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叫我和她睡觉,老公把我塞得满满

伟业问答 文化 2021-02-19 10:05:02 姐姐叫我和她睡觉 老公把我塞得满满

  在店头,一张三分多钟就能完成的图花了我大概七分钟。从早上纹到中午,吃完饭继续纹到中间。黄昏时分,最后几根针被针刺好,捡起来,展开。它栩栩如生,就像一幅水墨画,一只野兽在上面栩栩如生地咆哮。

  「来,画面结束了,我们发了,去了,去了医院,做了十万块的工作。」我对展开图很满意。一想到那10万,我的心也是凉透了。

  我把皮收好,给赵打了电话,来到停在门口的电动车旁。看到的时候已经没电了。

姐姐叫我和她睡觉,老公把我塞得满满

  其实我的电瓶车已经开了好几年了,电池老化的很快,快没电了。基本上是一天充一次电,会让人失去理智,忘记给店门口的电瓶车充电。

  「我们叫辆车吧。」赵布布种子道:「我也不是说你。我们在这一行必须有风格。你整天骑着小电驴,上上下下,连脸都丢光了。当个屁,帮别人避祸?有钱了就要买车。」

  我没理他,现在穷到要借钱买车。

  关上门,我们两个刚想叫外面的车,一辆三轮摩托车停在店门口。

  「这生意被抢了,够快的!」赵对竖起了大拇指。

  「生意?原来老爷要出门了?」

  司机师傅是个大男人,脸上有红色胎记,半遮半掩,看起来很丑。他声音洪亮地说:「兄弟,你能不能给这里的人纹身,帮助运输和辟邪?」看到电线杆上的小广告,就什么纹身,对,纹身。"

  我想了想。爱情是为了纹身而来的?

  我指着关门的店铺说:「看,兄弟,我这里确实有这个生意,但是我现在得出去,或者你明天再来。还是我付钱让你带我去医院谈你的事?」

  「可以!」大汉很开心,笑着说:「上车吧,是兴宁区的私立医院吧?」这座富有的医院有一栋四层小楼,我理解为十二块。"

  第69章车里的婴儿精神

  我听这种长得像老虎的大汉,还有点意思。他很健谈,说话直截了当,没有一点心眼。

姐姐叫我和她睡觉,老公把我塞得满满

  赵和上了三轮车。

  一边开车,一边听他的话,他在前面说,我们两个坐在后面听。

  这个叫李的弟弟,顾名思义,就是一个又高又壮又单纯的农村宝宝。他在市里工作了十几年,今年三十多岁,只攒了点钱买了这辆三轮摩托车跑业务。

  他向我们抱怨说现在生意越来越难做了。汽车很受欢迎。没车的也有摩托车和电瓶车。他们一天没什么事,都在聊日常生活中的小事。

  我听了一会,忍不住打断他:「你来我们纹身店的时候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奇怪的事情?跑夜车容易撞到一些不干净的东西。」

  李摸了摸脑袋,笑着说:「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遇到了一些小麻烦。我总觉得.我的车里坐着一个人。」

  车里坐着一个人吗?

  我心里一惊,本能的扭屁股。我如坐针毡,在车里四处张望。我真的觉得有点奇怪和寒冷,就像有什么东西在车里看着我们。

  「什么时候的事?」我犹豫了一下,收紧了衣领。

  "大约几周前,我偶尔从后视镜里看到一个小婴儿."李对说,「一开始我没注意,后来我渐渐发现,晚上凌晨两三点,我在跑夜车的时候,看见后面有个小宝宝在我的车上玩,摆弄着车上的铃铛,在车上爬来爬去.但是当我回头看的时候,我没有看到它.你知道,在这个重要的夜晚,它特别渗透到人们之中。」

姐姐叫我和她睡觉,老公把我塞得满满

  鬼婴?

  心里想了想。

  他一大早就跑夜车,又硬又容易碰到不干净的东西,可怎么生孩子呢?

  我想了想,说:「以你的情况,很明显这辆三轮摩托车上有恶鬼。你以前开车杀人?」

  李连连摇头,吓了一跳,拍了拍胸口说:「绝对不行。我平时遵纪守法,开车很小心,更别说杀人,连抓痒都不会。」

  这是怎么回事?

  我认为他在这件事上有些麻烦。车里真的有鬼吗?

