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教练疯狂爱爱的故事,啊好大好厉害好爽真骚

  Ps:感谢《爱上景尧》的水稻红利票.呵呵,只是激动的时候加了更多,忘了感谢大家的发言~ ~虽然辣椒的措辞很烂,但是我可以真心学习一下。好吧,小辣椒会继续努力的!

  第一百八十四章近距离战斗

  梓晴小心地擦洗完帕子后,摘下口罩,洗去了所有的妆容。镜子里出现了一张素颜美丽的脸。

  梓清的意识仰起脸,啧啧了两下。原主人真是个美人。我从个人空间拿出化妆盒,挑了一盒黑米,在脸上轻轻摸了一下。

  空间制作非凡,顿时让娇艳的容颜黯然失色。

和教练疯狂爱爱的故事,啊好大好厉害好爽真骚

  这是梓青想要的,所以很接近刚才戴口罩的样子。

  准备好深呼吸。刚才我没有逃跑,也是在「剧情时间」里「遇见」了那对男女,所以你应该不会在剧情上有什么失误。

  去用餐区准备食物、水果、沙拉、面食和各种熟食。在空空的碟子里加入新的食物,动作细腻,柔和流畅,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仿佛这些都是她喜欢的孩子。

  所以她盘的菜看起来特别精致漂亮。

  一个高大的英雄人物向这边走来。梓清假装和其他客人一样,很谦虚,准备给对方买菜。她知道怎么仔细看东西,所以给这些客人买的量刚刚好,比实际的少一点,这样对方吃完也不会太饱,他们也可以喝点红酒什么的。

  一个低沉的声音从上面传来。「你不是女仆。你是谁?」

  梓琪猛然抬头,脸上惊慌之色很快就过去了。短暂的恐慌过后,她冷静下来,勉强笑了笑,装作没听见对方的话。她用很温柔的声音问:「哦。有什么事吗?」

  梓清怎么会真的因为这个而恐慌呢?她早就注意到钢琴曲在关注自己,看到对方往这边走来,脑子里在想对策。现在她把这个地方不是当成一种生活,而是当成一份工作,所以演戏什么的看起来很自然,没有任何做作。

  「我需要什么吗?」

  梓颜笑了笑,将手指伸向面前那丰富而精致的食物。略带戏谑。「当然,只要你喜欢。」

  钢琴曲眼中的笑意更浓,莫名其妙。他觉得眼前的女人是如此.纯净干净,就像一张白纸,没有一丝做作。正要说话,旁边传来一个响亮的声音。「嘿,让开。别说我又打你了……」

  琴歌眉头一皱,侧身到一边,还做了个讨好的姿势。

  梓庆看在眼里,心里却有些感叹。啊,女人就是女人,即使是那种态度。男女皆可忍。仅此而已,这双渣男渣男。危害第三代和平的原主,这是为了给原主讨回公道,而不是为了「争风吃醋」。呸,用这种nc抢nc太掉价了。

  工作,这只是你自己的工作。

  秦歌转过身来,把君莲卸下的名片递给紫青,说:「你端上来的菜很合我的口味。我在找个人营养媒人。有兴趣可以来找我面试。」

和教练疯狂爱爱的故事,啊好大好厉害好爽真骚

  梓清愣了一下,随即眼底闪过惊讶之色,正要伸手去抓名片。一只手从旁边冲了出来,抓起了手中的名片。冷嘲热讽的声音传来:「喂,这不是我扔的。怎么,瞬间就给别人了?」

  梓的眼里有委屈,有固执,他们伸手就要拿走。「你们都说是你们扔的,为什么要抢?这是客人给我的,我需要这份工作……」

  君莲优浩,把名片背在背上,抬起下巴。「喂,你不就是那个把我撞倒,连累我客人的女人吗?怎么,这么快就帮了一个富家公子?」

  说着眼睛在梓庆和琴歌身上来回扫。

  靠,感觉我一直在这里装小白花反而给两个贱人创造了机会?

