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小洁,坐好我自己动

小说分享 职业 2020-11-21 19:11:28 于小洁 坐好我自己动

  冷清玄的信提醒了我,我醒了,穿上外套去刘的盲人住处。

  ……

  凌晨两点,我站在刘瞎子住的平房外面,发现他房间的灯还亮着。

  昏黄的灯光透过窗户,我轻轻敲了一下门,不一会刘就瞎了眼走了出来。

  方木桌直接放在灯泡下面,上面盖着两张黄纸,砚台上洒着朱砂,看起来像是翻腾的火焰。

于小洁,坐好我自己动

  “老刘,你应该没算到我会提前来,所以你一直在等我?”我相信世间有鬼神,但对命理等玄学还是有些怀疑的。我坚信未来是无法把握和预测的。这个世界上没有命运,只要我愿意去做,总会有改变的机会。

  这些想法也可能受陆兴的影响。虽然他是我的敌人,但是有一点不能否认。八字注定孤独。如果你不想顺从上帝的意志,那就逆天而行,改变你的人生。

  和路星一样,我对自己上方的天空没有一丝敬畏。或许这也是我能得到篡命者令牌,被八字神认可的原因之一。

  “你拿不定主意,谁也数不过来。只是感觉最近要发生大事了。”刘拿出竹竿站在墙角,指了指上面几节。

  我俯下身,看到竹节上有细纹,还有隐隐的开裂迹象。

  “这根竹竿似乎很普通。其实比我大。几十年来都没有发生过。”

  “经历了几十年的旧东西,开裂是正常的。”我没有放在心上,只是觉得有点遗憾。

  “你知道这个第一条裂缝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吗?”刘奇怪地看了我一眼:“你还记得那个雨夜,鲁兴试图摧毁阻挡河流的大坝吗?”

  我微微一愣:“有这么一回事。”

  他叹了口气,继续道:“那天我挂了电话,电线杆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第一条裂缝出现了。”

于小洁,坐好我自己动

  我不知道如何回答刘的话。为了帮我,他差点瞎了。直到现在,我还是很愧疚:“这杆子能预知好坏吗?”

  “我不清楚。杆子是先从祖先传下来的。我刘家一向老实,从来不做出格的事,直到我这一代。”他放下杆子,走到窗前。"你进院子的时候,看见外面的竹子开花了吗?"

  “我没注意……”

  “竹子开花,死人破家。就这些,为什么不告诉我这次我能为你做什么?我会尽力帮助你的。”

  刘的盲音很重,仿佛他已经在生死之间做出了选择。

  看到他这个样子,我突然意识到事情可能比我想象的还要糟糕。

  “老刘,这次我不需要你插手。我只是来问你几个问题。”

  对于刘瞎子,包括三影宗对身边人的攻击,的奇将,冷清玄的警告,我都毫无保留。

  听完之后,刘瞎子皱了皱眉头,过了好一会儿才苦笑着看着我:“你真是一号的洪水猛兽,我还以为你能得罪一个姜家和鲁兴呢,哪怕是天大的灾难。结果你是好的,阴三邪派会害你。你不愿意放下高尚正派的人美好真实的看法。善恶二道,道、鬼、佛三脉,你高大健康。你真不给自己活路!”

  “有这么严重吗?感觉自己什么都没做过,莫名其妙的就成了他们的眼中钉。”我的表情有些无辜。说实话,我只是放松自己,做自己的直播,只想直播,结果被几股势力纠缠。

  “你现在问这些问题不觉得多余吗?如果我是你,我会先去桥三火葬场。”

于小洁,坐好我自己动

  “为什么去那里?解开凶物封印,与它们同归于尽?”

  看着我严肃的表情,刘的原话卡在我嘴里:“我要你趁着活着,给自己挑个好墓地。来吧,言归正传。你要我怎么帮你?”

