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老婆送给厂长,亲生母亲用身体奖励我

  化妆会推迟到明天。今天快结束了,我才发现今天是我的生日.待会出去买个小蛋糕或者零食,自己庆祝。

  汗、毛、草、绿——元稹

  ,68[第一更]

把老婆送给厂长,亲生母亲用身体奖励我

  虽然年智松是多么有心,但是天高皇帝远,再加上两人已经开始军训,这让非常忙碌的年智松更加无奈阎。

  有一天隋来学校找颜,发现对方已经和很多同学成了知已,甚至还有一个熟悉的身影陪伴着她。在余一男专门问了颜关于他高考志愿的情况后,他毫不犹豫地跟着颜去了Q大学。而石文山,却因为一些说不出的原因,兴高采烈的收拾行李来到这所大学。

  不像年宋智,虽然有几个专业不一样,但是在同一个学校,还能经常见面,和高中没太大区别。

  因此,即使颜失去了从小陪伴在她身边的老知音,她也并不孤单。她身边都是新老朋友,美貌和开朗的性格给她带来了很多不记得名字的追求者。

  与高中不同,这里的青春更加朝气蓬勃,感情更加内敛成熟,正适合喜欢热闹的颜。

  年智松站在不远处,看着她如鱼得水。

  她身边有很多关系稍微好一点的同学,有男有女。一个害羞的陌生男孩拦住了她,说了些什么。这一幕来得太快了,这是年之松预料到的,也是他意料之外的。

  颜的性格天真可爱。当她柔软娇惯的时候,她那双大大的鹿眼睛清澈明亮,让人无法拒绝她的任何要求。当她满足的时候,会害羞活泼的笑,脸颊两侧有小酒窝,柔软的头发随风飘动。

  她像太阳一样闪耀。这个校园吸引了许多男男女女的注意。

  年宋智站在远处,默默地看着这个女孩,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当他的目光带着灿烂的笑容转向女孩的新朋友时,他开始慢慢地、控制不住地嫉妒起来。

  颜从来没有告诉他,她交了这么多新朋友,平日里她对学校里那些信的追求者保持沉默。

  短短一个月是不够的。

把老婆送给厂长,亲生母亲用身体奖励我

  最怕的事发生在念宋智身上,颜诺诺把自己割得越来越远。他怎么阻止一个不怎么爱他的人离开?

  如何挽留

  试着忘记眼前的旧事,知道松掉眼睛,却不能对刚刚发来的消息视而不见。

  ——「军训终于结束了~今天想和人一起吃饭,中午就不和你一起吃饭了,不用带饭了。」

  念智松几乎可以想象颜诺诺是怎样皱着眉头,气鼓鼓的,撒娇似的写下这句话。他问光复:

  ——「新朋友?需要我陪你吗?」

  不远处,阎拿着手机皱着眉。

  ——「不,我自己能处理。其实是室友。你上次没看见他们吗?」

  念智松转身走了,路过学校一边的垃圾桶。他表情冷漠地把饭盒扔进了另一边的垃圾桶。

  没有人发现他来的任何痕迹。

把老婆送给厂长,亲生母亲用身体奖励我

  严从来没有收到过念之松的回信,他宽宏大量,放下心来。她暗暗喜欢自己。她多聪明啊!念之松现在这么黑。如果他知道团圆饭里有男生,他说不出他会怎么问,会怎么吃醋。

  为了避免上一次的悲剧,决定说一些无关紧要的谎言来哄她知道自己的年龄。反正只要他们没发现。

  只要他们不被抓到。

  年智松加入学生会,开始忙碌起来。公司、书房,他从不落人,晚上回家几乎见不到他,和他们平时的消息也没有平时的聊天,所以他们的日常询问也变得更加精简。

  几十天了。呆滞的严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因为她也很忙。

  在中国最优秀的高等学府,她忙于交友、社团活动、学习、奖学金、图书馆。

  直到有一天,于一男突然问她:「你和隋分手了吗?还是准备分手?」

  颜连忙放下比脸还大的字典,抬起小脑袋疑惑地说:「没有啊,怎么突然问这种事?」

  余一男简短地说:「最近没见。」她和颜是同一个专业,隔着两个班,现在几乎形影不离。

  颜小心翼翼地翻过一页书,漫不经心地答道:「好像过了好一会儿了。但这也很正常。他最近很忙,我也很忙。」她看着页面上完全不认识的字,开始抱怨自己突发奇想选的小语种学起来有多难。

