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教练和男同学,一边吸奶,—边插B

两性口述 职业 2021-02-19 11:06:24 女教练和男同学 一边吸奶 —边插B

  第12章尸检(中),第1卷。

  卓青说完,他们立刻看了看尸体,还好,他的衣服干干净净,鞋子一尘不染,相比之下,曹操捆起来的头发确实有些凌乱,更别说这些了,一个囚犯在监狱里呆了两个月,怎么会有新的西装呢?

  吴志刚大声问道:「昨晚守夜的酋长在哪里?」

女教练和男同学,一边吸奶,—边插B

  一个中等身材的小酋长静静地站着,走上前去小声回答说:「是那个恶棍和刘武。」

  「怎么了?他是怎么换上新衣服的?」

  酋长怯生生地回答说:「回禀大人,昨晚林家的管家李明来看望林伯康,说林伯康已经好几天不能洗衣服了。希望他送一套干净的衣服。我们看到他们的主人和仆人深爱着,他只带了衣服,就让他进去了,但他只在里面呆了一段甜蜜的时间就走了。」

  香的时候,如果杀了人,时间有点紧。一直沉默的娄锡彦低声问:「李明走后,你进去看过林伯康还活着吗?」

  娄锡彦虽然没有发火,但小头领却不敢抬头看他,闭上眼睛告诉我们昨晚发生的事:「回丞相,李明来的时候,正好是风雨最大的时候。监狱外的大树被风吹掉,砸在监狱门外。我们正忙着把树枝搬走。过了一会儿,李明出来了,帮我们一起搬家。然后他走了,我们的衣服都湿透了。"人死了。「一群蠢货!」吴志刚把手放在小酋长的官帽上。这群兔子居然在娄香面前把他当傻子。如果楼翔认为他这样控制监狱,你要他的黑纱吗?

  娄锡彦根本没看他的表演,沉声说道:「传李明。」李明是最后一个见到林伯康的人。他一定知道些什么!

  「是的。」小局长赶紧跑了出去。

  地上的尸体就这样直挺挺的躺着,好像真的快要窒息了。吴志刚急忙献媚道:「丞相,这具死尸已经经历过了,牢中有重阴。请先在大堂休息,不要让厄运污染了你。」

  卢希言转过身,正好看见卓青,他的眼睛正盯着尸体。她走出牢房,停了下来。娄希言突然问:「你说呢?」问一个少年这个问题很可笑,但是娄锡彦凭直觉知道少年会给他一个不一样的答案。

  「我。"卓青犹豫了一会儿,但知道死者的死亡是可疑的,她袖手旁观,违反了她的职业道德和行为准则。卓青暗叹一声,回答道:「我想进去看看。」

  「野!」又是这个奇怪的男孩。他刚才在课堂上打架了。现在他已经跟进了,正要把他扔出去。娄希言心情大好地笑了笑:「让他进来。」

  卢彦希说话了,即使吴志刚不坦率,他也不敢反对。毕竟在官场混了这么多年,他也看出了一些门道,而且这栋楼还是被这个年轻人看好的。卓青走进牢房,蹲在尸体旁边,只瞥了一眼他脖子上的勒痕。卓青用手指摸了摸死者的头发,仔细检查了他的头。过了一会儿,他抬起死者的脖子,看着他的后颈。读完之后,卓青停顿了一下,然后按下死者的嘴,一股淡淡的唾沫顺着他的嘴唇流了出来。

女教练和男同学,一边吸奶,—边插B

  果然,正如她所想,卓青握住死者的手臂,微微用力,完全不能弯曲,尸僵是明显的!扬起袖子,手臂上有死亡斑点,有一些交错的伤痕,但似乎是旧伤,刑讯逼供应该是事实。

  卓青仔细看了看。在吴志刚眼里,她不可理喻,所以她懒得看她。吴志刚趁机分析娄锡彦:「丞相根据官方意见,既然证明是自杀,那应该是林伯康在要求李明送干净衣服让他用衣服自杀之前就有预谋。」

  楼夕颜轻笑不语,目光只停留在卓青、吴志刚身上呆了一呆。

  卓青没有让他失望。他抛出一句:「如果不是自杀?」

  不是自杀?

  卢彦希笑得更多,他知道青少年会给他惊喜。

  吴志刚惊呆了,王炳生第一个扑上来,大叫:「胡说!」那小子从哪里来的,敢质疑他的检查结果,当着大人和宰相的面问他我怎么办?

  王炳生走到尸体旁,指着尸体的脖子,盯着卓青,斩钉截铁地说:「如果他死后被绞死,他脖子上的勒痕会变成白色而不是蓝紫色!死者四肢自然下垂,脚上有烧斑,这是上吊最有利的证明!不懂就别瞎说。」

  卓青完全无视他的叫喊,低下头小声说道:「那只蓝眼睛,过来帮我。」没有助手真麻烦!

