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准位置后猛的刺入,被学长上课摸下面

  一家三口坐着说不出话来。

  《铃——》打破凝固的空气,林玥起身捡起:「喂?」

  一个很长的电话,一开始林玥一句话也没说,后来他只是用简单的单音回应。她转过身,看不到她的表情。终于放下电话,她头也不回,直接去了房间。

找准位置后猛的刺入,被学长上课摸下面

  「是谁?」问题在我心里扩大,程利凡在她背后问道。

  去他房间抓住把手。林跃的声音有点模糊:「程主任。嗯,很尴尬。」

  ******************

  接下来的三天,林玥把自己关在一个小房间里。

  程利凡每次环顾四周,都看到她静静地躺着或坐着,没有发出声音,也没有流露出任何情绪。

  但这样的安静让程利凡很恐慌,不敢问林玥,但她还是抽空给程打了个电话。上班时打传呼,怕被林跃听到。

  很快程把叫了回来,他的声音疲惫不堪,四周是一片嘈杂的声音」.姐姐。我有她的辞职信.我跟负责人说了,先请假.我会处理的.好的.我会尽快处理的.现在我在医院.贾源.嗯.不好.我处理好了会联系你的.没关系,爸爸妈妈没事,我会注意的.我下次再和你谈.

  虽然平静的哥哥在电话里什么也没表现出来,程利凡觉得自己好像和他有麻烦了,但此时林跃又添乱了!程利凡对她的父母和程感到内疚。她在杭州,无法照顾两位老人。她满怀希望,希望女儿能代替自己来庆祝她的膝盖。可是现在,她却要麻烦程为她任性做善后工作。唉,还好我有这个弟弟,聪明能干,对林玥很好。

  现在着急也没用,就等着程给打电话吧。至于失恋的林玥,也许经过几天的思考,他可以走出那个阴影。

  林玥坐在一张小书桌前,眼前的小铁盒被打开了,她的目光掠过盒中每一件被视为珍宝的物品。

  对他的渴望并没有因为几百公里的距离而减少,反而因为这种不可阻挡的间隔而在绝望中涌动。这几天,林玥一遍又一遍地回忆着自己十几年的生活。哪个记忆深刻的东西没有他?多么甜蜜又苦涩的感觉!好像一辈子都逃不出他的影子。

  拿起精致的塑料蝴蝶发夹,两个展开翅膀翩翩起舞的精灵。他十四岁时送的礼物,戴了几次就珍藏起来了,所以看起来还是和新的一样漂亮。指尖滑过蝴蝶翅膀处的线条,就像他设计作品中平滑的曲线,太美了!林玥默默地叹了口气,蝴蝶,《梁祝》里美丽却忧伤的爱情的化身!为什么是两只蝴蝶?不要.早就被预测到了。而我还被困在这种没有结局的情感里十几年了!

找准位置后猛的刺入,被学长上课摸下面

  不过,我不后悔!林玥轻轻放下发夹,用手指摸了摸精致的香水瓶。瓶子里淡黄色的液体挥发,部分是因为时间的原因。拧开瓶盖后,指尖沾了一点香水,清亮的香味在她身边徘徊。好闻的味道让她想起了他淡淡的香味。这瓶香水是他十八岁时送的,一直舍不得用,现在只能作为回忆气息的辅助工具?

  盒子里还有一串水晶手镯。林玥接过手镯,在手心里仔细看了看,眼里却满是爱意。「好看!」他为她选择了什么,怎么可能配不上她?将手环紧紧握在手心,水晶的凉意慢慢弥漫掌心。

  用另一只手拿起盒子里的一小叠纸。其中一封是他给她的贺信,因为她被大学录取了。他在信封下面寄信人处的签名和他的人的签名一样优雅。林玥看着他的笔迹,盯着那三个字:程。翻着剩下的纸片是一些他平时用手抹过的画,林玥看到就离开了,觉得很像。每幅画都有他习惯性的签名和时间。

  最后一张图是一只毛茸茸的小狐狸,形象清纯可爱,眼神柔和,让人爱不释手。是在一个暑假,林跃吃完午饭帮他整理资料的时候,在他桌子上找到的。因为他一直叫她小狐狸,她以为他拿自己的证据开玩笑,他只是笑笑,不承认也不否认,林玥收藏他的画是因为喜欢。我记得当她像个婴儿一样把照片收起来的时候,她听到了他的低语:「小狐狸!」她转头看他的时候,他只对她扬了扬眉,保持着严肃的表情。

  林岳畅松了一口气。这样的回忆太甜蜜,却又太残酷,无法回到现实。这个盒子里的东西都和他有关系,但都是无生命的。我渴望依偎着他,感受他的体温和气息,但我做不到,也永远做不到。

  纤细的手指一个接一个地拂过他的签名,就像他的手一样。他的手,曾经在她的皮肤上留下如此深刻的记忆,让她温暖和震惊,但现在仍然如此生动。

  爱到深处,悲伤不再止不住,林玥放声大哭。

  后面是什么声音?林跃回头,却看见程利凡站在他身后。

  这一切来得太快,双方都掩饰不住自己的真实反应:林玥来不及擦去脸上的泪水,狡黠地喊了一声:「妈妈!」程利凡的表情扭曲,难以置信,对自己的召唤怒不可遏!

