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拔出来吧你爸爸要回来了,呀,要射出来啦

  微微一愣,的确,她此刻是真的困了,林妈妈怎么会一眼就看出来呢?

  想到这,

  沈紫嫣的思维正在慢慢移动。沈太太生沈子诺的时候还没出生,生沈清玉的时候还小,不知道怀孕了会有什么反应。但这一次似乎有一种淡淡的意味,心里一阵狂喜。

  沈紫嫣摇摇头,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快拔出来吧你爸爸要回来了,呀,要射出来啦

  然而,这种想法,就像春天破土而出的蓓蕾,开始在她心里疯长。

  林的母亲走后,秋水抱着进了屋。沈紫嫣太累了,他脱下衣服,躺在床上,看着秋水忙碌的声音和影子,想了很久。从早上到现在,杜的表现确实过分了,芙公主只是一个调侃的眼神。

  似乎明白了什么。

  她越来越相信自己的直觉,于是马上给秋水打电话:「莫医生确诊的时候,你在吗?」秋水点点头,知道她想知道什么。她说:「莫医生把脉的时候我们都在,可是莫医生跟三少爷说话的时候,我们都躲开了。」

  沈紫嫣心里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她抓住了秋水的手。「你说,如果有喜悦,会有什么症状?」秋水微微一愣,不过,是个聪明人,马上就将意思想了过来,「小姐,你怀疑……」沈紫嫣尴尬的点了点头。

  秋水眼睛突然一亮。

  她之前也害怕过,小姐又没有孩子,所以终究不稳定。如果你真的有好消息,可以放心的说,这是最好的。秋水笑得很灿烂。「小姐,要不我们问问医生?」

  沈紫嫣摇摇头,好像有事,「该说什么,没什么好说的。据说莫太医生在太原医院工作多年,经验丰富。其他医生能说的也一样。」秋水想起杜怀瑾的告诫,似乎有所感触:「小姐,这个月你能来葵水吗?」

  沈紫嫣微微一怔,心里迅速计算了一下,最后一次是在九月中旬,已经是十月初了,仍然没有葵水的迹象。自从她生病以来,她比以前有点懒了。只有她病了,身体不好,才会有这个后遗症。现在想想,真的是一个症状。

  想到这里,微微一笑,似乎瞬间就明白了杜为什么会这么紧张。

  秋水看到她脸上的笑容,明白了。她高兴地说:「小姐,什么时候是真的了?」沈紫嫣微微垂下头。秋水开心的不知道说什么好,站在原地转了几个圈,哪里还有一贯的冷静自持。「小姐,这件事我要告诉莫叔。如果她发现了,就不知道自己有多幸福了。」

  当她提到墨书的时候,沈紫嫣心里也感到温暖。「嗯,到时候给她带点零食。」说到这里,我想到了另外一件事。「今年雪下这么大,不知道庄子怎么了。」沈紫嫣娶了几个种有各种庄稼的田庄。

  虽然沈紫嫣没指望嫁妆能维持下去,但不关注这些田庄是不可能的。毕竟世事无常,风云突变。没有人能说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有了嫁妆,你心里总会有一些自信。秋水笑着说:「赵瑞雪冯念小姐,你能忘记吗?」

  自然,我一直没有忘记。沈紫嫣担心的是田庄上的其他事情。"如果房子塌了,怎么会下这么大的雪呢?"秋水想了一会儿,说:「不如派人去看看,再拿点钱补补。想想也不错。」

  沈紫嫣暗暗叹了口气。「这么大的雪,看庄子的人不容易。你让人家给我每个庄子送五十两银子,让他们过年安心。春天,我会送银子去买种子。」秋水笑着应了一声。

  每个家庭,一年的出纳只有十多两,五十两对这样的家庭来说,是一大笔钱。

快拔出来吧你爸爸要回来了,呀,要射出来啦

  正说着,杜打着帘子进来,见主婢郑维正在相会。我不知道为什么,沈紫嫣看见他挺拔的身体站在门口,以为他和他共同的孩子出生在他的肚子里,他不禁变红了。他微微低下头,试图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平静一些。「你和你妈妈谈完了吗?」

