婶婶的大白奶子,公公,,深,好大

伟业问答 金融 2021-02-17 20:16:23 婶婶的大白奶子 公公 好大

  赵福忍不住说:「小白什么都好,只是他在外面冷,但他也是一个吵闹的性子,不至于大到看热闹。他哪里受得了?」

  张震一再点头:「这就是它的意思!」

  赵复笑曰:「敢与张将军如此说?」

婶婶的大白奶子,公公,,深,好大

  张振山说:「我只是在心里想一想……」

  赵福咳嗽了一声,问道:「你见过顾小姐吗?」

  张震道:「因为她前几天来的比较频繁,我不小心看了一两眼。为什么?」

  赵父问:「她怎么样?」

  张震道:「好像是个很有教养的女孩子。你怎么能直接问她?是吗.你对她感兴趣吗?」

  赵父白了他一眼,道:「柳宗后是禁兵,顾绍是白父的亲戚。我自然更关注。」

  说起禁军,张震想起了另一件事:「禁军里的阮青怎么死得这么突然?」听说小白公子负责追查此事?不知道有没有结论?"

  赵奈道:「还没有。」

  常真不再问,告辞离去。

  且说张震去了之后,赵府讲道理,把手头的事放了。

  看着太阳的影子,我觉得贾云此刻一定在刑部,于是我走出甄宓部,上马来到刑部。

  但当我看到我要去刑部时,那位官员指着小路说:「殿下,那不是富歇的马车吗?」

婶婶的大白奶子,公公,,深,好大

  这位官员是赵福的心腹。到了刑部,他知道自己找的是云浮。所以,看到马车的时候,我忙着出声。

  赵父惊讶地转过身来。事实上,他看到富歇的马车驶出,转向惩罚。

  赵奈说:「富歇为什么派人来?是去接她吗?现在还不是传播价值的时候。还是有什么意外?」

  他只想到贾云此刻还在刑部,马车自然是空的。现在,马车后,他跟着。

  不一会马车停在刑部门口,赵府远远望去,却见一人从井里跳出来,却是云府。

  赵父又惊又喜。他正要上前迎接,却见云福穿着便服。下地以后,他不忙着进部,反而有些犹豫。

  不料看她原地踏步了一会儿,门口的警卫很自然地招呼她,云福接了几句才又进去。

  赵府看着疑惑,慢慢勒住缰绳。

  你是怎么出现在刑部的?原来,由于之前在大理寺与白怡一行的偶遇,云浮推想,确信之前让阿希送的辞职信一定不会落到白怡手里。

  到了晚上,因为想起了之前的情况,云浮又忍不住想起了那天。当她假扮成O宇被太子妃抓住的时候,太子妃当面训斥了赵福的一番话。

婶婶的大白奶子,公公,,深,好大

  一句一句,很刺痛,让人唏嘘。

  又想起那晚风雨交织,书房里各种情形,羞涩难当,只有叹息。

  那天她一大早就起床了,然后又来到了书房。耽搁了一个多小时后,她又写了一份辞职信。

  小心揣在袖中,下令备车,前往刑部。

  以前她来部里,自然是满满的踏实和喜悦。无论什么疑难案件,都很难安排好后事。毕竟她是来认真的,因为她的内心总是平和宁静的,她偷偷的带了一些满满的期待。

  但是今天.因为我知道我是来递交辞呈的,我怕再也踏不上了,就像放弃分离一样,很不愉快。

  而面对白榉木更是难上加难。

  谁知道门口的警卫等。当他们看到她来的时候会有错误的意思。他们只觉得她已经康复,纷纷向她打招呼。

  云浮在门口不敢耽搁,就把心跨进去了。

  心里沉甸甸的,垂首走进去,想找白,但毕竟因为心情沉重,脚步比过去慢了很多。

  走着走着,看到前门伸出一个脑袋,四下看了看,看到她就笑着说:「我以为他们在胡说八道,你真的来了?」

  纪陶然跳出来,一把抓住云浮:「来得正是时候,本来想晚一点找你的。」