  她叹了口气,走开了。

  这时,王婶和其他一直在找她的人冲出人群,抓住了她的胳膊。「小姐,你怎么在这里?哦,你,你怎么穿这样的衣服……」

  梓清很尴尬。「王阿姨,对不起,我我不想.我只想靠自己的能力生活,我……」

  「啊,我说大小姐,你知道你的主人为你的生日聚会付出了多少心血,只是为了规划你的未来……」

  「王婶,我知道,我知道我父母对我很好,想让我找到一个可靠合适的人,这样我就可以享受一辈子了。但是,但是我想,想靠自己的能力……」

  「啊,好了好了,来,跟我进来,先换件衣服,因为你的宴会过程已经耽搁了。你不知道大家都在等着见你……」王婶拉着梓青的胳膊,开始往里走。

  一个尖利的声音说:「喂,这个娇滴滴的女服务员是谁?原来是大小姐。啧啧,对不起刚才把你撞倒了,不过你心里别记恨。」

  似乎在道歉,但语气那种表情,充满了挑衅。

  「娘家小姐?」人们陆续聚集在周围。他们中的一些人和年的家人有着很好的友谊。他们以前见过年新二,说:「哦,真的是新二。对了,新儿,这不是你的生日聚会吗?你怎么穿成这样?」

  年新二看了一眼君莲,君莲扬起眉毛睁开眼睛,以为对方要和她吵架。他双手抱在胸前,准备好了捣乱。她觉得当面揭穿对方是一种很大的成就感。

  在什么样的岁月里,馨儿只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视线扫过琴歌,根本没有停留,径直走向通往二楼红地毯的大厅中央的楼梯。

  现在全厅的人都知道,娘家大小姐以前是伺候她们当丫鬟的。她惊讶,不屑,冷漠,更好奇。她到底在干什么?

  年馨儿站在阶梯上,一股历年来的气势勃然而起,伸手虚按,大厅渐渐静了下来。

  第一百八十五章中级「演技」

  「谢谢你来参加。作为我家的女儿,我感到非常荣幸和自豪。许多人可能一辈子都没有与在座的所有商界和社会名流共进晚餐的特权。但这一切都是因为我的父母是隐藏的。其实我,念新,只是一个刚满二十岁的人岁的的懵懂小娃,没有过人的才艺,对社会也没有杰出的贡献,对在座各位也没有特别好处,这一切的殊荣我何德何能安享?

和教练疯狂爱爱的故事,啊好大好厉害好爽真骚

  所以,这一次只是爸爸妈妈对各位朋友诚挚的邀请,感谢各位莅临赏光的宴会,我只是做一个晚辈对各位长辈们应该的尊敬,成为一个侍者,以表达内心的感激之情。」

  一番慷慨激昂的演说让全场人都有些懵,旋即,便是热烈的掌声……

  又一张可以增强别人好感度的符箓燃烧掉,让梓箐的「做作」效果事半功倍。

  梓箐终于想起还有「魅力值」这一茬了,可怜巴巴的,到现在她的魅力值竟然还停留在「0」,难怪自己怎么装小白花,装御女范也敌不过人家恣意嚣张耍泼呢。

  收了思绪,敛了心神,梓箐在众人的一片称赞声中优雅转身,施施然离开。

  几分钟之内,她便将一个卑微的侍女身份和高贵典雅的豪门长女的范儿演绎的淋漓尽致。

  不管先前年馨儿在众人眼中的形象如何,但是就通过刚才人家甘愿脱掉那代表高贵身份的晚礼服,穿上象征身份卑微的侍者服,为大家端茶送水,精心准备美食。以及刚才那一系列合情合理的解说,人们对年馨儿的好感度大增。

  一点也没有因为「胡闹」而让场面失控。反而让年家脸上长光不少。甚至有几家世家在含蓄地询问年馨儿是否有婚配之类的话了。

  这让年尧心中老怀大慰,呵,他费尽心机的举办这场生日晚宴,名义上是为女儿庆生,目的不就是想给女儿找一个如意郎君,或者说为年家找一个强力的联姻对象么。

  当然,这些事情他们先前也做了详尽的考虑和分析。所以这次将他们觉得中意的和勉强过的去的所有商政名流以及那些豪门世家。统统请来了。当然,有些自然是不屑的。可是人在江湖飘,总需要去迎合一些场合。即便那些名流又怎样,还不是需要别人捧抬才有自己的身价?