  杜仔细地盯着她,见她面容娇艳如初春的桃花花瓣,心荡然无存。秋水见机行事,二人留在内室。杜怀瑾坐在她身边,静静地握着她的手。沈紫嫣的心跳了起来,但他感到手心有一丝寒意,他的眉宇间不再有那种无法掩饰的喜悦。知道杜怀玉不好,便问:「可是事情不顺利吗?」

  杜淮奇叹了口气。「我眼里容不下沙子。大哥出风头了。」

  第一百四十九章尘埃(4)

  沈紫嫣的心晨微微一颤,心中多了几分挥之不去的阴霾。

  窗外是杏黄,大雪如梨花,从空中飞下来。就像此刻,沈紫嫣的思绪凌乱。似乎她一直有一种预感,这个事件不会这么轻易结束。

  其中,必然会发生什么变化。

  但是当我真正追求这种感觉的时候,我不知道是什么。我只知道现在,我的心很不稳定,总觉得要出事。杜盯着窗外的风景,轻轻叹了口气。只是一声低低的听不见的叹息,叫沈紫嫣的心猛地一颤。

  不是吗,他预见了什么?

  沈紫嫣这么想,但他问自己:「爸爸会怎么样?」杜怀瑾眉心间有一丝怜悯。「爸爸是个战士。他心情好的话,说不准会轻一点。但如果到时候彭家闹了,爸爸就很难过去了,他大概会传下来。大哥被宠坏了,我怕他会……」他还没说完,就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三少爷!」

  璎珞的声音。

  心里咯噔一跳,杜也面色一沉,撩开窗帘,大步走了出去。沈紫嫣心里也焦急的跟着出去了。我看见花环苍白。这么冷的天,额头渗出一层汗。很明显他有多焦虑。杜出来,两眼一亮,急道:「三少爷,你去瞧瞧。太子打老爷,他还没停!」

  吓了一跳,立刻看了杜一眼。大概是狠手能把流苏吓成这样。

  杜想了一下,马上有了同样的想法说道:「我去看看。」连问璎珞为何会出事的时间都没有。沈紫言就跟在杜怀瑾身后,走了出去。杜怀瑾满腹心事,直到出了院子才发现跟在他身后的沈紫言,立刻沉声说道:「你先回去好好歇息,待我回来时告诉你一声。」

  话虽是如此说,可沈紫言也心悸不已,倒不是为了杜怀瑜,而是想到了大夫人。这要是出个什么好歹,大夫人这一生,也算是完了。沈紫言就握住了杜怀瑾的手,坚定的望向他,「我和你一起去看看。」

  杜怀瑾自然是百般不情愿,生怕她出个什么好歹。可沈紫言的意思,分明就是想要和他一起面对。他清楚的记得,沈紫言曾经说过,夫妻就应该风雨与共。这时候,他自然无法拒绝。暗暗叹息了一声,牢牢攥住了她的手腕,「你挽着我。」这么说,就是答应了。

  沈紫言心中一喜,顺溜的挽住了他的臂膀,只觉得从他结实的臂弯里,传来一阵阵暖意,让她一直起起伏伏的心,也变得平静起来。白雪苍茫,覆盖了整片大地。二人走过之处,便留下了两道长长的脚印。好像一串串的链子,串起了这大地。

  这世间,好像只剩下二人。沈紫言突然很怀念这种感觉,第一次还是在回门的马车上,和他二人独处,惟愿马车一直向前行驶下去,不再停留。而此刻,情愿这道路没有尽头。沈紫言为自己的这种念想觉得羞愧,现在福王大发雷霆,杜怀瑜也不知是何种境况,而自己还在想这些风花雪月的事情。

  可是,有些时候,人的心真的可以变得极柔软,柔软到,不管处在什么环境,总能想着美好的那一面。这或许就是人可以快乐的地方。

  璎珞的脚步停在了福王单独的院子前。

  这座院子是福王府最为僻静的地方,往日是福王用来会见一些官员和商谈机密之事的地方。沈紫言忙收敛了心思,从杜怀瑾臂弯从收回手,望着那守在院子门前的小厮,暗自叹息。也不知进去后,看到的会是何种景象。

