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男一女前后夹击,宝贝乖把腿张开点放松

  小女孩和她年龄差不多,六七岁左右,双髻,精致的鹅蛋脸。她笑得很甜。

  是魏家的长女魏。

  荣飞是一个自我保护者,现在贾伟是荣飞的兄弟,也是第十一王子和九公主的微生叔叔。荣飞去得早,京怀皇帝觉得亏欠了荣飞。因此,他对贾伟表现出特殊的尊重。就连不配的微生兄弟荣飞也频频犯错,景惠帝总是轻罚。现在虽然魏家子薄,但这种帝王风度是望城所有名门望族望尘莫及的,就连皇后的娘家也从未有过这样的风光。

  魏看了看十一王子,向他跑去。他甜甜地叫出表妹,然后看着九公主:「表哥你好。」又乖乖巧巧地走向卢琉。

  魏生得可爱,十一王子一直疼这个表妹。现在他亲密地捏了捏她的脸,然后拿了一块蛋糕给她。魏凌豹撅着嘴说:「我要那个。」韦宝玲指着江淼面前精致可口的精致蛋糕。

两男一女前后夹击,宝贝乖把腿张开点放松

  十一王子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出了宫,眼力也不错。他们知道陆璐对这个小女孩来说并不普通,他们暂时不敢伸出手。他们只是艰难地看着江淼:「妙妙……」

  江淼一直很大方,不过是一盘蛋糕罢了。他伸手推过去。

  十一王子笑着拿了一块,递给韦宝玲。

  魏撇了撇嘴道:「表哥真好。」好像想起了什么,魏凌豹忙说:「对了,我刚认识一个朋友。」魏看了看身后的。「嗯,这是玲珑和玲珑的哥哥。」

  江淼的目光一直落在韦宝玲身上,却没有看到她身后跟着刘杭州和刘玲珑。

  今刘杭州,身穿青锦袍,少年郎胜风度翩翩。他见了琉鲁,忙叫了一声「三叔」,态度十分恭敬。

  卢琉做出冷淡、淡然的态度「嗯」。但是只比刘杭州大三岁。他对他叔叔很有用。

  刘杭州温柔。他一进门就看到了江淼。他哭着眼睛,温柔地笑着看着江淼。他跟他打了招呼,然后去找了十一王子和九公主。

  刘杭州很优雅。如果没有前世,在江淼眼里,他一直都是一个温柔的君子。遗憾的是,刘杭虽然没有被殷偕迷惑,但心里终究还是有疙瘩。还有就是仇恨。

  至于刘玲珑,没有刘杭州那么好的教养。她娇生惯养,总是目光远大。她得到了王旋的祖父王旋的支持。就连卢琉斯这个叔叔,也没有注意过她。刘玲珑虽然年轻,但在他眼里实力不错,喜欢和有权势的女儿交朋友,比如之前的罗安郡主。今天刘玲龙见到了魏,知道了她的身份。自然,她想和她交朋友,而魏看着单纯。刘玲珑更热情,两个同龄的年轻女孩很快就认识了。

  刘玲珑知道,眼前这两位就是今天的十一王子九公主。他忙着礼貌地向他敬礼,甜甜地笑着,以便在他们面前留下好印象。

  因为江淼上辈子和刘杭州走得太近,也习惯了刘玲珑的脸。现在王玄不喜欢琉球,她对这个大叔也没有多少尊敬。豪宅还好。毕竟琉球有一个疼到土地的老公主。她不敢得罪,但走到外面连招呼都不打,这似乎是很平常的事。

  但卢琉斯日后得势,刘玲珑勤快得几乎成了卢琉斯之父。

  ?

  第二十章暖男

两男一女前后夹击,宝贝乖把腿张开点放松

  ?* *

  刘玲珑天生乖宝宝。如果是第一次见面,不了解她的天性的人自然会觉得眼前这个杏眼粉唇的小女孩可爱迷人。

  但是从宫里出来的都是神童。

  九公主天生聪慧,母亲早逝。虽然身边都是庄妃,但她是姐姐,从小就担负起保护弟弟的责任,比同龄小女孩更能分辨善恶。九公主淡淡地说:「长老们都来了,不知道怎么行礼。没有规则。」

  刘玲珑小脸笑得一僵,登时觉得委屈,眼睛里有雾,简直是一副要塌下来的疙瘩。她咬着嘴唇,侧身看着身旁的刘杭州。刘杭州向十一王子和九公主敬礼,然后举手拉着妹妹。玲珑的脾气很傲慢,但在这一幕中,她仍然有自知之明,所以她不情愿地走到刘路面前,跪拜道:「玲珑看见了他的叔叔。」

