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开会有人在下面添吸我,你慢点轻点弄疼我了bl

  「好!老吴又丢了!他刚才在和我说话!完了,完了,我们被黄贤缠住了,没人能跑了!」

  什么?这么短的时间,就有人凭空消失了?那家伙还在离开这个家吗?蒙古商队的兄弟们还不被攻击?像你这样的人受不了,所以我叫蓝蝴蝶把绳子拿出来给了云强。让云强用绳子把他身后的人固定住,每个人都把它绑成一根绳子,这样即使那只蝴蝶受到攻击,其他人也不会无法回应。

  绳子被绑好了,叶一家人平静了一些。在的带领下,他们忍着性子跑了一点,看着迈出第一步,被接走,留下了叶的六名家属。

  第一个.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一个接一个,前四个人已经从山路死角的弧度中暴露出来。

我开会有人在下面添吸我,你慢点轻点弄疼我了bl

  「啊?你后面的两个,快点,慢点?」云强喊。

  「啊!"这时,一声凄惨的嚎叫传来,然后绑在腰间的绳子突然收紧。看绳子另一端的力量,并没有退化到山口,而是拖到了他们头顶。

  「我们努力吧,不要松手,拉他上来!」像你这样的一个没想到那么多,赶紧命令大家一起抓住绳子把被袭击的人拖回来,但是力气很大,就像绞盘一样。他们没有把那个人拖回来,而是被绳子另一端的蛮力拖下了山谷。

  「救我.救我……」袭击者的呼救声来自山谷上方。

  「掌柜的再这样下去我们都得被拖累!赶紧下定决心!我们憋不住了!」云强匆忙喊道。

  吴双没在意问叶山,当即决定:「快割断他的绳子!」

  叶家族队伍背后的第五人终于切断了他和被袭击同伴之间的联系,这也是他同伴生命的曙光。绳子断了以后,他就再也回不到大家身边了。毫无疑问,这已经宣告了他的死亡。

  「强子,先收拾他们!」

  这场短暂的时间赛跑终于结束了。不一会儿,他们失去了三条生命,他们甚至不知道是什么袭击了他们。

  侥幸逃脱的五位叶家成员吓得脸都绿了,有的胯下湿漉漉的。他们跑到另一边后,气喘吁吁地躺在灌木丛里,呆呆地看着天空中的白云,刚刚醒来,仿佛这只是一场噩梦。

  「帮他们休息!」点了一个和你一样的。「你也去休息一下。」

我开会有人在下面添吸我,你慢点轻点弄疼我了bl

  「小爷爷,你不是想着杀回去吧?」蓝蝶知道独一无二的性格。按他的脾气,在这里发呆是绝对不可能低头的。他现在最想做的一定是回去看看到底是什么在起作用。

  「也去休息一下。」

  「行了,你还是不承认,但我提醒你,我们总算走过了这条绝望的路,所以还是尽早远离它为好。我想那东西可能埋伏在这条悬岩小道上,他们是有选择性的。我只是仔细想了想。你看,被攻击的都是叶家人吧?你想过没有?叶家和我们其余人有什么区别?」蓝蝶一句话问出了重点。

  " PSST . "一个像你一样皱着眉头点了根烟,惊魂未定地回头看着五片叶子。

  他们和蒙古商队的兄弟有什么区别?另外,除了商队兄弟,所有的重马都没有受到攻击。怎么回事?除了他自己,还有鲁浩天河马忠爵士,都安然无恙。蓝蝶不需要去想。她反应很快,即使有什么东西想攻击她,她也会躲过去。

  「是不是叶家太邋遢了,他们之间的距离太远,而且很容易独处?」

  凯迪小声对他说:「不,这不是关键,关键问题是他们轻!」

  「光?」哎哟!像你这样的人突然意识到蝴蝶是如此聪明,她想让我们在一句话中遇到几个错误的人。是啊,虽然都是成年男人,但是蒙古男人大概都有两百斤。你看马爵士,虽然瘦,但是个子高,身高也占了一些分量。

  也就是说,在背后偷袭他们的东西是一种选择性攻击。它们会选择重量较轻的猎物,也能确定自己是躲在头顶悬崖上的生物。它们依靠某种力量来悬挂和捕捉猎物。往上拖肯定比往下拖费力。所以它们只能选择重量较轻的猎物。

  「我们去看看那三个还有救没有!」像你这样的一个人,是个雷厉风行的人,十匹马拉不回来。

我开会有人在下面添吸我,你慢点轻点弄疼我了bl

  当云强和刘浩天看到一个像你这样的人回去时,他们立刻跑上前去,停下来,一言不发地让一个像你这样的人回去独自冒险。云强说,折叠都是浪费,但拥有它们会拖垮所有人。死了就死了。小爷千万不能回去。

  第二十七章杀死蜘蛛丝

  「强子,我想你是脑袋进水了,难道你忘了吗?当我们回来时,我们必须走这条悬着的路。问题不解决,回来怎么办?」一对一问云强傻里傻气的一句话。他支支吾吾,不知道该说什么才能阻止单挑,向鲁浩天和二爷使了个眼色。

