头,死死的盯着她。

地铁里站着被进去的故事,妈妈的极品馒头逼为了高考妈妈向我献身

  明月香的心吓得一颤,明方思的仇恨在眼里太明显了。

  「今天我叫你来是因为家里出了丑闻!」曹实说到这里忍不住大声道,脸色开始泛青,身边的周明真赶紧端了一杯茶过去。

  明安玲身子一颤,无力的靠在女孩身上,比过去的孟老实多了,连眼睛都不敢瞟,明却是坐在那里淡定的看不清神色,而明月香更是漠然的跟着他手里的帕子走。

  「请妈妈,请妈妈放了袁婷,好吗.我愿意嫁过去,我愿意做妾,请……」明方思在地上爬的时候哭了。

  「你!」曹实气得手里的茶灯扔在地上,茶灯碎了一地。温热的茶用茶泼在明方四的脸上。「无耻!趴下!」

  明方斯身体剧震,哭得很沮丧。

  「你为了一个卑微的奴隶卑微到这种地步!」曹实深吸了一口气,才忍住怒火。

  「请.求你了,夫人……」明方思磕头似捣蒜,心力交瘁。

  「闭嘴!」曹实握了握他的手,指着明方司。「你是明家的女儿。明家这几年给你提供了吃的供你生活。而不是想着家人,只想着自己。还得丢人孝顺吗?」

  明月的香眼皮微微抬了起来,她知道此时曹实在说什么,也说她听了。这和她上辈子接受的教育没什么区别。如果你享受了这笔财富,你就会相应地给你的家庭带来好处。不然养你有什么用?别说是女人,就是男人也不例外,前世明出了那么多名人,哪一个不是为了家族的利益,那些被送到皇宫的女人是为了谁?

地铁里站着被进去的故事,妈妈的极品馒头逼为了高考妈妈向我献身

  说起生活,普通人羡慕有钱有势的家庭,身边有仆从,甚至被封进皇宫。而真正贵族家庭的一些姑娘,却羡慕普通的夫妻,相亲相爱,一夫一妻,自由自在。穷人看不到富人付出的艰辛甚至生命,富人看不到穷人每天为生计操劳,为鸡毛蒜皮的小事争吵不休,更谈不上会见权贵,权贵可能瞬间消失于世。

  明方思被曹实的话吓坏了,但还是不停地磕头。

  「你知道你姑姑因为你的错被送到庄子了吗?」曹石看着完全冰冷的脸。

  方明想到自己的身体,惊恐地抬起头。他头上的那块已经红紫了。

  「你看我怎么办?你姑姑当然要承担你自己做的丑事!这是主人的命令!」看到明方思眼中的自责和心痛,曹实冷笑道:「看来府里太散漫了,有些事你整天都在想!」

  明月香等人立刻站起来向曹氏告罪。

  「你要这样对五娘,就把你姑姑送到庄子里,然后关起来,直到她结婚,塞进轿子里,你们就一起死了!」曹实揉了揉额头,气得脑袋瓜疼。

  「我女儿不敢。」明月垂下。这里恐怕除了吴娘就不会有这样的傻子了。

  曹实专注于明月的芬芳。毕竟她有私奔的前科。当她想起丈夫之前说的话,她又一次肝疼。她对四娘疏于照顾,九娘却完全被师父宠坏了。现在,加上五个母亲,她的女主人似乎真的纪律松懈,被忽视了。

  「行了,回家吧,今天别来打听了。至于民族学,我再找个妈妈过来,给你个好态度。」曹石挥了挥手,说道。

  明月香等人只好退下。

地铁里站着被进去的故事,妈妈的极品馒头逼为了高考妈妈向我献身

  在路上,每个人的院子方位都不一样,而翔也没想跟他们说什么。自从荣结婚后,她经常一个人去。另外,她对民族学里的东西基本不感兴趣,能偷懒就偷懒。然而,这位被她的商人明嘉请来的老师,与翔前世的老师相去甚远。所以就算明师问起,那些老师也只能硬着头皮说明月香聪明,只是偶尔偷懒。