  卢琉斯薄唇微抿成一行,像刚才杭州对刘的态度一样,只「嗯」了一声。

  刘玲珑心里瞧不起这个大叔。他之前听母亲蒙台梭利说过,如果没有琉鲁,她爹现在就是宣的太子,以后就是宣的小郡主。哪里会这样?因为嫔妃的身份,很多人表面上不说她,暗地里却嘲笑她。

  刘玲珑越想越委屈,抬手擦了擦眼睛,然后静静地站着,撅着嘴,不说话。

  江淼喝着水「咕咚咕咚」,明亮的大眼睛不时抬头看着九公主。现在听九公主这么护短,江淼更是从心底佩服她。卢琉将来也有这样的权力,但九公主自始至终都相信这个表哥,一如既往地尊敬他。也难怪,像琉鲁这种脾气,跟这两个亲兄妹走得太近,真的值得交朋友。

  魏生来简单可爱,但他也很聪明。她知道十一王子和九公主对玄世子的态度非同一般,所以每次见到玄世子,饶是心里不情愿,脸上却是恭敬。这个刘玲珑嘴甜,会说话。她自然喜欢。但是,如果她和刘玲珑在一起,就得罪了玄世子,这样不好。韦宝玲抬起眼,悄悄看了一眼对面的琉鲁。看他淡然的表情,好像他并不在乎刘玲珑的行为。

  韦宝玲这才松了口气。我心想:如果宣世子不在意就最好了。这个刘玲珑看起来那么傻,和她站在一起,就是为了突出她的聪明。

  魏小小年纪心里就有那么多弯弯的肠子,说起来很正常。这些正在看城市的女士们,有哪些从小没有被父母教导过,甚至结交的朋友都在为未来铺路。魏家就在那里,她天生一张简单可爱的脸,越来越有优势。

  魏凌豹看着陆璐,甜甜地叫了一声「师子哥」。然后说:「玲珑妹妹今天一定是糊涂了。我以后再谈她。师子哥,别生气。」

  江淼又「咕咚咕咚」喝了几口口水。

  许是看在十一皇子的面儿上,陆琉倒是给了卫宝铃几分面子,道:「不碍事。」

  卫宝铃眼眸弯弯,歪着脑袋看着十一皇子。十一皇子含笑,抬手揉了揉卫宝铃的小脑袋,显然对这位可爱乖巧的小表妹,喜欢的不得了。

  今日陆琉会来见十一皇子和九公主,自然有要紧的事情。除了三人,其余的卫宝铃、陆行舟兄妹,都识相的去了隔壁的雅间。江妙自然也是识相的,晃着小短腿坐在椅子上,一瞧要说正经事儿,便从椅子上跳了下来,跟着卫宝铃几人去了隔壁。

  陆玲珑还委屈着呢,一进去,就抹着眼泪哭鼻子。

  陆行舟温声细语安慰着妹妹,卫宝铃也上前安慰了几句。

  陆行舟看着一旁的江妙,瞧她乖乖巧巧的坐着,忙走了过去,问道:「妙妙,你怎么会和宣世子在一起?」陆行舟知晓江妙在镇国公府的地位,按理说不可能任由她一个人跟着陌生人出门。

两男一女前后夹击,宝贝乖把腿张开点放松

  难不成要她回答自个儿是被陆琉夹在胳肢窝下,顺手带来的吗?

  不过,是真关心还是假关心,江妙自然能分辨的出来。可目下陆行舟真的关心她,她也不愿同他说上半个字。刚重生的时候,她甚是想过要报复陆行舟,可那段日子,爹娘和三个哥哥守在她的榻边,让她心里的恨意也淡去了几分。可是说到底,她不可能毫无芥蒂的同陆行舟相处。如今她没算计他,已经算是仁慈了。而日后,说不准她还会对他落井下石呢。反正,他和谢茵,该报复的,还是少不了的。

  卫宝铃见陆玲珑哭哭啼啼的模样,觉得她忒不上道,又听陆行舟和江妙在说话,也好奇的走了过去,笑脸盈盈道:「你就是妙妙啊,我经常听今月提起过你,早些日子就想认识你了,只是今月说,你不常出门。」

  江妙虽然有些不大喜欢卫宝铃,可此刻,她倒是有些感激卫宝铃同她说话――正好让她有借口不搭理陆行舟。

  江妙朝着卫宝铃笑了笑。小姑娘一张俏脸肉嘟嘟的,笑起来脸颊有俩梨涡,好看的不得了,江妙声音甜润道:「我身子不大好,所以不大出门。」

  卫宝铃模样生得好,身边无人不夸赞,她自己也是得意,可今儿瞧着这位同她差不多大,生得比她矮小的小姑娘,又见她长得这般好看、笑起来这般甜,心里顿时有些不是滋味儿了。卫宝铃不喜欢同比自己长得好看的小姑娘玩儿,若是那小姑娘身份低些,她还会忍不住嘲笑捉弄一番。可面前这位,是宣世子带来的。她晓得十一皇子和九公主有多尊敬这位宣世子,目下也只能心里不痛快,不敢随随便便捉弄她。

