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同学尿裤子叫我揉他下面,在公交车上被从后面轮插

  看到我要直接摔在玄沧身上,虽然他看不见我,但是我落地的时候很疼。

  运气不好!我心里暗暗叫嚷,闭上眼睛,不想看到自己直接躺在地上。

  「话!」一双手,当我跌倒时,抓住我。

  垂着身体,落入熟悉的怀抱。我睁开眼睛,看见宣苍抱着我,站在我面前。

  「轩,轩仓!」我缩在他怀里,抬头看着他。

女同学尿裤子叫我揉他下面,在公交车上被从后面轮插

  突然想起刚才躺在地上,眼睛突然变黑的另一个玄仓。我的身体立刻颤抖起来,我立刻紧张地转过身,低头看着地面。

  但是在地上有玄苍影子的地方,地上的蛇、虫、鼠、蚂蚁都消失了,寺庙也渐渐从我的视线中消失了。

  再抬头看的时候,回到了天华区12区15号楼,华瑞星别墅区。谋杀案没多久就传到了家里。

  「怎么了?」玄仓看了我一会儿,抬头看了一会儿,茫然地看着我,忧心蹙蹙眉。

  我们面前是华丽的天花板和昂贵豪华的水晶灯。我茫然地看着这个陌生的地方,忍不住问:「这是哪里.这是哪里?」

  「我们被困在这座别墅里了!」道长凌青的声音突然从一旁传来。

  乍听到凌青的声音,我浑身一激灵,忙侧头看了看左手盘子的位置。

  果然,他看到了一个懒洋洋的凌青,在那边翘着腿捏着胡子和鼻子。

  「凌青!你怎么会在这里……」你要问他为什么在这里,突然就停了,因为我记得在这之前我是和他一起来的。

  「我不是叫你在外面等着吗?你怎么又进来了?」宣仓略带责备的声音,从我的头上传来。

  我抬头看着他,突然想起了宣苍和那个长得和我一模一样的女人。我记得她叫司徒,和宣苍好像是一个关系。

  竖眼刚好看到了宣苍的左胸。我伸手把手掌轻轻停在那里,想着斯图亚特把手伸进胸口挖出心脏的那一幕。

  玄苍见我神色平淡,拧着眉,又叫了一声:「玉儿?」

  「啊!」听到这两个字,我的身体又震动了一下,立刻回过神来,一脸茫然的看着玄仓。

  「啊……」玄苍轻轻叹了口气,弯腰把我从他怀里抱回地上。他伸出手摸了摸我的额头:「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