  “我知道这些势力想和我作对,但我不知道他们会用什么手段。”我慢慢冷静下来,开始理性分析:“双面佛在新上海,鲁星还没恢复,他们不应该对我怎么样。需要堤防的是蒋家、三印宗、苗振。”

  “三阴宗是邪派。分为蛇功、孟婆、鬼婴三脉。他们隐藏在江城,分支势力盘根错节。我不知道他们会用什么手段对付我。只有士兵才能覆盖水面。”

  “苗振道士虽然不要脸,但毕竟高贵体面。他们不屑于使用阴谋。估计他们会采用开放式方案,逼我提交。”想了一会,我又道:“茅山阴师冷清轩送我一本书。他说陈箓想抓我的血亲。他扪心自问,更别提江城有没有我的血亲。这是什么意思?”

  “用这种骂人的伎俩,真是名门望族!”刘的声音里有几分愤怒:“古人云,闻之可死。如果你问整个心,你会暗示这个原则,这是苗振将用来对待叛教者的惩罚。”

  “惩罚?那为什么要和血亲有关?”

  “谋反不分善恶,不顾古都是大罪,对于谋反的人来说,不同的学校有不同的惩罚措施,这种一心问名的优雅,其实很恶毒。苗振石天会把叛教者的父母或子女带到阴穴,强迫他们喝下含有毒虫的药汤。毒素进入喉咙,然后将殷琦分散到血管中。那个人表面上不会有异常,实际上对方活不了一个星期。唯一的解救办法就是找一个血缘相近的人,喝母蝎毒虫药汤,把蝎子吸出来。”

  “在吸出蝎子的过程中,精神状态不能有任何波动,否则两人都会死于百虫啃心,早已准备好的苗振石天会在此时审问叛教者,逼迫叛教者承认自己犯下的各种罪行。”

  第408章救不了吗?

  “在相互吸引的过程中,一旦出现大的情绪波动,就会失控,受试者就会遭受毒虫的侵害。这就是所谓的‘心’;在“全心全意”的场合,石天询问了反叛的原因,迫使反叛者承认他们所犯的罪行并自愿接受惩罚。后半句叫做‘质疑’。”

  灯泡发出暗黄色的光,反射出我慢慢失去笑容的脸。是肉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是对叛教者最严厉的惩罚。

  “如果受害者问心无愧,或者事实证明他受了委屈……”

  我还没说完,就被刘瞎子打断:“就算婆婆把儿子都吸出来,毒气也会袭心,受了惩罚的人活不了五年。而且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身体会由内而外溃烂,死亡极其悲惨。”

  握紧拳头,刘瑾,作为苗振道的高僧,应该用这种方法来对付我。他心里积累了多少仇怨?

  “老刘,你说如果我的亲人被他们毒死了,我该怎么破解?”

  “君子十年不报仇。如果你真的想让我说,那么我给你的建议就是暂时避避风头。蝎毒虫吃血吻身,石天道长配合特殊符文触发血液中的连接,斩断你的运气,在你体内造成三灾五难。就算不死,也会掉一层皮。”刘荀子轻轻叹道:“救血亲必亡,各方面受辱;偷偷藏起来,虽然心智受损,但至少可以保命,等到日后东山再起。”

  “没有更好的办法吗?”

  “不是金鹿,是陈箓。这个人很有名,知识水平很高。他是最好的关之一。我不是他的对手。我建议你不要和他发生直接冲突。能躲就躲。”刘瞎子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即使他的血亲被抓,身体中毒,他也要我置身事外,先自救。

  “我只是随口问问,跟我有关系的人不在江城,金鹿的计划注定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我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刘瑾让我用整个心。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他确定我已经知道了奇妙的真相,所以他想借助氏族除掉我。就算这次走运,恐怕以后还会有更多的麻烦:“想个办法一劳永逸,比如让金鹿默默从世界上消失。”

  我一个人低声说着,刘咳嗽了一声,装作什么也没听见:“高建,刚才听你说,我发现你最大的敌人不是刀,而是江城当地的教。”

  “你也认识他们?”