  看到她女儿坐在桌边,我想进来让她出去散散步,放松一下。我所看到的无疑是对她的打击。我女儿用一种动人而哀伤的方式触摸到了「程」几个字。作为过来人,「失恋」这个说法怎么可能不被理解?想也不想,程利凡扬起手,「啪」,乾罗干脆一掌落在了林玥的脸上。

找准位置后猛的刺入,被学长上课摸下面

  林玥的脸一下子红了,她用手捂住脸。林玥的眼泪不停的往下滚:「对不起,妈妈!」

  程利凡打女儿的时候也愣住了。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她从小到大,从未碰过林玥的一根手指。然而,这个令人失望的女儿实际上.听到林玥的声音,程利凡醒了过来,终于克制住了重新开始的冲动,瞪了女儿一眼,然后把目光放在了桌子上的铁盒子上。

  林玥惊恐地看到妈妈眼中的愤怒,伸手去拿桌上的婴儿箱。这是她的宝贝。她只剩下这些珍贵的纪念品。她一定不能失去他们!

  「不!妈妈,求求你,不要!」林玥伸手制止。

  程利凡没想到女儿敢如此做,想一把甩开她的手,却不想手指勾住了林玥掌中的水晶手链,两个人都看见手链被拉开老长,林玥发出一声惨叫:「妈妈!不——」

  双方收势不住的力量终于使手链断裂了,晶莹的珠子「叮叮咚咚」地散落到地板上,弹跳着,滚动着,一颗颗消失在林玥的视线里。

  「啊!」林玥终于忍不住,紧紧捏着手指间剩下的两颗珠子,嚎啕大哭起来。

  程俪帆也呆住了,可看见女儿那般声嘶力竭的痛苦,气又冲了上来,正想责骂,林华明听见吵闹声,进来看见母女俩这般情形,急忙上前拉走了程俪帆:「你怎么了?发这么大火干嘛?」

  房间里,林玥跪在地板上,从桌脚、床边把散落的水晶珠子一粒粒的找到捡起来,十八颗,还好一颗不少。林玥身子一侧,筋疲力尽地坐到地板上,蜷起腿,把水晶珠子托在掌中仔细检查,萤亮通透的珠子在眼中慢慢模糊,泪珠再次滚落下来,砸在水晶珠子中间,碎成星星点点的飞沫,就像那颗撕裂的心,再也拼凑不起来。

  林华明弄明白了事情的缘由,沉默了很长时间,才慢慢说话:「玥玥喜欢启航,我想应该是很久了……她这次回来,说明她知道自己错了,也想改的,如果我们只是打骂,反而会把事情弄糟。而且,这些年,我们没有好好教育、引导她,我们也有责任,不能一味地都怪玥玥。」看看妻子,「等会儿我同玥玥谈谈,你脾气急,就少说几句吧。」

  等做父母的商量好,推开林玥的房门,又呆住了。房间里空无一人,连同桌上那个惹事的铁盒也不见了。

  「她一定是跑出去了。」林华明安慰地对脸色雪白的妻子说:「让她一个人想想也好。」

  ******************

  怀抱着盒子,林玥坐车来到西湖边。从日暮到月色洒满湖面,她都坐在里西湖岸边一张石凳上。

  金秋时节,是杭州旅游的好时光。来来往往的游人,嘻嘻闹闹的人声,面前随着天色不停变换色彩的湖水,愈发衬得浑身沉浸在孤寂中的姑娘极度悲伤而无所适从。

  眼眶是干了又湿,林玥不知道自己用掉了多少张纸巾,却还是止不住的想哭,我该怎么办?

  二十多年的生活中,我从来没有这么迷惘无助过,即使是他用尽全力想把我推开的时候我也没有被这个问题困扰过。可是现在,在远离了他的身边后,我不知道该往哪里走了。是啊,这么多年来,我早已经习惯把他作为我生活的支柱,习惯于他的引导和帮助,心甘情愿地想做他的附庸,虽然在表面上我是坚强的,但在骨子里,我只想做他的小女人。

  林玥把盒子搁在腿上,倾身把自己弯成一只虾米状,以减轻从胃部传来的隐隐痛感。双眼还是望着波光粼粼的湖面,在一片散金碎银的湖水上,几片秋叶飘过,随波逐流而去。那么我呢?是不是也该如此?向父母诚挚地认错,从此不再想有关他的一点一滴?

