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高中他在操场要了我,征服学妹和学姐姐

  叶穗英:

  我去!

  他有没有对他妈妈说同样的问题?

  「妈妈.我是说.他是个男人……」

在高中他在操场要了我,征服学妹和学姐姐

  妈叶:

  第246章互相商量的建议

  叶妈妈沉默了很久,在她看来是机器超载了。

  就在他感到无望的时候,叶妈妈突然说:「宝贝,妈妈觉得你爸爸不会同意这件事的。」

  这句话是用荷兰语说的,说明打击很大。

  「宝贝,你是认真的?」母亲叶还没反应过来。她不会说中文。

  叶穗英肯定地说:「是的,我很认真。」用荷兰语回答一样。

  「宝贝,在荷兰这是合法的。妈妈阻止不了你。」

  叶穗英松了口气,他也知道这一点,于是第一个向母亲告白。

  「但是亲爱的宝贝,你不是荷兰人,明白吗?当初我妈也曾经建议过,你应该在荷兰出生,成为荷兰公民。你父亲不同意。他坚持说你是中国人。这意味着你必须按照中国的法律行事。」

  的确,在这个问题上,叶穗英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抱怨母亲为什么不坚持要取得荷兰国籍。相反,他妹妹叶小云是荷兰人。大概在叶爸看来,姑娘迟早要嫁给别人,什么国籍都可以。

在高中他在操场要了我,征服学妹和学姐姐

  他现在能和姐姐换吗?

  「妈,我换国籍还来得及吗?」

  母亲叶被呛得喉咙里有血,差点没气死:「你要气死你爸?"这句话是纯中文,发音清晰,声音圆润。

  作为一个小儿子,他突然扑进妈妈怀里撒娇:「妈咪~ ~ ~你不能眼睁睁看着儿子被乱棍打死~ ~ ~ ~你一定要救我~ ~ ~ ~」

  「你知道你还有罪吗?」

  「我真的很爱他,感情这种东西没办法!你想控制你会嫁给爸爸吗?"

  「别把你爸弄得很难看!」

  「他追你的时候,差不多是你的两倍大。他结过两次婚,有两个孩子。怎么看这是个糟糕的选择!更何况你嫁给他的时候还不满18岁,爸爸又不觉得草太嫩,只好去嘴了!」

  「臭小子!」叶妈妈把罪孽深重的儿子拍在地上,生气地说:「你爸和老牛吃嫩草!至少你吃草!比你吃树皮还实用!」

  「没什么,我在动。」叶穗英躺在地上,打了两个野猪的电话。

在高中他在操场要了我,征服学妹和学姐姐

  母亲叶差点没气晕过去。

  ――――

  叶的母亲不是先找叶的父亲,而是她的二儿子叶穗丰。

  事实上,家庭有一种随风决策的趋势。虽然外国领导叶穗英还是那个装腔作势的人,但大大小小的想法其实都是随风而变的。纵观整个叶家,没有人比风中的叶更聪明,也就是叶只是比他聪明而已,大智慧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

  叶天生体质不好,武功讲究才情,所以风弱。他缺少很多,所以走不远。赢了就是他太聪明了,懂得扬长避短,几乎不走弯路,所以还是看不到坏处。

  当然,叶嘉仁也知道,如果再这样下去,叶的武功总会走到那一步,远远不及叶的无限潜力与影子。

  叶也知道这与风有关,所以他并不在乎武功。

  反正他用脑子,四肢不够发达.

  对付叶家族的一大半后裔总是够用的。

  不要惊讶,叶家巫师只有少数,其余都是庸才。就算先天条件比风的好,脑子不够用总要走很多弯路。

  浪费的时间足够树叶随风固结几十次了,还是拍不到那些小跳蚤。

  叶听了风声后的第一反应就是出去抓那个臭小子,把他绑起来再抽,然后关小黑屋。

  「坐下!」叶是个难得威严的母亲。

  叶的父母和子女都很严厉,而叶却是坐在风中。

  「随风.妈妈来找你是希望你能帮弟弟想想,不是让你教训他。」

  「妈,这小子欠收拾。」

  「你怎么跟大哥发脾气了?」

  「这不一样。大哥刚刚砸了。」他又没心情说。

  「我只是觉得这不是什么大问题。虽然作为母亲,我也希望他能娶个老婆,生个儿子给我抱抱,但感情问题真的不是外人能干预的。」

  「妈妈,这不是大问题吗?姐夫就因为这个问题给毁了,现在……」

  「你也知道我姐夫发生了什么事。其实我一直认为我爷爷和叔叔直到现在都是处理不当。如果他们不是那么不甘心,我姐夫会不会摔死,回不了根?」

  叶也知道风爷爷和叔叔在叶妈妈眼里是真的不可理喻。其实他也有同感,尤其是爷爷,他太独裁了,谁也不许违抗他。大叔更看重家族的面子,尤其是小叔或者全民看好下一代家族主的选择的时候,不要说家主不行,面子都丢了。

  母亲叶不由得想着流泪。她拉过桌上的纸巾哭道:「现在他姐夫不知道埋在哪里了。他想扫个墓,随意膜拜。随意又可怜,我一出生就失去了母亲,这么小就失去了父亲。家里的大叔大伯都不喜欢他,哥哥姐姐也不亲他。难怪他从小就不喜欢住在家里,整天出去。而现在,家里人根本不想要他,他想回也回不来了。我可怜的孩子……」

  「妈妈……」受不了叶妈妈的眼泪带着风的攻势,于是投降了:「别说了,我跟你是一伙的!永远是个幌子!」

  「我不强迫你改变立场。反正你要把穗英赶出叶家,我就把他送到他姥姥家,让他成为荷兰公民,名正言顺地嫁给苏静乐!」

  这手狠!

  叶差点随风而逝。他怎么会忘记他的小妈妈是荷兰人?

  就算结婚这么多年,我还是没有中国国籍,我是地地道道的荷兰人!

  「妈妈!妈~ ~还是从长计议比较好。别太激动,冷静,冷静。」

  「我觉得影好不容易喜欢上一个人,他虽然打小皮了点,爱闹腾,可从来没在感情问题上胡来过,这好容易喜欢上一个,不就是个男孩子嘛!虽然人我是没见过,但我还是相信随影的眼光的。当妈妈的难道就不能给个嘱咐吗?」

  「妈~~我没说不能,您先眼泪擦干净,别哭了。这要让老爸看到还以为我们怎么不孝顺了。」

  「那你答应帮弟弟了?」

  「我……」

  叶妈妈刚擦干的眼睛又一次蓄满泪水,要掉不掉:「随风……」

  「妈……」

  「当年小云的婚事你就没怎么帮忙,这会儿随影的婚事你也要袖手旁观……妈就生了这两个孩子,虽然我当你们也跟亲生的一样,可你们也不能这么对妈妈,妈妈已经一年只能看见小云一次了,要以后连随影都见不上……妈妈还怎么活啊……」

  泪如泉涌……

  叶随风:为什么他就是拿这个小妈一点办法都没有呢?

  当叶随风耷拉着脑袋如斗败了的野兽一般走出去,叶妈妈还肿着核桃眼浪费纸巾。

  叶小弟探头看看妈妈,见屋里没人了就甜腻腻的过来安慰母亲大人。

  「妈咪~~」

  「安迪啊,乖宝贝,亲一下。」

  叶小弟献出大大的香吻一个,问:「妈咪,又是谁惹你哭了?」

  「没有,妈咪想你姐姐了。」

在高中他在操场要了我,征服学妹和学姐姐

本文地址:https://www.lywycaiyin.com/sannong/82297.html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