  「你去看看,是不是有人对明方思说了什么?」月亮在院子里甜蜜过一次,他对袖双说。

  袖双打听的消息是头,连忙连觉都没睡,就匆匆出去了。

  「我怕这一次给人家下黑锅。」明月香躺在床上咬牙切齿的说道。

  果然,她醒来后,袖爽回了一条消息说:「都传开了,说五个姑娘经常和那个丫鬟来往,姑娘看了好几遍,这就是姑娘的秘密。」

  「嗯.你知道它来自哪里吗?」月亮用两个轻微的努力拿着干果。

  「主人正在收拾屋里的仆人,还有许多人.已经被送走了,所以……」说起那些嚼舌根的人,这次很多都被明爷卖了,袖子看到他们跪在地上哭着喊着自己的眼睛,脸色苍白。

  「我知道,暂时不用担心。」明月香把捏好的蜜饯扔进菜里,慢慢揉着手指。恐怕她父亲这样做是为了不损害她的名誉,但像谣言这样的事情越是被屏蔽,越是糟糕.

  「姑娘……」暖语看见明月香似乎在发呆,不禁叫了一声。

  明月香眼中散乱的神色终于回来了,她淡淡地问:「五娘的仆人叫什么名字?现在怎么样?」

  袖手弯下腰说:「据说已经送到农村了。」

  那是死的.明月点了点头,她早就想到会有这样的一天。做生意是件好事。不然的话,如果她以前的家庭没有那么多人多,没有那么多人少,一个女孩就有可能给她送死。五娘是幸运的,但这丫头现在估计不领情了。

  「以后别提这个了。」项喝了口茶,冲淡了口中的酸甜味道。

  前院的赵默显然听到了这个传闻。他心里一紧,但是犹豫了一下,不相信明月香这样的女人会在背后玩这种把戏。他在自己的房间里走来走去,从不敢在背后说香的坏话,到害怕香认为他说了秘密而陷害她。他又想了一遍,结果是越想越乱。

  没日没夜的想起来,赵默的嘴急得发烫。终于在宋阿姨被送到庄子的那一天之后,他鼓起勇气想找明月香解释。 「今儿个新来的嬷嬷到了?」明月香站直了身子让暖语与袖双帮她整理身上的襦裙,这段时间天气暖的很快,虽然早晚仍旧有些寒,可到了中午那就是连披风都穿不住了。

  「是说呢,好像是专门从世族家里请来的。」暖语颇有些兴奋道。

  世族大部分都是从宫里或是更高等级的大家族寻来教养嬷嬷,而商家却只能从一些中等甚至式微的家族请来那些个并不算好的嬷嬷,如今既然暖语说是大家族,那应该就不会错了,只是明月香疑惑,难道单单是因为出了五娘这样的事儿,明老爷才会舍出脸皮花高价请来这么个嬷嬷?

  起了念头,明月香转眼就不想了,无论如何有个好些的嬷嬷对她来说是个好事,她虽然前世教养更好,但是世界不同,礼仪有些并不想通,她若是想要走的更远,就必须弄懂这个世界闺阁女子的规则。

  ☆、第22章 突发

  蔡嬷嬷今年四十二岁,原来一直在奉县大世家田家做嬷嬷,奉县的田家虽然不在京城,但与京城田家却是同宗,往家谱上数,甚至可以追溯到宣地未成诸侯国之前,据说在赵氏皇朝中,田家还出过一个贵人。

  只是子孙造化不同,京城的田家因为是嫡系,又攀上了宣王,自此一路扶摇直上,而奉县的田家则因为后继无力,人才凋零慢慢式微。蔡嬷嬷是当年田家一位从宫里出来的老教养嬷嬷亲自调理出来的,原本想着给田家的姑娘做陪嫁,谁知道那田家的姑娘运气不好,妙龄芳华就早早凋谢了,以至于蔡嬷嬷被治了一个伺候不周的罪名,一直被放在外院没有差事。这次能够被送到明家来,还是因为明家人傻钱多,田府又不想动用家里供奉的老嬷嬷,才将她推出来。

