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在墙上进入,一代淫后骆冰

口述经历 互联网 2021-02-23 22:51:28 抵在墙上进入 一代淫后骆冰

  太监笑着说:「你没听说吗?被打入冷宫的耿长昌被颜惠飞打了。治太多药也不管用。他一直在流血,即使生命垂危。很少有人愿意来就重用这个盘子。运气不好!掌理会让小的把这些东西拿出来,扔的越远越好!」

  侍卫把笼子盖在寒冷中,又打开一个,里面也是满满的血:「这是耿经常做的事吗?」

  太监答道:「不是她的吗?她流了太多血,裤子和衣服都在身上。」

抵在墙上进入,一代淫后骆冰

  保镖又打开了第三个笼子。这次没有血腥味,只有微弱的尿味:「这是谁的衣服?」宫里有规定,除了不能用的衣服,任何人未经允许不得离开宫。

  太监往后退了一点,道:「这是‘疫人’穿的衣服,盖的被褥。医生解释说,都要拖出来烧。」

  保镖皱起眉头:「下午不是烧了一批吗?」

  太监眼中闪过:「还没完,这是后来几个人发现的。」

  上级说疫情有潜伏期,于是警卫员经过几天的调查,不再怀疑太监:「快,快,快!为什么不提醒我一下病人里面的东西?」语气中充满了嫌弃和遗憾。

  太监僵硬地笑了笑,驶出了宫门。

  皇甫莹早早地在西街等着,荣庆坐在轮椅上,目不转睛地看着前方。

  林荣臭着脸坐在屋顶上,摇晃着双腿。

  皇甫英着急地问:「你怎么还没来?不会是哪里出了问题吧?」

  「没有。」兄弟俩正在给耿弇剪翅膀,但他们没有碰过别人的,比如他的。他很自信,他的人民可以把耿弇带出来。

  半个时辰后,装着垃圾的马车停在路口,太监压低声音说:「荣爷!公主!」

  荣庆感动地说:「林蓉。」

抵在墙上进入,一代淫后骆冰

  哼了一声,飞身来到马车前,一只手掰断了身体,把岳公公和从夹板下拉了出来。

  耿弇流血了,虽然她服用了荣庆的止血药来止血,但她仍然虚弱得看起来不像,她甚至不知道现在发生了什么。

  「妈妈……」皇甫英放声大哭。

  荣庆淡淡地说:「她能不能活下去,就看天意了。」

  黄傅莹抱住耿弇,抽泣着:「我明白。」

  荣庆捏了捏她的手指。「记得你答应过我的。」

  黄点了点头:「我要带她离开南疆,这辈子再也不回来了!」泪水簌簌而下,她说:「我的七哥……」

  荣庆低声说:「他从头到尾没有参与过任何事情,而且是陛下的血脉。他不会受到牵连。你放心吧。」

  皇甫英抓住了荣庆的胳膊,他一旦离开,就再也看不见了。

  「荣庆.对不起……」

抵在墙上进入,一代淫后骆冰

  荣庆擦去眼角的泪水:「你我之间,别说这些了,好好生活.想想我欠你多少,最后能为你做的只有这一件.但就连这一次也耗尽了我所有的勇气,所以不要浪费,无论如何,一定要坚强的活下去。」

  「荣庆…」皇甫英哭成了泪人。

  林蓉不耐烦地说,「你去不去?你认为玄隐和司公硕是傻瓜吗?不要等别人追上来,想走就走不了!」

  看着黄,点点头:「走吧。」

  皇甫英握着荣庆的手不肯松开。

  荣庆忍了,说:「去,快去!」

  岳父用力掰断皇甫英的手指,塞到马车里:「公主,快走!如果不去,真的太晚了!这两个混蛋,为了消灭娘娘的势力,他们是真的,真的想杀了我们……」

  黄痛心疾首地冲了出来:「……」

  岳公公紧紧地抱住她:「你已经踏上了这条船,没有出路了!即使你再留在北京,玄隐也不会让你走的!他不是陛下!他会杀了你!」

  皇甫英哭得浑身颤抖。

  岳父对车夫说:「去吧!」

  「没人想去!」

  伴随着一声威严的大喝,玄隐飞身到皇甫英的马车前,冰冷的目光一扫,不屑地冷笑道:「是你在我背后射出冷箭的。」你不记得那个人是怎么陷害岳越的吗?你救了她,荣庆。你让我失望了!"

  林蓉在荣庆面前停下,愤怒地看着玄隐:「你去吧,把它给我。」

  这话明明是对岳公公说的,岳公公立马催司机往前走。

  玄隐打了个响指,十个影子卫兵冲了上来。玄隐做了一个手势,说:「没有人会留下来!」

  「可以!」

  影子卫兵包围了马车,拔出剑,不遗余力地砍倒了它。

  几乎与此同时,林蓉的麒麟军也从四面八方赶来。

  双方,陷入了争斗。

  玄隐怪攻击荣庆,被林荣一个个拦住。

  玄隐出的一切都是为了杀人,这一刻,他真的有事,想杀荣庆,林荣不是他的对手,但死亡不会让他深深地阿清毛。强烈的执念,让林荣奇迹般地坚持杀害玄隐。

  麒麟的军队寡不敌众,为皇甫英等人打开了一条出路,马车走了。

  当司工硕有这种感觉时,林荣几乎坚持不住了。玄隐的拳头四共硕有着最深刻的体会。简直就是把人打死。如果你继续这样下去,林荣会被他活活打死的。至于荣庆虚弱的身体,一拳就能打死。

  司空硕扣住玄隐的手腕:「够了!」

  玄隐吼道:「什么够了?打倒耿弇有多难?眼看她就要死了!但是他放了她!我要杀了他!杀了他!」

  「你杀了他,他他会原谅你吗?如果你不想让我溜进去,就回到我身边!」

  司工硕总是知道如何捏玄隐的软肋。这只暴怒的小狮子经过几次挣扎终于离开了现场。

  司空硕淡淡地看了看倔强的林蓉和可怜的荣庆,说:「希望你们不要后悔今天的决定.晚餐变冷了。早点回来吃饭。」

  荣庆的手指深深地伸进掌心。

  林蓉吐出嘴里的血,顺手擦了擦,张开荣庆的手说:「我们回去吃吧。」

  荣庆摸了摸他红彤彤的嘴巴,说道:「除了拖累你,我什么也做不了。」

  林蓉回答说:「别听他们胡说八道。他们是兄弟,一个鼻孔出气!我觉得你做的很对,耿弇很烦,但毕竟你欠皇甫英的,你应该还她。荣庆,你再也不欠她什么了,真好。」

  你从此,都是我的了,真的,很好。

  ……

  玄胤阴沉着脸回了房。

  冬梅一瞅这架势不对,悻悻地缩了缩脖子:「姑爷,您回来啦……那个……奴婢让人传饭?」

  「出去。」

  「这……」

  「让你出去!聋了还是傻了?」

  冬梅被吼得汗毛都竖起来了,踮起脚退了出去。

  玄胤关上门,插上门闩。

  宁玥剥荔枝的手一顿,语气如常道:「回来啦?是不是很累?我剥了新鲜荔枝,就等你回来吃的,我特别喜欢,不知道你觉得怎么样。」

  「今天的事,是不是你干的?」玄胤沉沉地问。

  宁玥笑笑:「什么事儿啊?」

抵在墙上进入,一代淫后骆冰

本文地址:https://www.lywycaiyin.com/hulianwang/88254.html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