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根一起上H高,就要干b

伟业小说 母婴 2020-10-18 00:09:32

  这一天,和小满载而归。罗一共杀了两头猪,几乎有一半被转移到了牛王庄。家里的罗老汉自己买的这些。除了那些他们为萧劳买的以外,其他人留在四合院里为每个人改善食物。

  胖子侯军看到了罗蒙买的猪肉和水,眼睛都快亮了。他翻来覆去看了半响,嘴里叽叽咕咕地说:“不如去农村养猪!看这肉,这肠,这肝,不行,我得摘点枸杞叶,趁它还新鲜,煮点好汤。”

  “那就多做饭,今天早上吃这个,然后弄点小笼包和两个小菜。”既然胖子早上愿意做饭,罗蒙就不去镇上送早餐了。让胖子先在厨房准备。他和萧去附近的枸杞树林里摘了些枸杞叶,回来的路上从地上割下半筐油乎乎的麦菜。

两根一起上H高,就要干b

  他们回去的时候,胖子已经用管骨煮好了汤。过了一会儿,整个四合院飘来浓浓的肉味。将采摘的油籽洗净,放入沸水中焯水,然后取出,切成指甲大小的小块,撒上一些盐花,滴上一些芝麻油,混合即可。早上,吃一些清淡的,打开你的食欲。

  当锅里的骨头汤煮到几乎一样的温度时,侯军从他们在罗蒙买的肉中挑选了一些好的瘦肉,切片,用牛王庄生产的地瓜粉滑了一下,用锋利的刀子把猪肝切片。先放瘦肉,再放猪肝,在骨头汤里滚一下,然后撒点枸杞叶,马上就把火灭了。

  当时四合院楼上的一些宿舍早已闻香搬迁,早起刷牙洗脸,拿着自己的锅碗瓢盆在食堂等候。

  “哎哟!这就是传说中的农家猪!”

  “太不可思议了!”

  “怎么会这么好吃?”

  “甜甜的甜甜的!”

  “听说是他们村的人养的猪。”

  “一会儿一起去买点吧?”

  “快点,吃饱了就走。”

两根一起上H高,就要干b

  “天气热,我放不下,小心点。”

  “让极限风味楼的伙计帮我拿。我会让我的家人从他们那里把它捡起来。”

  “这是个好主意。快点。我得喝一碗汤。”

  “别走,早就走了。”

  “老周!吃不饱怎么工作?”

  "……"

  这些人算盘打的挺响,可惜人不如天。当他们到达村子的时候,罗的两只猪已经卖完了骨头。这一天,他一共杀了两头猪。和罗加起来差不多一个,自己村的人买了不少,然后每天一早来大湾村买菜的。

  卖到了中间,罗全顺回家拎了五斤肉,他根本不会卖。他只好等着极致味楼的那两个采购员过来,让他们带回去店里试试,看能不能和极致味楼长期合作,让他们的二胎多赚点钱。

  楼下那群牛喊着没吃饱的时候,罗蒙和小林纾在二楼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对着一碗鲜汤,你和我正在互相欣赏。

  “这汤不错,多喝一点。”罗蒙要了一口馒头,叫小林纾硬吃。

两根一起上H高,就要干b

  “嗯,你有热水瓶吗?以后给我爸带点。”

  “不行,要不我待会儿给你找个热水瓶?”

  “程。”

  “你准备给你爸带点什么回来?”

  “两肘。”

  “待会儿抓两只鸡。”罗蒙还能记得小的大哥爱吃牛王庄上的小公鸡。

  “要不我跟你回去?”过了一会儿,罗蒙想了想说道。

  “你在干什么,奇怪又不舒服?”小林纾跟罗蒙其实挺舒服的,跟自己老子也挺舒服的,但是只要小老板和罗蒙碰在一起,他就会觉得不舒服。

  “嗯,一个人回去。”罗蒙不坚持。

  就这样,吃完早饭,他们找了个保温瓶,喝了半保温瓶的鲜汤,套上两只胳膊肘和两只公鸡,在地里摘了些蔬菜。小林纾一踩油门,就一个人回到了她家。

  127

  127、最新更新.

  小林纾一个人回家了。这一天,罗蒙根本不会帮罗全顺修大坝。他和罗进喜林阔一起上山。虽然山上的一切都移交给了林阔,但他不知何故得到了一些理解。

  比如最近他要看情况,过两天可以安排那些中小学生来找他“春游”。

  罗进喜,一个勤劳的孩子,每天在山里放牛。当他有空的时候,他会帮忙摘一些花蕾。积少成多。这几天四合院里也有一些。

  这些花蕾被院子里的老人用文火晒干后,罗蒙泡了一次,喝了一次,觉得还不错。花不浓也不淡,但是很吸引人,就是味道太淡,加几勺蜂蜜就好了。

  罗文峰学校的消息已经来了。这个星期五,五年级的几个班主任先带着学生上山。确认可行性后,他们下周会安排其他班级去牛王庄春游。

  得到他们的批准信后,罗蒙开始准备。他先把罗进喜欢摘的花蕾收起来,暂时不卖,也不送人。他还从网上订了几个包,打算把这些芽包得漂漂亮亮的,这样他就可以勾/领着那些上山春游的兔子为他打工了。

  “你是个好孩子,努力工作,多存钱。到时候我让我姐给你在镇上找个对象。”大太阳下,罗蒙和罗锦熙戴着草帽在摘花蕾,上次上山很少见。另外,小林纾今天中午大概不会回来了,所以罗蒙决定在山上做一天的工作,多摘几朵花蕾,节省时间。

  “……”罗锦熙无声地笑了,有点害羞。罗蒙看出这孩子真好看。他现在瘦瘦的身材有些开放,身材比较直,五官也不错。如果他不和别人交流,大概没人能看出他是残疾人。

  “嗯,山里无聊吗?”罗蒙心里也是这么想的,他很高兴这个猥琐的男人年轻,所以并不是一直待在山里。这么大年纪的年轻人怎么能不向往喧嚣呢?