  “那很自然。和尚们有六条路和耳朵。吾刘氏虽陷江城,居红尘,犹知本市大事小事。”刘荀子解开蒙着眼睛的黑布,来到桌前,用毛笔把朱砂蘸在砚台上:“三印宗的传承是个谜。他们最初和我的刘家一样住在这里。直到20多年前,他们突然与江联手,从幕后走出来,挑动一城风雨,最后镇压了并放火下河。”

  “他们很强,我不知道他们有多强。我只能简单举个例子。在三印宗里,孟婆很神秘,从来没有在人前出现过。鬼婴多年前就已经在茅山和36洞竞争了,虽然还是辉煌。现在只有蛇和一脉出面维护江城地下秩序。你应该还记得五年前陈元对新上海中学大做文章。当时有二三十个和尚聚集在一起,掌握了苦通桑府的陈元印,这二三十个和尚中有一大半是蛇公脉的人!有十几个年轻的修道士不仅仅在一个方面输给了我。他们整个家族都是厚脸皮,超乎想象。”

  “能比双面佛强吗?”眼睛亮亮的,一点都不害怕。

  刘荀子哑然摇头。“你太强了,我不知道是好是坏。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你怎么能自己做决定?”

  他手里拿着毛笔,在黄纸上不停地写着:“刘氏家族世代困在江城。如果你和阴三派打架,我不方便发。这套清辉月颂送给你。虽然都是由较低的符箓组成,但整套的威力堪比上座部的符箓。而且这套符文纸可以引月光驱散邪灵,最适合夜晚与邪灵战斗时使用。”

  我理解刘荀子的处境,我不接受他画的全套护身符:“我不说谢谢,你帮了我很多,我会把这份恩情记在心里,以后一定会报答的。”

  “如果真的想报恩,可以少惹点事,不能天天和自己相处。每次见面都看到你的脸不是乌云顶,就是大祸临头。可是,第二天我就能看到你一脸凶神恶煞的继续跳下去,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刘瞎子一脸苦相。“我现在把所有的赌注都押在你身上了。希望你能活着学会如何逃离恶龙。”

  “老刘,别这么悲观。车到山前必有路。”我所有的乐观都被逼出来了,反正我也想活下去。与其抱怨别人,不如把所有的恐惧变成前进的力量。

  “不知道是我悲观还是你太乐观?”刘瞎子接着详细回答了我的问题,并给了我很多画符。最后他不放心,松开祖上传下来的两个护身符就放我走了。

  凌晨三点,我走出刘瞎子的平房,熏黄的灯光一直到我出了巷子才熄灭。

  黑夜笼罩了一切,我点燃一支烟,站在巷子口。

  “在第十期直播中,夏驰曾经说过,有一个人躲在我身边的黑社会节目里。那个人会是谁?”怀疑就像心里的一根刺。抽完这支烟,我再也不想回头。

  不管什么时候,刘这个瞎子总能让我安心。虽然他实力不强,不能直接帮我渡过难关,但可以说是我修道路上的导师。如果没有他,我可能会死在之前的直播里。

  ……

  回到唐婷路,凌晨三点半,太阳还没有升起,现在是最黑暗的夜晚。

  我打开窗户,盘腿坐在床上,看着远方的城市。模糊的黑色轮廓仿佛是一头凶猛的野兽,它的头被选中并被吞噬。

  不安,右眼直跳,强行让心脏工作,但并没有摆脱不安。

  四点左右,电话突然接通,铃声很刺耳。

  看到是顾老师打来的电话,我的不祥预感慢慢变成了现实。

  “喂?”

  “高建!来精英疗养院吧!王宇输了!”法老师喘着粗气,语气急促,似乎在跑什么地方。

于小洁,坐好我自己动

本文地址:https://www.lywycaiyin.com/zhiye/70797.html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