  卫宝铃坐到了江妙的身边,同她热情的说起话来。

  正在抹眼泪的陆玲珑,瞧着哥哥和卫宝铃都围到江妙的身边去了,忙吸了吸鼻子,心里暗暗咒骂一句:病秧子。

  约莫过了两刻钟,隔壁说完了事儿,十一皇子和九公主便过来了。陆琉自然也来了。今日十一皇子和九公主出来,最重要的是见陆琉,其次是瞧瞧卫宝铃这位小表妹,目下事情谈完了,陆琉又是个性情寡淡的,不爱和他们一道玩儿,二人自然得带着小表妹出去玩了。

  陆琉朝着姐弟俩难得叮嘱了一句:「早些回宫。」

  十一皇子憨然一笑,道:「知道了,有皇姐看着我,堂兄你就不用担心了。」他瞧了一眼和卫宝铃坐在一起的江妙,眨眨眼道,「堂兄就带着小妹妹出去玩儿吧。」

  卫宝铃兴奋的欢呼了一声儿,然后抱着十一皇子的胳膊,随他一道出去了。

  陆玲珑已经哭够了,欲跟上去,她见自家哥哥纹丝不动站在原地,忙抬手推了推陆行舟,嘟囔着:「哥哥,咱们走吧。」虽然今日被九公主挤兑了,可她还得和卫宝铃做好朋友呢,这么好的机会,她可不能错过。

  陆行舟蹙眉犹豫了一番,却还是拗不过妹妹,跟了出去。

  人都走了,江妙忙冲着陆琉眨了眨眼:「陆哥哥,咱们也走吧。」她三哥一定急坏了。可这话,她可不敢同陆琉明说。

  陆琉静静看了一会儿面前的小女娃,抬手揉了揉她的小脑袋,道:「走吧。」

  江妙面上欢喜,忙跟上了陆琉的步子。

  哪知陆琉并未直接带她回镇国公府,路上又兜了几圈,买了些东西。江妙有些意见,可到底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陆琉这性子,不近人情的,若是嫌她烦,半道上把她扔下了,那可就得不偿失了。反正总会把她送回家的,忍忍也就过去了。

  哪知这一忍,便忍了整整一个时辰,忍到江妙都睡着了。

  马车很平稳,陆琉坐姿端正,就如他的人一般,分明是个清俊少年,却有些古板,一丝不苟的。他侧眸,瞧着睡在一旁的小姑娘,小小的身子蜷缩着,肉呼呼的一小团,分外可爱。陆琉看着,表情忽然柔和了一些。他见小姑娘蹙起了眉,仿佛是做梦了,这才抬了抬手,捏捏她软绵绵的小肉脸。

  小姑娘迷迷糊糊睁开了眼,湿漉漉的眼睛,明亮得如同刚洗过的黑葡萄似的。她眨了眨眼,卷翘的眼睫仿佛振翅欲飞的蝶翼,小脸更是红扑扑的,苹果一般。

  就连陆琉,也不得不承认,这小姑娘的确生得好看。

  他见她朦朦胧胧,眼睛里有些恐惧,便伸手把人轻轻松松的捞了起来,抱在怀里,轻轻拍了几下她的小背脊。

  陆琉揉了揉她有些乱乱的发髻,音色低沉道:「快到了。」

  江妙长吁了一口气,抬手擦了擦额头的汗,又深深吸了一口气。方才她又梦到前世自己躺在枯井之中的场景了。好在这会儿身边有人,少年的身上是极好闻的清冽气息,让她觉得安静。不过一会儿,江妙的心情便平复了下来。

  可陆琉,却不知从哪里拿出来的棕榈叶,抱着她,编了起来。

  江妙坐在陆琉的腿上,瞧着陆琉白皙修长的手,编着翠绿的棕榈叶,一时也被勾起了兴致,小屁股挪了挪,在他的腿上找了一个舒服的坐姿。

  江妙也是瞧见过这玩意儿的。她那三个哥哥,瞧她喜欢,特意为她去学了,大哥编出来的小玩意儿中规中矩,三哥心浮气躁,每回都编不成,唯有她的二哥,能静得下心,每回编出来的小动物精致可爱,栩栩如生。

  这会儿江妙捧着小脸看得认真。

  瞧着陆琉手里编了大半的蚂蚱,竟比她二哥编的还要好,一时眼眸都亮了亮。

两男一女前后夹击,宝贝乖把腿张开点放松

本文地址:https://www.lywycaiyin.com/wenhua/88084.html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