  “……”罗进喜摇摇头。

  “嘿,再呆几年就好了。等你有了老婆,有人陪你上山。”罗蒙嘿嘿笑道。

  “啊……”罗锦熙把手中的花苞放进篮子里,对罗蒙比划了几下。牛王庄上有两个人说不出话来。时间长了,大家都懂点手语。这时,罗蒙知道罗锦熙在说什么。他说他不需要妻子上山。他一个人在山上很好。

  “哈哈哈,傻小子,老婆要回来和你同甘共苦,你不能惯着她。”罗蒙明明说是开玩笑,罗锦熙却变成了真的。他一直告诉罗蒙,他一个人上山就够了。两人说了一招,中午吃点冷馒头是小菜,他就在树荫下打了个盹。在山里一天都不难过。

  晚上,他们把小牛赶下山,每天放在山里。这些小牛是自由的,山上有大片的荒地供它们奔跑玩耍。这些小水牛非常健康活泼。

  罗蒙发现自己几个月不专心,二郎长大了很多。他似乎有一种牛王的风格。即使是牛群中最脆弱的小公牛也不敢在它面前蹦蹦跳跳。还是很粘人的,这一整天它总是在罗身边,如果罗蒙腾出手来拍拍他的头,摸摸他的鼻子,他的鼻子会显得很幸福地响着。

  不知道这只小水牛知不知道。是一年半前与罗蒙的相遇,帮助它逃脱了肉牛的命运。对罗蒙来说,与二郎的会面是他在这片土地上全新的开始。首先他有二郎,然后他身后什么都有。

  “哞!”二郎的牛啼从山上传来,一时间,山那边传来了回声。

  不像上次次郎以“牛王嚎叫”的身份出现,现在次郎的牛乌鸦已经沉稳冷静,罗蒙毫不犹豫的相信,无论次郎作为牛王的称号是怎么来的,难道不名副其实吗?久而久之,一定会成长为威严的牛王。

  当他们经过关石蛙的山谷时,遇到了林阔。今天早上半山腰,林阔和他一起走了。这个人每天穿梭于山中,注意各处草本植物的生长。他一个人零碎地工作。除了在牛王庄吃住,他没有得到罗蒙一毛钱的工资。但是,当这批刺梅花收回来的时候,他的收获时间到了。

  “来看看石蛙?”罗蒙和他打了声招呼。

  “是的,今年有不少新石蛙孵化出来了。接下来要不要喂它们?”石蛙这个地方食物消费的增加必然会造成食物短缺。如果他们不被喂养,这些新一代的小石蛙将经历一场残酷的筛选和考验,而那些活下来的人最终将成为精品。如果喂养它们,能够存活的石蛙数量将大大增加,当然质量也会下降。

  “嘿,还有很多人等着吃我们山里产的石蛙呢。”单论牛王庄,就有几个吃货盯上了这群石蛙,更别说远离桐城的马康龙,还有他店里的美食家。

  “我已经联系了虞城的一只黄粉虫。前期我们先从他那里买虫子,然后自己试着养。”林阔说。

  “老人说,有石蛙的地方就会有毒蛇。我在这里抚养石蛙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你进出这里时应该小心。布老师不是回来了吗?这两天你得找他要蛇药。他的父亲要去南方和北方。他一定有这个常备药的处方。”

  罗蒙在山上呆了一天,深深地感到山上长满了植被。他和罗进喜都还好。他们走的大多是平日走的小路,牛开路。即使有蛇,也是早早被吓跑的。林阔不一样。他一个人在荒山里呆了一整天。这不是怕一万,而是怕一千。

  “他有,让我和石蛙交换。”林阔笑着说。

  “这个老东西。”罗蒙无奈地摇摇头,卜一瓜和马丁梁,两个老吃货,还有的小吃,三个人毫无问题地聚在一起,没有说别的。

  梁家诚也在牛王庄住过一段时间,刚开始很活跃。每天,他不在山上到处观察,或者在实验室里做研究。罗蒙并不太担心,他也不相信。精神力量可以用实验室里的那些机器来测试?

  后来,梁家诚自己好像也有点失落。他每天都做研究,但没有最初几天那么活跃。没事的时候,他和院子里的老人谈了一些工作,然后在晚上拉了占卜,哄侯军给他们弄了两份点心。生活很轻松。

  “你跟他换。”罗蒙对林阔说:“但石蛙必须给他几个月的信任。此刻,那些小石蛙还年轻。他们必须杀死那对大石蛙。如果这个山谷里有几条小蛇,这些石蛙就会遭殃。”

  “欠它?”林阔并不觉得这样做有什么不好。他只是觉得占卜没那么容易。

  “怕了,我还欠和梁家诚的,我还得欠它。不管怎么说,这些石蛙人此刻是不能被杀死的。”石蛙和蛇是天敌。蛇捕食石蛙,而石蛙视蛇为敌人。如果他们相遇,即使蛇不主动攻击,石蛙也会扑向他们。大石蛙的战斗力强,他们留在山谷里,小石蛙会更安全。

两根一起上H高,就要干b

本文地址:https://www.lywycaiyin.com/muying/61434.html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