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啊啊啊嗯 嗯,被同桌摸啊啊啊

口述经历 金融 2021-02-20 06:37:43 嗯啊啊啊嗯 嗯 被同桌摸啊啊啊

  「夫人,为什么我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就进入了吸魂阵?现在只是伤了脸。如果我有生命危险,我该怎么办?」

  夜九君出现在苏禅的那一刻,寒意终于减轻,最后那副模样上出现了其他表情。

  比如现在男人眼里满是悲哀和责备。

  「九晚了,当时我没得选,时间不等人。」苏禅拍了拍夜九幽的脸,稍微安慰了一下,目光落在正厅前。他举手时,打破正厅大门,淡淡地说:「我们去投胎吧。」

  「苏禅,你敢。"

嗯啊啊啊嗯 嗯,被同桌摸啊啊啊

  仿佛感觉到了一种突破,在大门被打破的那一刻,所有的灵魂都向着大门冲去,瞬间消失。

  大殿内满地都是死尸,也有宫殿和幻灭案,但大多是幻灭案。如果这次来宫里的人不一定死那么多,就算是宫里的兄弟也不会好到哪里去,只是幻灭的案例,宫里无所畏惧。

  第七百二十章:宫老头跑了

  因为公基受了伤,几个人轻松地挡住了他的脚步,让苏禅和叶九有机会独处一会儿。

  「敢,你没看见吗?」苏禅转过身,冷冷地看着公基。

  这时,公基身边只剩下十几个人了。

  「苏禅,你竟敢破坏我们的计划,杀死我的孙女。你离死不远了。」

  公基怒视着苏禅,眼神中有着滔天的怒火。一开始他以为可以轻松捕捉到夜九,结果谁能想到夜九的成长速度如此惊人,足以和他一起画。

  被宫里追的少年无路可逃。现在他长成了这个样子,宫里的人心都惊恐了。皇宫里有很多和夜九同龄的孩子,但是没有一个有夜九的天赋,难怪先人一早就看中了夜九。

  想到祖先的决定,公基奇怪地笑了。就算今天的计划毁了,苏禅和叶九佑也是在生到死,被他们的祖宗抓住也只是时间问题。现在还不是叶九你的时候。

嗯啊啊啊嗯 嗯,被同桌摸啊啊啊

  「在杀我老婆之前,我会让你先死。」

  夜九冷笑了一声,嘴角勾起嗜血的弧度,银白色的眼睛渐渐染红,红得像血一样。

  他的影子消失在苏禅的身边,公基惊恐地想逃跑。现在他远不是夜九的对手,心中充满了羞愧。他被一个年轻人打败了。显然,现在不是尊严的时候,他应该先躲起来说话。

  「站住,拦住我。」公基大叫,命令周围的人停止夜深人静。

  然而,令公基失望的是,《第九夜》的幽影像幽灵一样出现在他面前,挡住了他的逃跑计划。

  嘣!

  在公基震惊之前,驱逐舰柯南号的力量猛增,他没有给公基喘息的机会。他重重地倒在胸前。公基情不自禁地蜷起了腰,夜九又是一掌。我看到那只手掌深深地卡在了公基的胸口,鲜血流了出来,把那人的手掌染成了红色。

  「还有九个晚上,我会报复雪儿的。你等我。」

  公基忍住疼痛,大叫着,微微动了动。这时,一团白雾突然亮起,直接挡住了夜九幽的眼睛。当白雾消散时,公基也消散在原地。

  「皇宫家族的秘密。」夜九君眯起血红的眼睛,冷冷道。

  苏禅走到叶九友身边,一把抓住他的手掌。「逃吧,我们解决后就剩下我们了。我累了,九友。」

  公基本可以解决这个麻烦,但我没想到公基会在最后一刻使用宫殿的秘密艺术逃脱。但是秘术普遍使用,会对身体造成很大伤害。公基晚上在九友的手下残废了。再加上秘密艺术的作用,公基还不足以害怕。让她担心的只是真正的掌中之宫。

  叶九友一把抓住苏婵的腰,在公主的拥抱中抱起她,在她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小姐,闭上眼睛休息,我现在就带你回去。」

嗯啊啊啊嗯 嗯,被同桌摸啊啊啊

  第七百二十一章:白兔,又白又白

  之后,叶九友抬起头,看了看陈子的人,还有剩下的几个被围在街对面的人。那个声音又一次被MoMo听到。「这些人就交给你了。」

  一件睡袍消失在人们的眼前,九夜一路向着苏的家走去。

  没有打扰任何人,苏禅和叶九回到了屋里。

  夜九你在床沿坐下,并没有把苏禅小巧修长的身体放在床上,而是一直抱在怀里。

  苏禅睁开眼睛,正好看到了夜九幽炽热而充满幽怨的眼神,看来夜九幽还记得她进入了吸魂阵。

  苏禅弯眉,用狗腿抓着叶九友的胳膊,在他脸上摩挲着,低声道:「九友,逍遥城终于恢复了宁静,死了那么多无辜的人。逍遥城可能要静一静,但总会恢复的。不过这次宫家大败,宫家和幻灭派都损失惨重。」

  眼中闪烁着光芒,苏禅抓住了夜九幽的手,停了下来。这一次,皇宫损失很大,只是短暂的沉默。皇宫以后还是会卷土重来的。

  「女士,我们现在不谈这个。」夜9眯起眼睛,深邃的眼睛闪闪发光,反手抓住苏禅的白手掌,性感而沙哑的声音说:「小姐,你这么不听话,让我害怕,我该怎么惩罚你?」嗯?"