女同学尿裤子叫我揉他下面,在公交车上被从后面轮插

  我把头转离他的手,向旁边走了两步。我扯着嘴角笑了笑:「呃.呵呵!我没事!只是……」

  在我提到它之前,我好像做了一个非常真实的梦。

  而梦的开始,因为我在别墅门口,看到一团黑气向我吹过去。

  玄苍等不及我,问:「刚才?」

  「嗯!我刚才在门口等你,等了半天没见你出去,就想进来找你。」我点点头,把之前的情况说了一遍。「但是当我犹豫的时候,我看到一团黑色的气体飘了出来……」

  「黑气?」凌青拧着眉毛,从她坐的地上跳了起来。

  「嗯!」我看着他突然严肃起来的脸,点点头继续说:「黑气好像有两只眼睛.它好像在对我微笑……」

  当时遇到黑气的具体情况,有些模糊,只能边回忆边描述。

  「用两只眼睛.会嘲笑你……」凌青像一个复读机,重复着我的话。

  我沮丧的看着他,他却捏了捏他的山羊胡子,走到角落里坐着。

  「他……」我沮丧的看着凌青,疑惑的回头看着玄仓。

  玄苍摇摇头,没有理会道士。他只说:「那你后来怎么进来的?」

  「我……」我无言以对,因为我不知道我是怎么进来的。

  茫然地看了看玄仓,又看了看凌青。我在哪里,我闭上嘴,没有再说话。

  玄仓不知道为什么,疑惑的看着我。凌青平日看起来疯疯癫癫的,但到了关键时刻,反应比一般人快多了。

  「哦!看到这个小女孩,她困惑地走了进来。我一定是被妖娆的幻觉欺骗了!」凌青左手一条腿坐在楼梯上,背对着后梯坐着。

  看着他没有任何影像,我摇摇头,转身,干脆走了。

  但是对于他说的话,我印象深刻。我还记得古代看到玄苍和司徒小姐的时候,我就跟着他们来来回回的走了很多。

  可能是那个时候,我不知不觉,被骗进来了。

  「没错!你怎么在这里呆了这么久?有什么发现吗?」想着反正已经进来了,我抬脚在别墅里看了看。

女同学尿裤子叫我揉他下面,在公交车上被从后面轮插

  但没走多远,就被玄仓拉了回来。

  「你在干什么?」我不解的看着玄仓。我来到这里。他为什么不让我四处看看?

  凌青靠在地上,懒懒地捏着胡子,抬头瞥了我和宣苍一眼。突然又从地上跳起来,手舞足蹈的指着我。「是的!我们有一个大发现,一个大发现……」

  「什么?」我好奇的瞪大眼睛,看着凌青,眼里闪着无比的喜悦。

  凌青脸上的笑容突然出现,摆了摆手像霜茄子一样,垂头略显沮丧的转身指了指玄仓。「你去问他!」

  「嗯?」我不明白凌青怎么这么快就变了脸,我好奇地转头看着玄仓。

  第一卷第一百二十三章提前通知

  「嗯?」我不明白凌青怎么这么快就变了脸,我好奇地转头看着玄仓。

  玄苍脸色有点不好,沉了一会儿才说:「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控制着它,制造了一个强大的结界。我和道士从楼上下来花了一段时间。」

  「啊?"听到这个消息,我完全惊呆了。也立刻明白了玄仓为什么不让我到处走,为什么让我在外面等,又不让我进屋。

  可惜最后还是辜负了他的好意,莫名其妙的跑了进来!

  「你之前叫我不要进来,你意识到这房子有问题了吗?」我觉得玄苍之前,三番四次的叮嘱我,叫我不要进屋。

  「嗯!」玄苍点点头,双眸担忧的看着我。

  我被他看得有些微窘,回头看了眼陵清,他正低着头缩在楼梯口,嘴里念念有词的,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三个人都各自沉默,房间里一下子变得有些安静。

  看着也在沉思,想办法出去的玄苍,我的心是充满着疑虑的。

  我想问他关于我看到的那些事,想要问他那个和我长得一样的女人是怎么回事?我看到的是不是他的记忆,他是不是真的没有心脏?

  如果一切都是事实,那他为什么要找一个和他记忆中一模一样的女人,来帮他找寻法器?

  有太多的疑问,有太多的问题想要问他了。可是看着他,我却什么也问不出来!

  他的故事,他从来没有和我说起过。我这么突然的问了,只会让自己更加的窘迫,更加显得幼稚吧!

  「有心事?」玄苍看我紧紧皱着眉头,走过来伸手摸了摸我的额头。

  「没事!」我不自觉的避开他的手。在他伸手过来那一刹,我想起了他临死前,伸手轻抚着司徒语的脸的情景。

  他对她真的很温柔,而他对我偶尔流露的温柔,也不过是出于对那个女人的眷恋吧!

  我想起他在死前,依旧温柔毫无怨言的看着她的模样。又想起他朝我吼着‘弱肉强食’的时候,心里就像是堵了一块大石头难受。

  「……」玄苍的手尴尬的悬在半空,双眼疑惑的看着我。而我侧着头避开他的视线,不敢看他的眼睛。

  「别动!」蹲在一旁的陵清突然紧张兮兮的喊了一声,我和玄苍立即一僵,回头不解的看着他。

  他一甩手中的铜钱宝剑,从地上站起来,迅速和我和玄苍站到了一起。「来了!」

  玄苍一听,眼中眼眸瞬间暗了下来。我压根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是看到陵清和玄苍都那么紧张戒备,整个人也变得莫名紧张起来。

  「背靠背!小姑娘你闭上眼睛,什么都不要想。」道士退身站到我和玄苍的身后,猫着身子双眼贼溜溜的看向四周。

  我不懂他们所说的那些术法什么,只想着不要成为他们的累赘。他这么说了,我立即照做的闭上了双眼。

女同学尿裤子叫我揉他下面,在公交车上被从后面轮插

本文地址:https://www.lywycaiyin.com/jiaoyu/87468.html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