  杜怀瑾的目光落在了璎珞身上,「怎么一回事?」璎珞立刻应道:「一开始王妃在内室坐着,后来王爷身边的一个小厮,匆匆忙忙的来见福王妃,说王爷突然大发雷霆,命小厮们将大少爷从柴房架了出来,直接拖到了这院子里。王妃当时一听,就知道大事不好,带着林妈妈就赶了过去,然后就见到大少爷被死死按着,王爷一下平用棍子使劲打着。开始时大少爷还知道叫疼,后来渐渐的声气都微弱了。王妃想要拦下来,反倒是被王爷训斥了一顿,林妈妈就私下里和我说,让我来寻三少爷……」

  沈紫言心中微跳,也不知福王这是怎么了,突然就发作起来。

  杜怀瑾已紧紧抿住了双唇,携了沈紫言的手,「走吧。」沈紫言回过神来,和杜怀瑾并肩走到了院子门前。那两个小厮见着是杜怀瑾,并不敢拦着,二人轻而易举的就进到了此处。只是才刚刚进了院子,绕过假山屏障,就见到令二人瞪目结舌的景象。

  只见杜怀瑜趴在一条长椅上,衣服下摆被撩起,水墨色的棉裤上,星星点点的,全是血迹。而福王妃哭成了泪人一般,趴在杜怀瑜身上,不许福王再动手。福王气喘吁吁的拿着一根赤色陈木,眉宇间依然是挥之不去的怒色。

快拔出来吧你爸爸要回来了,呀,要射出来啦

  沈紫言也不知出了何事,能让福王气成这般。那日福王下令将杜怀瑜关入柴房时,虽然生气,可也没有到如此境地。怎么这才没多久的功夫,就出了这事……

  福王妃瞥见杜怀瑾来了,哭声更盛,「我可怜的儿啊,这要是出个什么幺蛾子,我可怎么办……」福王听着哭声,怒火更是噌噌直往上窜,「你打量他可怜,你怎么不问问,你的好儿子,胆子有多壮,品行有多败坏!我今日不打死这个逆子i我百年之后,也无颜面对地下的祖宗!」

  沈紫言心里猛地一颤,福王话里有话,似乎是提到了旁的事。难道是指的杜怀瑜和二夫人之间的私情?这挥想着,她就询问的看了杜怀瑾一眼。杜怀瑾两条浓密的眉毛紧紧拧成了一团,眼里满是寒意和悲凉,径直走到福王跟前,求情道:「爹,大嫂还有孕在身,您好歹看着这未出世的孩子的份上……」

  福王斜了他一眼,冷哼了一声,「现在有孕的不止是你大嫂,还有你二嫂!」说着,想到什么似的,厉声说道:「你不可能不知道此事,然而却替你大哥遮掩着,不叫我知道,是不是?」福王投来的目光和利剑似的,杜怀瑾眼睫微垂,没有说话。

  算是默认了此事。

  福王更是恼怒,仰天苦笑,「我戎马一生,没有想到我的儿子们,一个个都这么不争气!」沈紫言垂下了头,福王如此说,分明就是知道了那事。可是,知道的也太不是时候了些。若是等这件事情的风头过去,一切都好说,现在闹成这样,事情纠缠在了一起,只会让福王更为愤怒。

  杜怀瑜是福王的世子,也是未来接下福王之位的人,如今福王却得知了这事,心里的煎熬可想而知。虎毒不食子,福王现在的怒气越深,只能说明他对杜怀瑜的希望更大。这种从巅峰到谷底的失落,可想而知,会给刚刚出关的福王带来怎样的冲击。

  福王妃的低声渐渐低了下去,她掏出帕子拭了拭眼角,看着垂眉不语的杜怀瑾,颤抖着问:「你们有什么事情瞒着我?」沈紫言黯然的看了她一眼,这件事情,杜怀瑾一直想要神不知鬼不觉解决的事情,就这样,一瞬间爆发了出来。