  云浮慢慢回过神来:「你找我干什么?」

  嵇陶然说:「正是为阮清的情况。」

  据之前陪伴阮青的妓女说,阮青是因为吃春药太多而死的。

  而这种春药,其实并不少见。楚馆的普通妓院几乎都是保留的,浪漫领域的一些老兵也随身携带。

  阮青吃了这种药,他也随身带着.纪费了一点力气才在犯罪现场的杯底找到一些粉末。

  但是经过验证,并不是市面上流行的药,而是一种罕见的春药。

  甚至查了北京的几家妓院,只有一家找到了这个,问了一下产地,但是是诗鬼的。

  胡云曰:「阮庆被此药所杀?」

  纪说:「他没有其他中毒迹象,也无意挣扎。可见他死于此药。我们详细询问了使用这种药物的妓院中间人。原来这药不能过量。如果过量,就会发疯,不由自主.一直沉迷到精疲力尽……」

  纪忽然站住,咳嗽了一声,道:「如此而已。我已经跟清慧说了。」

  胡云道:「阮清既有此药,岂不知服之禁忌?还是弄错了?」

  纪陶然曰:「谁知?没有死亡证明,妓女也没注意。」

  云浮道:「能不能查出这种药的最终来历?」

  纪说:「据说那个卖毒品的是一个西方人,在,他的行踪飘忽不定,很难追查。」

  两人谈及此事,纪陶然又说:「可惜阮家忍不住,就把阮庆埋了。不然我就仔细查一查,说不定还有别的线索。」

  云浮道:「你已经是最细心的人了。恐怕没有什么能错过你的眼睛。」

  受到她的称赞,纪笑得心花怒放。「这是真的,」她说。"我在他的鬓角间发现了一颗草籽。"

  说话的人是无意的,但听者是感兴趣的。胡云问:「什么草籽?」

  纪陶然曰:「此物红褐色,圆而长。我不能告诉你。我以前从未见过它.是的,我把它拿回来了。当时虽然想随手扔掉,可是记得严先生曾写……」

  不经意又提到严大淼,季陶然蓦地打住,脸上的笑才敛了,复说道:「他曾谆谆教导我们,案发之地的所有――纵然是一草一木,一根发丝,都是不容错过,都或许是能发真相、定乾坤的大用之证……」

  季陶然重重喟叹了声,才又点头道:「所以我本能地将那颗草种子留了下来,如今正在行验所里好端端放着。」

  云鬟看出他难过之意,便道:「先生在天之灵,看你这般遵循教导,他后继有人,必然欣慰。」

  季陶然苦苦一笑:「是了,你要不要去看一看那种子?」

  云鬟怔了怔,换作平日,只怕早就去了,可是这会儿……袖子里那封辞呈,拽着她往下,整个身子几乎都千钧重。

  云鬟便道:「这、这还是暂且不用了……」

  季陶然道:「不看也罢了,难不成粟米大小的一颗小种子、就真的能翻天覆地么?」后知后觉,发现她神色不对,便问道:「怎么了,像是有心事?」

  云鬟振作精神,道:「并没有,我……我是有事要去寻尚书大人,不知他今日可在?」

  季陶然道:「在公房里,可要我陪着你去么?」又迟疑地问道:「自从上回……太子殿下的那件事,你跟尚书之间可怎么样呢?如何我问尚书,他并不回答?」

  云鬟把心一横,道:「等我去见过尚书,回来再同你细说。」

  别过季陶然,云鬟仍是前往白樘公房,正要进门,身后一人如风赶来,将她手臂轻轻握住,略用两分力气,便把人横拉回去。

  云鬟踉跄止步,回头看时,却见竟是巽风。

  当即定神:「巽风可是有事?」

  巽风道:「你如何未穿官服?」

婶婶的大白奶子,公公,,深,好大

本文地址:https://www.lywycaiyin.com/jinrong/87173.html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