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闺蜜相互亲奶头了,内裤被偷了上面有东西

  陈朗附近有无线设备,直播速度非常流畅。在这里发完短信,基本可以同步看到。

  瞥了放下手机的苏月舟一眼后,夏川对着他的嘴轻笑了一下,然后俯身看着直播镜头。他说,「陈朗在吗?陈朗?好好休息,早点出院。」

  陈朗:「…」

  夏川:「…」

  陈朗显然很困惑。刚才有人怀疑他的耳朵。当他抬头看到夏川杵在一边时,他指着屏幕问她要证据:「你刚才听到了吗?他喊了什么?」

我和闺蜜相互亲奶头了,内裤被偷了上面有东西

  夏川眨了眨眼:「呃.是陈朗吗?」

  陈朗拍了拍他的大腿:「那是,就像我的名字一样.卧槽,这……」

  夏川忍不住想笑。他脸上有些笑容,问他:「你喜欢看这个人的直播吗?」

  陈朗坚定地点了点头:「沃蒂斯,他一出来我就注意到了。」

  嗯,算是硬核粉吧。

  夏川继续说:「很巧,我也喜欢看。如果见到他,有什么想对他说的吗?」

  「你想说什么?」陈朗又问自己,抬起头想了一会儿,简洁而迅速地说:「我希望他永远不会死。」

  夏川点点头,不再打扰他看视频,离开病床继续给人们发送信息。

  -他说他希望你永远不要死。

  她收起电话,也合上了戏心,继续看其他病人。

  晚上8点,医院大床上的几个病人陆续睡去。夏川进去检查了一遍,发现角落里的陈朗还没有拉上床帘。虽然看视频的声音很小,但他还是能隐约听到。夏川害怕和隔壁的病人吵架,所以他去问他的同事,并借了一副耳机给他。

  「该睡觉看比赛了?」

  陈朗摇摇头。「他输掉了最后一场比赛。我想看他赢了再睡,不然睡不着。」

  夏川很惊讶:「他一直玩到现在?」

  「嗯。」

我和闺蜜相互亲奶头了,内裤被偷了上面有东西

  她又问:「屁股一直没离开椅子?」

  "除了我去了厕所,他一直坐在那里."

  「也早点睡。」

  夏川充电后,他转身离开,掏出手机给人们写信。

  -两个多小时不上厕所?

  -所以你一直在盯着。你想我吗?

  -没有,我的病人一直在看,说看到你赢了才睡觉。

  -我很感动。我肯定能很快赢得这场比赛。

  -赢了就不要开始了。

  -不,我会和你一起拍视频。

  ……

  前半个晚上,夏川基本上是走来走去,抽空继续刷微博。私信又多了几条评论,内容基本一致,他很好奇。看完之后,他搜索了一下自己的话题。

  Worldice粉丝支持群发的微博中有一条比较爆款。最重要的是附图。夏川点进去放大了它。直播结束后退出页面时,他很快就被切断了。他打开界面上的Q,第一条未读信息来自「老婆」:你吃饭了吗?

  画面清晰,不模糊。

  很多粉丝都在猜测这个「老婆」是谁。有人说有传言说Worldice的女朋友是同一所大学的,有人说这个老婆是团队成员,有人想到「做饭阿姨」,但更多的人痛哭流涕,表达自己的心碎。

  ……

  夏川还在刷牙,屏幕上方出现了一条信息。他问:还看微博?

  -我会被你折磨得很惨。

  -越差越好。

  -你不痛苦吗?粉丝炸了你的微博。

我和闺蜜相互亲奶头了,内裤被偷了上面有东西

  ——我不是明星,也不靠它吃饭。以后我还是会和你住在一起。

  -你有什么计划?

  ——今年全球总决赛结束后,我宣布退役。每天和你分开太难受了。

  -好好想想?

  -非常清楚。

  他刚进这个圈子的时候,思想是果断的,现在依然是果断的,但内心是最清晰最坚定的,做这一切的最终目的都是为了她,除了在这里不留遗憾的荣耀。

  *

  星期天早上,天快亮了。

  夏川整晚都在工作,他打了很长时间的哈欠,和刚进部门的同事交了班,收拾行李准备离开。

  刚走到急诊大厅门口,看见有人端着早餐来接她下班。

  以前他常来这里,今天没有前提。虽然前几天约好了,但没说谁找谁。

  自从他第一个来,夏川就跟着他。他们一起回到公寓。她刷牙洗脸当早餐。他坐在沙发上玩手机。

  本来,她是用来睡一天的。我不知道他什么意思,就问:「今天没什么?」

  「有事,重要的事。」

  「哦,是什么?」

  「性。」

  "……"

  夏川看着他,起身把她推进卧室。她连续几次试图说些什么,人们都被他在紧闭的门板上的粗鲁行为压了下去。

  她已经习惯了他的模式,脱口而出:「在这里做?」

  「不会让你一瘸一拐的,我会支持你的。」

  她还在考虑,他的手已经撩起了她宽松的短袖衬衫,轻松地拨了下来,只在她身上留下一个粉红色的包裹。

  夏川觉得房间里有点凉,真的不喜欢这个姿势。他推了推他,说:「我把窗帘拉下来。」

  他不会让她走。「拉的是什么窗帘?它太高了,没人能看见。」

  大爷,他不惭愧,她也惭愧。

  夏川在他的坐月子里,看着半开的窗帘,不能出去,而在他翻了个身的一瞬间,她正面贴着门板,她的脸颊侧过,背后的力量把她沉重地压了下去。

  好吧,那她就没有房间了。

  经过多次肢体接触,她知道他最喜欢的就是从这个姿势开始,自己一个人感觉很棒,但是双手抓不住边缘,又羞于被动,只好等待第二轮。他可能会考虑她的感受,从前面进入。

  「能不能不从后面走?」她知道自己问的是废话,但还是想讨论一下。

  果然,他咬着她的耳朵,他的声音带了些情绪。他想:「以后……」

我和闺蜜相互亲奶头了,内裤被偷了上面有东西

本文地址:https://www.lywycaiyin.com/youxi/88124.html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