  所以但凡年家请到的,几乎都到场了。

  年尧没想到那几户自己最中意的未来亲家人选都在询问自己的女儿,倍觉脸上荣光不已。竟然现在权利反转。他说话也就有底气些了,说:「孩子的事情让她自个做主。只要她满意,我们当父母的还有不同意之理?呵呵……」模棱两可将皮球踢给年馨儿,然后举杯,在极为融洽的气氛中热切交流着。

  过了一会。年馨儿换上一件十分得体的简约晚礼服出来。上乘衣料,只是最简单的裁剪,发型。头饰,妆容。只是微微打理,便让人眼前一亮。气质优雅从容,让众人眼前一亮。

  啧啧,真是个入得厨房出的厅堂的最佳儿媳之选呀。

  其他不论,光是这样的一个胆略气质样貌绝佳的儿媳往前面一站,也能为自己增光不少呀。

  对于这些豪门世家来说,娶媳妇不就是要这种拎得起放得下的女子吗?若是没得一点魄力气度,以后怎么能做好未来的当家主母?若全是浮华之心,以后遇到事情肯定无法很好驾驭……

  于是乎,那些还没有儿媳妇的人看向年馨儿的目光更加热切起来了,既然年尧说一切都是由年馨儿自己做主,于是乎借着年馨儿给众人敬酒的档口,直接将自己儿子拉过来介绍给对方,还主动拿出名片什么的。

  梓箐在长辈面前表现一直是谦卑而含蓄的,但是在被介绍给对方儿子时,则表现出女子应该有的温婉腼腆。

  呵,没有哪个男人会真正爱上一个一直都强势高调的女人……好吧,或许也有例外。但是梓箐以自己多年任务经验总结。若是女人太强势太高傲,若不能激起男人的征服欲望,那就只能让其退避三舍。

  反而是娇羞的女子,会让他们感觉到更容易征服。懂得的女人会让对方在征服的过程中遇到一些小波折,激起对方更强的欲望,依次达到俘获的目的。

  梓箐现在要做的正是这样。严格意义上来说她并没谈过恋爱,但是这不妨碍她以任务的心态任务的方式来完成这一切。

  当酒敬到琴穆时,年尧竟然主动为梓箐介绍:「馨儿,来,我给你介绍,这就是南亚地区龙头造船大佬琴总裁,哦,你应该喊琴伯父……」

  梓箐乖巧地喊了一声:「琴伯父好。」

  「这位是……琴二公子琴歌……琴歌今年有二十五岁了吧,啧啧,几年不见,长的真是一表人才呀……」

  就连梓箐都看出父亲眼里的希冀和谄媚了,这两个人精如何看不出来?所以他们相对那些眼神热切的人来说,显得老神在在的,一副,我才不稀罕的样子。

  梓箐脸上的笑意轻柔得体,一直没变。「见过琴二公子。」

  「诶,应该叫琴二哥……」年尧连忙纠正。

  梓箐没有反驳父亲,也没有当面改口,她觉得不管自己父亲在外人面前如何谄媚,但是自己绝不能拂了父亲的面子,而是说道:「好的爸爸。」

  琴歌的目光自从梓箐登上阶梯演讲,再后来的闪亮出场,他的目光落在梓箐身上就没移开过。

  他一直觉得这个女人太善于伪装了,可是偏偏又不知道哪点是伪装的?是说她在擦拭地板的熟练和专注?还是说她在为别人配菜时的亲和娴静?还是说她面对女侍者的挑衅时的平淡和宽容?这些气质明明就不应该出现在她身上的好不好,可是为什么在从她身上表现的那么自然,那么……赏心悦目?

和教练疯狂爱爱的故事,啊好大好厉害好爽真骚

本文地址:https://www.lywycaiyin.com/jinrong/87128.html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