  「尤其是最近。」李震惊地说:「我开车的时候,总觉得有人躺在我后面,或者坐在我怀里,凉凉的,在我身上爬来爬去,脖子和胸口上有一排小牙印,像是在吃牛奶。」

  我心里一惊,从后面看着他右边的脖子,真的有一排小兽的獠牙。

  这是拿你当他妈吗?

  我心想,我不知道小婴儿的魂魄是从哪里来的,但是这样一个奇怪的东西真的弥漫在人们的心里。

  赵听了,忽地问道:「你开车时被鬼蒙了眼睛吗?就是那种突然黑下来什么都看不见的东西。」

  李听后目瞪口呆,连连摇头,说:不,如果他开车的时候眼睛是黑的,他早就撞车了。

  赵点了点头,说道:「既然没有鬼遮住眼睛,我就明白了,估计是一个吵闹的婴儿鬼。如果它没有遮住你的眼睛,说明它不是凶灵。它不想害你,就在你车里玩,但你知道它一直在车里。这不是一件好事。」

  大家都懂。

  鬼和人呆的太多,殷琦太强,会让活人倦怠,黑化唐寅,让坏人当杨。

  但是事情真的不大。我觉得这个李真是个好人,就说:「那我就给你纹个邪灵,把脏东西赶走,我就不能来找你了。」

  「这很好,这是最好的。我特别相信这个东西,尤其是我身上的牙印。」李连连点头,忽然想起了什么,道:「小弟.鬼婴走了,它没有地方住了。难道不是孤魂野鬼吗?」

  「是的,它是一个孤独的幽灵。就算不在你车里,也会慢慢继续消散。」赵布布种子附和道。

  这时,不甘心,激动地说:「那不行!能不能让它有个好归宿?给我一个可以跨越的东西,你看,没伤到我,就连我最近运气都很好,还找到了钱。」

  这让我瞬间哭笑不得。

  我是纹身师。要跨过这个东西,我得在庙里找一个真正有本事的和尚。

  我无言以对,劝道:「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那脏东西留在车上不是个事儿,它影响到你的身体健康,你看,你都被鬼婴咬了,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第一啊,我给你纹个辟邪的,给它赶走,第二,我直接给你纹个驱鬼的,直接给它镇死,小婴儿的阴灵,很弱。」

  「不!我两样都不选!」李大牛忽然十分激动的大吼一声,把我瞬间吓了一跳。

  我沉默,问:「那鬼婴是你的儿子?」

  我这话一落下,旁边的两人瞬间同时开口。

  赵半仙说:「不是他儿子。」

  李大牛说:「是我的儿子。」

  我傻眼的看了赵半仙一眼,惊奇的问:「是不是人家儿子你都知道?人家自己都承认是他儿子了。」

  赵半仙听到了李大牛的回答,看着他说:「那鬼婴怎么可能是你儿子呢.....你分明还是个处男啊!」

  噗!

  我差点一口水喷出来。

  人家都三十多岁了,赵半仙你还这样诋毁人家,结果赵半仙对我说,他真是能看出来,我心里就不淡定了,感情看人的面相还有这种作用?

  「别怀疑,是能看出来的。」赵半仙看了我一眼,扭头问李大牛,说:「你别骗我们,你都没沾过女人,怎么会有孩子?」

  李大牛脸都憋红了,说:就是我儿子!

  我觉得这事情有蹊跷,问李大牛,他却开始藏着噎着都不说话了,这憋着憋着,就到了医院门口。

  我听着,也着实没有办法。

  「那我们下车了,大牛哥......你这个事情,不摊开来讲,就比较难解决。」我给了车钱,拍了拍李大牛的肩膀,和赵半仙走到医院门口。

  进了医院,迎着明亮的白色灯光,赵半仙就对我说:「奇了怪了,好奇怪的李大牛啊,明明是个老处男,穷屌丝,都没摸过女人怎么就有儿子呢,还是趴在车上玩耍的鬼婴?」

  他想不明白,我也想不明白,就顺着记忆再次来到了那间病房。

  咚咚咚!

  「谁?」病房里传来沫小兮的声音。

  「是我。」

  门对面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等了好一会儿,门才渐渐的打开,沫小兮和陈玉两人衣衫不整的站在病房里,面色潮红,一脸风韵犹存的妩媚样子。

  「你们这是....」我瞬间有些懵。

姐姐叫我和她睡觉,老公把我塞得满满

本文地址:https://www.lywycaiyin.com/wenhua/87499.html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