  林玥把背挺直,冷冷地笑起来。此法可行!不过先得找医生给我洗脑,再么,看看怀里的盒子,把所有有纪念意义的东西都处理掉,譬如——丢进这湖水之中?

  站起身来,有点步履不稳地走到湖岸边。才往水面上低头一看,就觉得那晃动的湖水弄晕了头,一手紧抱住盒子,另一只手就往一旁的树上去扶。等意识到附近没有树的时候,人已经有点倾斜,大惊之下却被一双手拉住了右手,稳住了身体。

  林玥转头一看,一个满头银丝的老人正对着自己微笑:「姑娘,请问你到六公园怎么走?我和老伴不认识路。」

  林玥回头,果然看见不远处还站着一个白发老翁,向她们微笑着。「哦。您一直往前,到了断桥,再沿着湖往东走,大概两站路就到六公园了。」林玥对老人感激地笑笑,打起精神为她指点道路。

  「这——」老人顺着她的指点看去,有点担心:「我不太明白,唉,年纪大了,这头脑都不太管用了。能不能麻烦姑娘你……」

  林玥明白过来,微一迟疑,答应了老人的要求:「好,我送您过去。」

  两位老人和林玥慢慢沿着湖岸一起走来。老太太比较健谈,扶着林玥的手臂不停地同她说话,老爷子话不多,只在一旁微笑地听着。

  走出里西湖,林玥已经对两位老人的情况有了了解。相濡以沫的两位老人家在退休后每年都会到全国各地来旅游,两年前来过杭州后对西湖的印象尤其好,今年再来打算住得时间长些,每天晚饭后都要沿着西湖散步,今天就碰上了林玥。

  「你们杭州人真幸福啊,这个城市真象天堂一般美丽。」老人看看林玥,「姑娘,你好像遇到什么不高兴的事情了?」

  听了这话,林玥吃了一惊,但马上反应过来,哭了这么久,眼皮只怕肿得老高了。「是的,我,我犯了错误。」

  「噢。」老人看看林玥紧抱在怀里的盒子,「别担心,没有什么失误是不能弥补的,只要你打起精神,勇敢面对,所有的问题都是能解决的。」

  林玥吃惊地看着老人,她布满沧桑的脸上是慈祥和蔼的微笑:「我们都这么大年纪了,听到的,看到的事情太多了,包括我们自己也是从年轻时候一步步走过来的。孩子,每个人都会犯错,不要说我犯的错误比别人大,我犯的错误性质严重,如果你能从每一次失败和挫折中吸取到教训,在弥补和修正错误中你就能获得比平坦的生活中更多的收获,你的成长就更快!」

  「最关键的是不能失去信心。如果因为犯了错而整天自怨自艾,从此一蹶不振,那么本来可以改正的也会被错过。所以不要总是回头看过去,要养成向前看的习惯,人生的奇妙之处就是不断有希望出现。当我们意志坚定地努力奋斗过后,你也许会发现,以前不敢想象的幸福就在身边。」

  林玥都明白了,原来老人并不是真的找不着回来的路,而是看见了伤心绝望的自己,想要来开导我而已。

  忍住涌上来的泪水,林玥握着老人皱巴巴的手:「谢谢您,我都明白了。」

  *******************

  林玥依然拖着那个巨大的行李箱来到杭州火车站的购票大厅。看看这次,命运指点我向哪里去?她低头对售票员说:「最近一班从杭州出发的火车去哪里?」

  十五分钟后,林玥坐在开往N市的火车上,一个对她来说完全陌生的地方。好吧,让我去独立奋斗,看看是怎样的幸福在等待我?

  *****************************

  郦影坐在病床前看着顾佳媛。仅仅五天时间,这个漂亮的女人就变得憔悴不堪,而且精神状态极差,简直就是萎靡不振了。

  也是啊,换了谁都不能接受。好好怀孕的人,竟然就被告诉说是葡萄胎!以郦影微薄的医学常识,她知道这比起流产厉害多了。

  短短几天,顾佳媛经历了人生中最大的肉体上的痛苦,清理了子宫,接下来就是术后化疗。当她知道病情后就一直在哭,任何人都劝不住,到了今天,她的眼泪也已经流干了。

  「你就不要多想了。医生只是说两年不能怀孕,反正你们还年轻,孩子迟两年要也没什么关系。」郦影观察着顾佳媛的神情,小心翼翼地说。

  顾佳媛的眼神是呆滞的,好久才说:「还有机会吗?」

  「那当然!」郦影见她有反应,非常高兴,「这病又不是什么疑难病症,好了就可以正常怀孕的。」

  顾佳媛闭上眼睛,摇了摇头:「我不是说怀孕。」

  「那你说的是什么?」郦影突然觉得非常担心,一种不祥的预感在心里窜动,只好顾左右而言他:「启航呢?」

找准位置后猛的刺入,被学长上课摸下面

本文地址:https://www.lywycaiyin.com/jinrong/88314.html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