  蔡嬷嬷因为田家姑娘的事情一直没嫁,原以为就这样了此残生,到没想到居然还有这样的境遇。她想起明老爷暗地里与她说的话,心底微微波动。

  这时,外头进来几位姑娘,蔡嬷嬷一见打头的姑娘,不由暗暗点头,气韵神态举止都不差,且人淡定谦和让人看不出心思,到比她身边那三个丫头要强的多。

  「嬷嬷辛苦了,我是明家十娘,她们是六娘,八娘与十一娘。」

  蔡嬷嬷微微皱眉,这明十娘是嫡出,可穿着实在太过严肃一点儿没有旁边那些姑娘们水灵儿,且要强出头的心太重反倒显得小气了。八娘看起来畏缩却又带着一丝阴暗,十一娘灵动可太过活泛,至于六娘,心智气度还有样貌都不错,是棵好苗子,只是她并非明老爷所说的那位姑娘,到是有些可惜了。

  「我却是来迟了,还请嬷嬷不要怪罪!」

  明亮的声音带着一抹绵软,尤其是到了音尾,那缠缠绕绕的媚丝犹如一张网极快的便将听音的人给套了进去。

  蔡嬷嬷讶异的抬眼看去,只见那少女裙摆垂地,杨柳细腰,胸前鼓鼓得仿佛揣了两只玉兔,一张芙蓉面上带着少女特有的纯净却又有此时少女没有的媚态,尤物……不过如此。蔡嬷嬷立刻恍然,明青宛虽好,但如今宣王爱色,只有明月香这样的女子才最容易第一眼抓住别人的目光。

  尤其是那根骨里的骄娇二气,足够引得男子的征服欲。

  明月香含笑微微行礼,算是给足了蔡嬷嬷体面。

  蔡嬷嬷见她如此,心中有数,便将准备好的礼仪课程放了上来。这些个姑娘们层次不齐,最好的便是明月香和明青宛,尤其是明青宛规矩最佳且没有多余的动作,明月香是要做的规矩能做到极致,只可惜很多时候会多此一举,不过就连蔡嬷嬷也不得不说,明月香哪怕加了更多东西在礼仪中,她也不嫌累赘,反倒更添风雅。

  这约莫就是旁人说的天生媚骨了吧。

  今儿蔡嬷嬷只是摸摸底,到真没想着让姑娘们吃个大胖子,但即便如此,其中两人便已经让她吃惊不小。

  「姑娘们可以都回去了,以后每日这个时辰到我这里来,当然,吃不了苦的可以不来。」蔡嬷嬷扫向撇嘴不忿的明忆梦,这姑娘似乎将教条规矩视为粪土,也不知道这明家是怎么教导出来的,如此的良莠不齐。

  明忆梦只觉着这些东西好似枷锁,学来根本无用,可她想要顶嘴却被明青宛拉住了。

  「六姐,干嘛不让我说,这样的老姑婆肯定是想要找着法子折腾我们。」明忆梦揉着小腿,心里不痛快道。

  「胡说,蔡嬷嬷是大家族里出来的,行止说话极为有规矩,你要好好学学,省得整日跟个假小子似的。」明青宛叹了口气道:「你这段时间是不是又出府了?」

  明忆梦突然哑了火,她尴尬的摸摸鼻子道:「六姐姐说什么呢?我老老实实待在屋里呢。」

  明青宛的眼神明显有些泛冷。

  明忆梦傻笑了一下,转头快步往前跑道:「我姨娘还等着我呢,我先回去了啊。」

  明安灵站在明青宛身后跟着也不是,不跟也不是,她微微抬头,瞧见明青宛的侧脸,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总觉着现在的明青宛有点骇人。

  明月香压根没理会她们,直接上了回廊就准备回云裳院,她想着最近都没去店里走走,准备明儿一早便去寻些好用的药材和做脂粉的材料,她上辈子在做明大姑娘的时候从来没想过自己做这些,然而到了后来,若是自己不能精通此道,用的东西又与其他人无二,那么个人的特点恐怕很快就会被新人磨灭。想做大家,不事事做到极致是不成的。

  「九姑娘!」

  明月香脚步一顿,下意识就想回头。

地铁里站着被进去的故事,妈妈的极品馒头逼为了高考妈妈向我献身

本文地址:https://www.lywycaiyin.com/hulianwang/87261.html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