  余一男耐心听了一大堆不着边际的废话后,开门见山地问道:「你和隋认识多久了?」

  严把书放下,扁着嘴开始回忆。一分钟后,她白皙的手掌拍了拍那本厚重又惊艳的字典,睁大了眼睛:「快一个月了。」

  「几月?」施文山刚刚走到自己的座位上,闻言好奇地随意问了句。他下课晚了,根本不知道序言。

  石文山把买来的果汁放在于一男面前,然后递给严一杯奶茶。做完这一切,他向余一男邀功,笑道:「我买了你最喜欢的柠檬汁。」

  余一男用手背探查了一下杯子,然后把果汁推到颜诺诺面前,向史文山解释,史文山僵硬地笑了笑:「生理期不能喝冰。」

  被孟逼的史文山脸悄悄红了。他不敢看一亿多。

  他决定把这一天写下来,这个星期不给于一男买冰!

  楠爱抚着还没上任的男友,回到他身边:「颜和穗一个月没见面,还没分手。」

  在这种情况下,对严有些微弱不满的史文山开始同情起来。

  他说:「你们学校相隔不到一条街,每天晚上住一个房间,但是快一个月没见面了?」

  颜诺诺在等了一会儿说:「我们没有住在一起。年智松很忙。他最近回学校了。」

  石文山摇摇头,一脸怜惜地问她:「你准备分手了吗?」

  燕突然喝了两杯,她很高兴。她不得不放下手中的奶茶。她吐槽道吸管,面对两个如出一辙同情的目光时,忽然也觉得似乎不对劲了。

  余亿南见她毫不知情,不得不打开手机,滑到B大论坛,找出里面一个热贴给她看。

  帖子里有好几张照片,每一张照片里都是岁知松和另一个相貌出色的女生的身影。大家都在猜他们是不是一对。

  因为照片里,尽管岁知松从未直视女生,可对方的动作不变,全都是眼含爱慕,志得意满地看着岁知松。看到这些照片的人,只要没瞎都会明白,女主角喜欢岁知松,并且她还极富野心。

  感情是藏不住的,尤其是眼睛。

  女生白白净净的,瓜子脸,杨柳媚,樱桃嘴,虽然及不上颜诺诺,可也别有一股风味。帖子里有人称她为这一届的级花,听上去也有些名气。

  而岁知松则自入校后,便凭借出众的实力和相貌吸引了众多人的目光,在学校里风光无二。

  这样的组合,早就被人看在眼里。帖子里甚至有人已经下注,猜他们到底有没有在一起,吵得火热。

  虽然这个问题还有待商榷,但帖子里几百楼的回复,大家都十分默契地同意:就算他们现在还不是一对,但以后一定会在一起。

  时间问题而已,小意思。

  颜诺诺越看越生气,脸鼓鼓的。她拿着余亿南的手机,愤愤留言――「男主角已经有女朋友了!比照片上的女孩好看多多多多多多了!!」

  然后她被喷了。

  ――「又是你?」

  ――「层主怎么还是你?」

  ――「层主你别来了,我们骂不过你,我们认输。」

  原来余亿南已经在这个帖子里撕了好几波了,以一己之力,舌战群雄无人能及,成功使论坛上的人记住了她的ID。

  颜诺诺缓缓放下手机。她在连续十天没有见到岁知松后,终于发现了问题。

  她决定找岁知松谈谈。

  半个小时后,她注视着消息栏里那句「今天也不回家」发呆。

  施文山八卦地凑过头:「他同意了吗?」

  颜诺诺沮丧又迷茫地摇了摇头。

  施文山拍了拍她的肩膀,难兄难弟一样地安慰道:「别伤心,我们爱的多的人会多受一点伤。」施文山苦追余亿南却一直没能转正,饱受情伤折磨的他现在特别讨厌看到恩恩爱爱的小情侣。

  现在好了,颜诺诺这对曾经最碍眼的情侣也散了。

把老婆送给厂长,亲生母亲用身体奖励我

本文地址:https://www.lywycaiyin.com/jiaoyu/88033.html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