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浪货,爸爸日死你,父亲在浴池里要女儿

伟业问答 游戏 2021-02-19 15:05:14 小浪货 爸爸日死你 父亲在浴池里要女儿

  辛思月深情地看着她,只说了一句:「你说什么我都不相信。」

  「你不信也没关系!这个世界真假难辨,谁管谁傻!如果你愿意亲手杀死你和沈思南的孩子,牺牲他的鲜血,也许你会得到你想要的。在心悦,只有一个机会。孩子出生的那一刻,不做就看你自己了。」

  辛思月盯着她,最后只说了两个字:「疯了。」

小浪货,爸爸日死你,父亲在浴池里要女儿

  「哈哈哈!哈哈哈!」

  辛思月从派出所出来后,神情有点恍惚。

  石石的话你不能相信,反正你也不能相信!

  她走了几步,看见离派出所不远有一个银大奔。沈思南降下半扇窗户,低头看着手机。

  徐已经感应到了她的视线,沈思南收起了她的手机,微微抬了抬眼睛,偏着头看她的方向,然后笑了。

  辛思月惊呆了,马上笑着快步向他走去。「你怎么来了?」

  沈思南下了车,给她开门。「来接你。」

  「今天这么早下班?」

  「工作不比妻子重要。」

  正要弯腰上车的辛思月,停住了脚步,然后微微走上前去,亲了亲他的脸颊,笑着说:「辛苦了,全是。」

  这位美女主动给了她一个吻。沈思南伸出手,摸了摸她亲过的脸颊。她忍不住笑了。「你这么小气,亲一下脸颊?」

  正在扣安全带的辛思悦停下了脚步,抬头微笑着说:「宗申,便宜了就别卖了。」

小浪货,爸爸日死你,父亲在浴池里要女儿

  沈思南笑了笑,绕过了车。

  第六十章

  沈思南从派出所接她,一路开车北上。辛思悦看着陌生的路,问:「我们要去哪里?」

  「我们的家。」

  "."辛思月的眼睛微微一闪,看了他一会儿,没有说话。

  沈思南看到了她的反应,以为她后来亲眼看到了他们的家,一定是更意外的惊喜。想到她略显可爱的反应,沈思南立刻就期待起来。

  当汽车到达目的地时,天已经黑了。下车后,沈思南笑着说:「可惜,今天晚了。明天天亮的时候,我带你去看后面的花园。」

  沈思南把她带到这里,就在繁华的市中心以北。虽然辛思悦以前不常来史圣,但我也听说这个地方两年前开始建设,富人区的豪华别墅价值连城。

  辛思悦看着前方风景宜人、建筑特色鲜明的豪华别墅,有些不解地问:「这是.你的?」那么这块地原来是沈思南承包的?

  沈思南上前一步,拉着她的手走了进去,郑重纠正道:「不是我的,是我们的,夫妻共有财产。」

小浪货,爸爸日死你,父亲在浴池里要女儿

  辛思悦看着他,只觉得他的语言表达丢失了。过了一会儿,他反应过来问道:「那么你很久以前就开始规划我们的新家了?」

  沈思南点点头。"这座别墅的设计出自我手."他说完后又补充了一句,「有什么不喜欢的,只能等我们结婚了再做改变。」

  辛思悦摇摇头。

  他问:「为什么?不喜欢?」

  「不,我很喜欢。」辛思月心想:我哪里都喜欢。

  沈思南满意地点点头,然后拉着她的手,一起熟悉了他们的新家。

  辛思悦被独特的设计惊呆了。不得不说沈思南是一个很有品味很有才华的人。书房的室内设计、装饰、壁画、水晶灯甚至书架设计都深得她的心。

  辛思悦一路夸过去,发现自己已经兴奋起来。即使在卧室里,他也布置得非常亲密,但大床上的灰色枕套和床单,却让辛思月略显鄙夷。「这个颜色不好。」

  沈思南一路跟着她。看到她终于感觉到了什么不好,她笑着问:「你喜欢什么颜色?」

  「看起来喜庆吗?」她试探性地问。

  「嗯,我们结婚的时候,用红色床单。」

  话音刚落,辛思月就注意到自己已经上前一步,从后面搂住自己,低声诱惑道:「我买了这张床就没试过睡这种床……」

  房间里的家具大部分是沈思南昨天买的,但这张床是他自己精心挑选的。

  辛思悦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故意答道:「宗申,你应该相信自己的眼光。」

  沈思南伸手抚摸着她嫩嫩的脖颈肌肤,轻吻着她的耳垂。「尽量心安理得。」

  辛思月伸手抓住他作乱的手指,沈思南转过头。她低低的眼睛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后,抓着她的脸,低下头吻了她。