  「强子,不要劝他。如果你能说服他,那就不是我们的小爷爷了。放开他。如果他不去,他就不会死。再说现在还早。我们现在已经成功到达对岸,离山鬼寺不远了。但是小爷爷,你不能一个人去,太危险了,要不我陪你和强子一起,有困难的时候互相照顾。」马爵士说。

  「算了,你不用劝我。我不需要任何人。让彩蝶陪伴我。我们只是分析了一下。它只挑重量轻的猎物,你却不敢表现出来。我觉得好像所有人里只有我们瘦。你应该减肥!」一个像你一样大大咧咧的摆了摆手,一手拿着枪,一手拿着匕首,转身走回悬岩小径。

  「哼!你们这些老家伙还想当第三者。让我们在这里胜利吧!」蓝蝶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跟了上去。能跟一个喜欢你的人在一起,哪怕是黄色的路,在五颜六色的蝴蝶眼里也是幸福的。她觉得自己正在一点一点取代马娅在她独特心中的地位。

  为了防止事故,两人在腰间系了一根绳子。他们说总共有200磅,已经超过了刘浩天的体重。我不知道那东西会不会选择它们作为猎物。当然,如果他们不是,有吃饱的话,那么无疑蓝彩蝶是它们最美味的餐食。

  二人已经从挂岩小径上走过了一次,所以再折回来算是轻车熟路了,知道脚下哪里险哪里安全,眨眼间已经从同伴视线范围内消失,一点点向着刚才最后一名叶家人消失的位置挪了过去。

  这二人在挂岩小径上保持平衡的方式也不同,蓝彩蝶全靠着自己矫健的身姿行动自如,而无双玩的是壁虎倒爬墙,用后背贴住了岩壁双腿和双臂就好像吸盘一样死死扣住着力点,行动速度虽然不如彩蝶,可也是足以让人对这门诡异绝学叹为观止了。

  脚下就是刚才叶家最后一个同伴消失的位置,岩壁和脚下的火山岩上什么痕迹都没留下,连那人的血迹也没有,他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似的。按照刚才那股力的方向判断,他应该是被什么东西从头顶袭击的。无双抬头看去,挂岩小径上方也都是绝崖峭壁,上边爬满各种绿色滕类植物,叶家丢失的三个人也不见踪影。

  「小心点,应该就是这里了。」无双嘱咐蓝彩蝶,他再回头去看,现在他们已经距离小径尽头有两百多米了,云强他们已经消失在了视野死角处,如果现在遇袭,他们也只能相互照应根本没有援军。

  蓝彩蝶张嘴想说什么,可脚下深渊吹出来的狂风太大了,耳朵里尽是嗡嗡声根本什么都听不到。

  二人站在此处贴着山岩静静地等待着,即希望那家伙再出现,又希望那东西并不是什么大型猛兽。不过说到家,却也想不出来世界上有这么一种生活在悬崖上伏击猎物的猛兽的存在。

  这时,无双就见蓝彩蝶瞅他的眼神不对劲儿,蓝彩蝶目露惊恐之色,眼睛直勾勾地紧盯无双的后背,不停地在给无双打手势使劲儿冲他喊话,可风太大了无双根本听不见。

  难道那东西出现在了自己背后正要袭击自己?但他身上并没有感到任何异样,也没有大难临头时的冰冷预感。他猛地一回头……身后什么都没有,只有呼呼的冷风不停地从山隘下往上吹着。

  他诧异地看着彩蝶,彩蝶的眼神依旧如此,嘴里还在不停地冲他叫喊着,可能是让他小心背后,但背后什么都没有啊?蓝彩蝶到底看到了什么?

  彩蝶现在就在无双身前大概两米左右的距离,她就这么不停地冲无双叫喊让他小心,却不敢冲上来帮无双解围,因为这条小径实在是太窄了,虽然蓝彩蝶瘦弱,可不到一米的小径上却也只能勉强站无双一人,再容不下第二个人的位置。

  「脖子……你后脖子上……」蓝彩蝶几乎要急疯了,情急之下这一嗓子甚至都要喊破了喉咙无双才听清她的话。

  脖子上?无双伸手赶紧摸自己的后脖颈子,后脖子上冰冰凉凉的,并且好像还残留着一股黏糊糊的东西,那东西很柔很软很粘,就像……就像棉花糖。

  这是什么?说好的猛兽呢?说好的怪物呢?这是丝网啊……

  哎呀!不好!无双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突然抬起右手朝着头顶扣动了扳机,可就在他的手指触碰到扳机的那一刻,黏在他脖子上的那几根细丝也猛地向上拖拽了起来,无双顿时只觉得那道细细的粘丝如同钢丝绳一样死死地勒住了自己的喉咙,令他窒息。

  脖子是人全身除了其他两个要害位置外最脆弱的区域,它里边承载着大脑向身体四肢下达命令的筋络和神经,一旦被锁住,整个人都陷入了麻痹状态,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

