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老板出差那夜我高潮,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几条头上有金线的小蚯蚓爬了出来。

  「小蟑螂是给金蚕的吗?」我有点害怕这个神秘的小东西,就往后退了一步,看着小蚯蚓爬上主屋。

  阿良挑眉道:「谁吃谁?嘿嘿……」

和老板出差那夜我高潮,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别逗我了,蚯蚓能吃金蚕吗?

  那些小蚯蚓爬得很快。当他们爬上主屋的门槛和门板时,突然一阵狂风扑面而来,主屋虚掩的门突然砰的一声关上了!

  几条小蚯蚓立刻被压成两截,掉了下来。

  我闭上眼睛不敢看。阿良的嘴里又发出了「嘶嘶」的声音。很快,断掉的小蚯蚓继续爬上来,扭动着胖乎乎的身体,挣扎着要入侵主屋的门。

  很快,突然传来横冲直撞、打翻东西的声音。

  「我不知道,但我以为这房子闹鬼……」我看了一眼江。

  他也不懂艺术的方法,此时颇感兴趣的看着亮拿出了一个咒语,嘴里发出奇怪的声音来驱赶小蚯蚓。

  房子里的噪音越来越大,好像有什么东西被强行穿过房子。

  「金蚕有毒,而且还带毒。它承载着仇恨和嫉妒。如果房子里还有其他蝗虫,它会试图自相残杀。」梁解释道。

  而蚯蚓这种虫子,即使被咬了也能继续入侵,让金蚕抓狂。

  阿良撅着嘴说:「你来这里不方便。如果你不在,我就去他家门口撒尿。那金蚕大概是疯了,也许他是疯了?」

  我满脑子黑线。我很抱歉。我还碍事?

和老板出差那夜我高潮,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毛——》

  主屋的门板后面传来一声巨响。

  门板弹开,黑暗的门道打开了,仿佛有个怪物突然张开了嘴。

  一股带着腥风的淡淡金光掠过我——

  姜把袖袍一甩,长剑转到他手中,金光冲至面前。突然,他被他的剑举起来,剑尖直直地刺了进去!

  金光顿时暗淡下来,只见江的长剑刺穿了一只手掌大小的奇怪生物。

  前爪像蝎子,身体却像带着小宝宝的大虾。

  阿亮看不到江上云,只看到金蚕停在我面前,嘴巴长成了O型。

  「贵客?你是怎么做到的?这东西好难!」

  我跟他比了个沉默,小声说:「我老公来了,你们大巫师的主人。不要惊讶!」

和老板出差那夜我高潮,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阿良突然跪下说:「太不尊重人了。上帝能给我那个东西吗?这是个很大的补充.太难得了……」

  姜一挥手,那金蚕的奇形怪状的身子就倒在了地上,阿良急忙把它捡起来。

  院子外面传来沉重的脚步声,我哥的信息同时来到了——

  「滚出去!赵老板回去了!"

  ——

  感谢、王老月的支持,艾娃、笨笨、夷陵、命运、兔子、华、好吗、中提琴?第一次品尝,散步,嘉鱼阳光,馒头,女孩,

  第709章不太平

  门外的脚步声磕磕绊绊,还夹杂着剧烈的咳嗽。

  生命核心纪念碑的方法被破坏了,赵老板自己也感觉不到。

  「阿良,快去!」我焦急地跺着脚。

  梁受不了金蚕。他拔出几个咒语,把金蚕的尸体放在一个大竹筒里。

  「来吧,布莱特!有待发现!」我被江拖进了修法之路。

  阿良也是费尽心机,失去了别人生命的核心碑法,却被人拼命电死。他不想承受对方的愤怒。

  我已经被江带了出来,站在墙后焦急地等待着。

  院子里的大门砰地一声被推开了,赵老板的声音疯狂了。

  「谁敢破坏我一生的核心纪念碑法!我要杀了你——」

  他刚喊完这句话,就剧烈咳嗽起来。阿亮借此机会迅速翻墙,估计只看到他跑回来。

  阿亮一落地,就飞到巷子外面。

  江施了法术,使监控摄像头暂时失灵,我们迅速撤回到我们家。

  我哥哥在侧门焦急地等着我们。当他看到我时,他说:「你明白了吗?赵老板突然吐血跑了回来。我不敢跟得太近。他疯了。幸好是半夜,周围人少。」

  江低声说:「对方不会放弃,家属会撤离。暂时我会带两件小东西回静音寺。阻止女巫的诡计是不可能的。先谨慎。」

  哥哥点点头:「我天亮就送家人回去,燕琴可以先回去找哥哥。」

  我很快就到了。尤楠和玉桂趴着睡,我和蒋抱回天宫。

  这两个小东西一出现,就成了明星人物,两个鬼皇帝,也就是神仙,来研究两个小祖宗的睡姿。在手机百度上搜索:(我的书城网)免费看比较热门好看的小说。

  「云逸,我们回家看看吧。我怕家里出事。」我小声说。

  蒋微微蹙眉:「你也应该留在这里才安全。」

  「但我不能忽视我的家人……」我拿起他的裙子,示意他不要把我留在这里。

  江叹道:「万事扰人,你就在紫阳峰坐定,享受天地灵气,祛除阴毒邪毒,腹中胎儿便会更加安稳。不要东奔西跑,努力工作。」

  我撇了撇嘴,玩女人也没用。看来他是不打算让我回去了。

  江云起笑着说,「为什么?你不让你在静音天宫过夜?有多想家?」

  「不是我不想……」

  「好吧,你先休息一下,我回去看看,等我们比赛完了你再回去也不迟。」

  他的语气不容商量,我只好点头答应。

  我不能在这里呆太久。胎灵吸收了紫阳峰的丰阳,在我回到冥府的时候花掉了大部分。而且,胎灵在冥府里是长不出来的,所以能停留很短的时间。呆久了会影响胎儿精神的成长。

  江走后,我走到天宫前的大平台。黑无常突然出现在我面前,瞪眼问:「皇上呢?」

  ".刚刚离开。」

  他叹了口气说:「帝主这么忙,这么多事情等着他决定……」

  「八爷,你和七叶灿不能做主吗?」我好奇地问。

  黑无常摇摇头,一本正经地说:「七老爷可以做主,我不行。」

  「为什么?黑白无常两个尹帅不是一个级别的……」

  「因为他胆子大、又狡猾,欺上瞒下、胆大包天、心计手段玩得顺手!我可不敢逾了规矩。」

  咳……这……原来七爷是这样的阴帅。

  我忍不住抿嘴偷笑,八爷真是七爷一生黑,他对七爷横竖看不惯啊。

  「那七爷去哪儿了?」

  「虚危山!最近虚危山不太平,他去坐镇。」

和老板出差那夜我高潮,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本文地址:https://www.lywycaiyin.com/jiaoyu/87778.html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