  苏蝉狡猾地笑了笑,假装害羞地推了推叶九的胸口,第一次让她的声音像小女儿一样轻柔。「你想要什么?」

  苏禅的动作无疑让夜九幽微微呼吸,感受着从她手中传来的温度,眼中发光的光芒越来越盛。她的嘴角勾起了邪恶老板的微笑。夜九幽的手掌穿过苏禅的衣服,手掌在她白嫩嫩的背上轻轻摩挲着。

  「已经九个晚上了,你得先恢复我的脸。我不相信我现在能吃。」

  苏蝉顶住了夜九的手掌,男人身体上面的温度越来越高,火热的眼神仿佛要将她吞噬。

  我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夜九的味道真的很重。她就是这样,可以生她的气。

  「不,我现在只想吃了你,使劲吃你让你知道不听我的后果。」

  「撕!」

  被黑夜撕裂的白色九幽撕的粉碎,随意的丢在了地上。

  少女白嫩的肌肤与那张脸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看着少女曼妙的身姿,夜九幽双眸微微眯了眯,眼中如火一般的灼热光芒大盛。

  手掌触摸着少女柔嫩的肌肤,不管多少次,都摸不够。

  一点一点往上,苏婳微微闷哼了一声,在夜九幽撩火的动作下,她的双眸变得迷茫而又魅惑,眼中泛着浅浅的水雾,好似委屈而又纯洁的小鹿一般,让人忍不住想要好好的疼惜她。

  指尖落在了刚好握拳般大小的小白兔上,似是挑逗,似是诱惑,夜九幽轻点着那颗诱人的小红豆,苏婳的身子忍不住哆嗦了一下,紧紧地抓住了夜九幽的手掌。

  小嘴紧紧地抿了起来,就是不说话,她怕自己说话的音色会让她自己感觉到羞耻,一定很羞耻!

  ☆、第七百二十二章:嗷呜,好吃

  夜九幽勾唇,低沉着嗓音如同恶魔一般安慰道:「乖。。」

  然后,将她的手掌移开,脑袋缓缓低了下去,如同蜻蜓点水的吻一样在少女的身上一点点绽放,屋中的空气一瞬间变得紧致了起来。

  「撕拉!」

  夜九幽第一次这般粗矿的解决了自己的衣服,低身而下,将少女与自己容为了一体,红色帷帐缓缓落下,烛光下只能看见晃动的人影。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床上并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床内,苏婳实在受不了了,夜九幽这个禽兽要了她一次又一次,虽然对孩子并没有什么影响,但是她吃不消了好吗?感觉自己的骨头都要散架了。

  翻身而下,直接将夜九幽压在了自己的身下,一副咬牙切齿,但是透着红晕的娇羞面容上,咬牙切齿的动作却一点也不狰狞,反倒充满了小女人嗔怪的样子,「夜九幽,你够了,现在换我吃你了。」

  吼!

  苏婳彻底怒了,马丹的,她要把自己受的委屈都讨回来,不过想想好像哪里不对?

  不管上还是下,倒霉的好像都是她吧?

  不管她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等将夜九幽吃干抹尽后倒头就睡。

  翌日,天明。

  苏婳缓缓醒来,睁眼就看见了撑着脑袋温柔的看着她的夜九幽,青丝慵懒的散落在胸前,男人健硕的上身微微袒露,散发出一股阳光而又让人迷醉的气息。

  「娘子,你醒了。」夜九幽抬手,双指在苏婳的小脸上宠溺的捏了捏,眼中充满了笑意。

  苏婳翻了翻白眼,「夜九幽,你倒是生冷不忌。」

  「恩,而且我喜欢娘子在上。」夜九幽笑的一脸邪恶。

  「。。」倒霉的都是她而已。

  苏婳不在言语,从黑戒中掏出了瓷瓶,一颗纯白的丹药落在了掌心,这件就是之前给苏梓墨还又子尘服用的复颜丹,她不过是一般的伤口而已,服用下去之后同样也很快就会服用。

  抬手就将丹药丢进了嘴里,夜九幽只是看着苏婳的动作没有说话,眼神闪烁,不知在想些什么。

嗯啊啊啊嗯 嗯,被同桌摸啊啊啊

本文地址:https://www.lywycaiyin.com/jinrong/87676.html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