  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样快。

  杜怀瑾已经给二夫人下了毒药,不出两个月,她必然就会病死。可谁能想到,就在这个时候,事情出了波折。沈紫言知道事情的真相会给福王妃带来怎样的伤痛,也就静静的走到她身边,扶住了她的手腕。

  福王妃气性虽大,可并不是傻子,方才听着福王话里有话,已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她虽然为着福王痛打杜怀瑜心痛不已,可身为主母的敏感还在。再加上福王对杜怀瑾的呵斥,想到从前的珠丝马迹,心里隐隐也觉察了什么,脸色一点点白了下去,又是害怕又是期待的看着杜怀瑾,「谨儿,你告诉娘,出了什么事?」

  一面害怕如她心中所想,一面又期盼杜怀瑾说出口的是别的事情。

  杜怀瑾隐藏在袖管下的手紧紧握成了拳,指节都泛白。他蓦地抬起头,悲燃而又飘忽的看向福王妃,「娘,大哥和二嫂,有私情。」声音沉痛而决绝。没有半点拖泥带水。沈紫言知道,从这一刻起,他心里必然想到了什么。

  福王脸色瞬间变得惨白,身子晃了一晃,几乎站立不稳,「你说什么?」杜怀瑾缓缓合上了眼,一滴泪顺着他的冰冷的眼角滑落,「娘,我对不住你,我一直瞒着你。」大滴大滴的泪顺着福王妃依然姣好的面容滑落。

  滴滴热泪,在这寒风里,很快就冷了下去,成了一粒粒冰珠,晶莹的躺在了雪地上。沈紫言心中大痛,为着杜怀瑾,也为着福王妃。她是做母亲的,得知这丑陋的真相,还不知要多久才能平复心里的伤痛。

  沈紫言暗自叹息。

  第一百五十章 尘土(五)

  有些时候,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被寄予厚望的杜怀瑜,即便是有些地方比不上杜怀瑾和杜怀珪,可他也是福王和福王妃心中的希望。福王听着这话亲口从杜怀瑾口中说出来,脸上的怒气刹那间消失得无影无踪,而变得有些颓败起来。似是筋疲力尽一般,棍子从他手中滑落,掉在这旨地上,深深的陷了下去。

  只听得耳边低低一声惊呼,福王妃径直向后倒去。好在沈紫言见机快,立刻将她扶住,只是福王妃倒势太大,累得沈紫言几乎也跟着一起摔倒在雪地上。一直立在一旁的林妈妈立刻就在沈紫言腰上推了一把,而后扶住了福王妃。

  借着这一道力,沈紫言才勉强站直了身子。一直用眼角余光瞅着这一边的杜怀瑾见着这惊险的一幕,心中大惊,三步做两步的就迈了过去,连忙揽住了沈紫言的腰,将她紧紧稳在了自己怀中,而后处变不惊的吩咐林妈妈:「快去叫人请太医。」

  林妈妈正巴不得这一声,只是在这院子里的,也只得福王,福王妃,杜怀瑾,沈紫言,杜怀瑜和林妈妈几个人。林妈妈这一走,自然就无人扶着身子软了下去的福王妃了。杜怀瑾倒是方便,可是他方才被沈紫言吓得不轻,此刻尚有些心绪未宁,也未想到这一茬。

  福王就叹息了一声,走了过来,将福王妃抱了起来,「去找太医吧。」说着,抱着福王妃出了院子,看也没有看杜怀瑜一眼。沈紫言的目光追随着福王远去,而后又慢慢收回了目光,这时才觉得有些不对劲好像从她和杜怀瑾进院子到现在,不管闹出多大的动静,趴在长椅上的杜怀瑜,从头到尾一句话都没有。

  就连被打之后应有的呻吟和呼痛,都没有。

快拔出来吧你爸爸要回来了,呀,要射出来啦

本文地址:https://www.lywycaiyin.com/jinrong/87620.html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