  上边一股蛮力传来,那个细丝向上一使劲儿,径直把无双就吊了起来。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无双淬不及防,他右手的枪也掉进了万丈深渊中,整个身子被那根细丝直接向上开始拖拽起来。

  但好在他和蓝彩蝶有先见之明提前在彼此腰间都捆了安全锁,那东西把无双往上拽蓝彩蝶也逃不掉,这么一来,两个人加在一起就是200来斤的分量,而那东西的负载能力貌似只有不到150斤,蓝彩蝶被这股力也开始往前拖拽,最后这股力达到了平衡状态,拽也拽不动他俩,无双想挣脱也挣脱不了。

  而且最要命的是无双现在根本没有着力点无法用力,只有蓝彩蝶拽着无双使劲儿往后拖。

  「小爷!快砍断你脖子上的丝!」蓝彩蝶大喊,可无双听不到了,一来悬崖下的风太大,而来他现在被那细丝勒的大脑已经处于混沌状态,没有办法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第28章 万丈深渊

  也幸好无双没有听蓝彩蝶的话,要不然现在砍断了那根细丝,自己就会从半空中跌落,他身下便是深不见底的万丈深渊。

  黏糊糊的细丝一根根地落在无双脖颈子上,显然那东西不想就此放弃一顿美餐,几秒钟无双脖子上已经多了一条「白色围脖」,无双就要被那东西吐出的丝勒的窒息了,他现在脸都憋紫了,想挣扎,可又怕一旦这些丝断了自己会落入万丈深渊粉身碎骨。现在是卡在了中间上不去也下不来。

  蓝彩蝶急坏了,无奈之下,她只能使出看家本领来,手腕一抖,一条无根绳从袖口中飞了出来拴在了岩壁上凸起的一个石块上,然后她凭着这个支力点轻巧的身体悠荡上去,用羽扇锋利的前刃割断了那些缠绕在无双脖子上的粘丝,抱着无双的腰一点点向下落。

  可他俩也赶上点背了,祸不单行,没想到她用绳子拴住的那块石头太小,无法承担无双健壮的身体,绳子头竟然开始松动了下来,顿时二人身体失去了平衡,跌入了万丈深渊。

  下落过程中蓝彩蝶还不忘紧紧地抱住无双,利用自己矫健的身姿从无双身上挪到了下边。她想的好,一会儿一旦坠落谷底自己垫在下边也能尽量保全少主,就算保不住性命好歹也能留具全尸。

  「你傻呀?」二人从没有距离的如此至今,蓝彩蝶死死地抱着少主,二人脸贴着脸,下落过程中一股股劲风刮的脸蛋犹如刀割。

  「我不会让你在路上孤独的!」蓝彩蝶面对死亡时竟然嘴角还挂着迷人的微笑,她要把自己生命中最美好的容颜刻进少主记忆中。

  挂岩小径距离下边的山谷足有三四百米的高度,二人只听得风声在耳边刮过,死亡很近,也很远,他们都在等待着,也许不会很疼,也许只是一瞬间的事,再睁开眼二人就将在黄泉路上相见。

  「如果我们不死……我……我娶你!」这是无双堕崖后说的最后一句话,说完这句话,二人都闭上了眼睛等待死亡的降临。

  要不说啥是魁星转世?啥是天命?无双命不该绝,只是此劫也是命中带的,他躲是躲不掉。

  前几章怎么说了,挂岩小径下边就是被称作死人倒的一片山谷,山谷中到处长满了参天的老树,林子中一丝光线都渗透不下来,因为这里少有人来,自然资源保护的相当完好,生命力越顽强的植物生长的就越茂盛,而植物有一个特性就是都需要阳光,所有植被中生命力最强的是藤本植物,因为它们是可以爬动的,它们可以顺着这些参天老树爬到最上边的树冠上吸食阳光。

  千百年来,这些老藤早已把树冠上缠的密密麻麻,每一棵老树的树冠上都好似是一个毛线团,树藤是一环接一环,足足覆盖了有好几茬,一波死了后就烂在树冠上,紧接着第二波又爬上去。

  二人虽然从万丈深渊上跌落下来,可下边这一层层上千年生长树藤松软无比,就好像是天然的弹床一样可以稳稳地接住他们。

  无双别看一直在下堕,可脑袋现在却是清醒的,强烈的求生欲望让他再度睁开了眼睛开始寻找机会。

  他一看,下边竟是厚厚地一层草藤,赶紧推开抱住自己的蓝彩蝶,而也就在那一刻,二人的身体重重地砸在了一层层的草藤上。纵使这些滕类植物再松软,可也架不住这二人是从如此高的距离掉落下来的,顿时二人就觉得五脏六腑都剧烈的翻滚开来,胸腔里就像炸了锅一样。

  树冠上传来两声闷响,随后又再度恢复了平静。

  太安静了,仿佛整个世界都沉睡了过去。两个大难逢生的苦命鸳鸯昏死了过去。这一觉睡的是昏天地暗,时间都静止了。

我开会有人在下面添吸我,你慢点轻点弄疼我了bl

本文地址:https://www.lywycaiyin.com/wenhua/87193.html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