  辛思越吻越热烈,原本放在胳膊上的手不由自主地搂住了他的脖子。沈思南注意到她踮起脚尖回应自己,伸手抓住她的腰,轻松地把人抱起来,走了几步,然后把她按到床上。

  沈思南脱下外套,吻她。辛思月伸手掐住他的脖子,微微抬起身体配合。

  沈思南吻了一路下来,不是吻就是吮,还不忘把她的手抱到胸前。她低声跟着诱惑:「帮我解开。」

  辛思月娇喘一声,微微睁开眼,只见他的眼睛灼热地看着自己,两颊通红,微微避开视线,手指颤抖着帮他一个个解开扣子。

  两人坦诚相待的时候,沈思南把她抱起来,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辛思月两颊通红滚烫,双手攀在肩上,闭着眼睛埋在怀里,一切都由他负责。

  呼吸,低语,死亡.

  不知道过了多久,辛思月虚弱的被抬进卫生间洗漱的时候,脸颊粉嫩的,眼里挂着泪水。

  沈思南低下头,亲吻着她的眼角,她的笑容温暖。

  辛思月躺在床上的时候,还是觉得四肢剧痛。她按了按,好像不是她的腰,默默地叹了口气。她庆幸自己刚刚去过洗手间,坚决拒绝了他再次尝试的无耻要求。

  辛思月又一次觉得今晚不用下床了。

  沈思南洗完穿好浴袍出来,看到她奄奄一息躺在床上。刚泡完热水,她的脸还是红红的,很吸引人。然后他走上前去,掀开被单,把长腿放到床上。

  辛思月注意到他的长腿压在小腿上,有意无意地揉着自己的小腿,忍不住带气地抬脚踢开他,「别闹!我没力气。」

  沈斯南将她抱到自己的怀里,低头亲了亲她的额头,笑着评价道:「媳妇,你的体力不行。」

  「走开!」辛肆月伸手推他,「你就不能悠着点?」

  「已经很克制了。」沈斯南直言不讳。

  辛肆月微微睁眸,抬眸看他,眼里很是怀疑,拉着他的手附上自己的腰际,软着声音道:「我腰酸。」

  沈斯南依言动手,按了几下后,问道:「沈太太,可还满意?」

  辛肆月喟叹了一句,微微点头,「还行。」

  如愿以偿的沈斯南在将她吃干抹净之后,还不忘献上补贴地按摩服务,随后还亲自下楼取了外卖,伺候着她吃完,这才懒懒地拥着她一起看无聊的电视剧。

  沈斯南提议今天晚上留下来过夜,辛肆月想了想,确实懒得再折腾回去,于是打了电话给白凝,告诉她今晚自己不回家住了。

  白凝意外:「今晚要加班吗?」

  这话问得辛肆月很是尴尬,她顿了下,这才如实道:「妈,不用加班,我和沈斯南一起。」

  白凝一听,一阵沉默,随后才道:「哦,好。」

  辛肆月刚挂断电话,沈斯南就笑着伸手将她搂进自己怀里,「他们都是过来人,能明白。」

  辛肆月瞪他一眼,「今晚不许折腾我,我明天可还要上班呢。」

  沈斯南也很痛快地回了一个字:「行!」

  辛肆月原本还以为他会耍赖,结果发现他当真只是规矩地抱着自己一起睡后,便也没了警惕,沉沉地入睡了。

  当然,事实证明,沈斯南还是道高一尺,辛肆月在第二天天还灰蒙蒙的时候,就被他接二连三的骚扰吻醒。

  沈斯南和她唇舌相缠,一手还不老实地顺着她的大腿徐徐而上。

小浪货,爸爸日死你,父亲在浴池里要女儿

本文地址:https://www.lywycaiyin.com/youxi/87543.html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