  蓝眼睛?围了一会儿,终于走了过去,蹲在卓青身边,按照她的命令,轻轻地把身体翻过来。

女教练和男同学,一边吸奶,—边插B

  白墨会帮助他。楼西颜没想到。不同于京萨冰冷的外表,白墨的冷酷是发自内心的。这个男生为什么要叫他?

  楼夕颜在休息时看着卓青专注的身影,等着看他会上演什么好戏。

  被完全无视,还是个无名小卒!王炳生咽下这口气,正要张口责备。卓青看着死者的背影,淡淡地问:「如果你先发呆,然后挂在横梁上,会不会有和尸体一样的痕迹?」

  「这个。"王炳生突然不说话了,也没让他想太久。卓青微微抬头,冷冷地说:「我只问你,是还是不是!」

  帽檐下一道凌厉的视线逼近,王炳生惊慌失措。转念一想,对方只是个少年。他没有什么可惊慌的。他轻轻地咳嗽,以掩饰刚才的恐慌。王炳生大声答道:「有可能,但这些只是你的猜测。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他是先被掐死然后被挂掉的?"他会很有兴趣看看这个男生能做什么!

  证据?卓青冷笑,突然起身。

  第一卷:第十三章尸检(下)

  证据?卓青冷笑着突然起身:「我让他告诉你证据在哪里!」

  他?他们顺着卓青的目光看去,正是躺在地上已经僵硬的林伯康。明明是死尸,他怎么能告诉他们证据在哪里?所有人都是倒吸一口凉气,不由的退了一步,除了一脸安然的楼夕颜。

  「先说死者的死因。」卓青指着尸体的脖子,对白墨说:「抬起他的脖子。」

  他真的认为他是下一个人了!墨白心里暗暗嘀咕着,手却有些不由自主的按着卓晴的所说,轻托起林博康的颈部,脖间的褶皱打平,死者脖间的勒痕清晰可见。

  「死者身上没有其他明显的致命外伤和中毒迹象,窒息征象明显,死因确为腰带绕颈,窒息而死。」卓晴才刚说了一句,王丙升立刻轻嗤一声,这和他刚才说的有什么不同,故弄玄虚!

  不与他多做争辩,卓晴蹲下身子,指着死者颈部的勒痕,冷声说道:「死者颈部有两道勒痕,自缢而死也有可能出现两道勒痕,勒痕一般边缘较整齐,且舌骨和喉骨很少发生骨折。但死者的两道勒痕则完全不是这样。一道位于甲状软骨下方,与身体平行,这道勒痕正是凶手勒晕死者时造成的,由于死者拼命挣扎,所以勒沟处表皮剥落、皮下出血,这道勒痕深而明显,呈现暗黑色;另一条勒痕是凶手将死者悬吊在房梁上造成的,这时死者已经没有了意识,勒痕浅而淡。死者颈椎棘突骨折明显,正是因为他曾被强大猛烈的暴力绞勒颈项的结果。」

  楼夕颜走进大牢,细看死者颈部,的确如卓晴所说,两条勒痕一深一浅十分明显。

  吴志刚极不情愿,也不得不悻悻然跟了进去,狠狠瞪了王丙升一眼,吴志刚暗骂,这个蠢材,到底谁才是仵作!!

  接收到吴志刚的瞪视,王丙升猛然回过神来,难怪刚才这小子这么嚣张,原来确有些本事,努力思索了一番,王丙升咄咄逼人的反驳道:「若是被勒死的,死者颈后应该有勒痕相交的痕迹,他脖子后面明明没有!脖子上出现深浅不同的两道勒痕,也有可能是他在临死之前挣扎造成的!」

  「把他的上衣脱下来。」卓晴说的很轻,却仿佛在隐忍着什么,墨白缓缓抬头,只见卓晴的手紧了又松,松了又紧,几次之后,卓晴终于还是站起身,对着一脸挑衅的王丙升,冷声说道:「你根本不配做一名验尸官!」

  王丙升暴怒:「你说什么?!」他在应天府做仵作这么多年,验尸无数,这小子自以为自己懂得些门道,就敢说他不配!

  「作为验尸官,你是唯一能为死者说话的人,他在用他的身体告诉你,他是怎么死的!什么时候死的!他在死亡过程中经历了什么!而你,完全忽视,甚至都没有仔细检查过尸体的每一处伤痕,每一个细节,就武断下结论,就因为你的一句话,他有可能死的不明不白,凶手也将逍遥法外!」

  她可以容忍一名法医的业务水平不高,所有的知识和经验都是可以学习和累积的,但是她不能容忍,身为法医,态度散漫,工作马虎,还强词狡辩!

  平静而又冷淡的声音,在大牢里响起,不仅仅是王丙升被说得脸红耳赤,楼夕颜也是心中一震,此时的他和初见时的他完全不同,初见时他有些冷傲,有些狡黠,现在的他,坚毅而执着,冷静而深沉,他真的是自己原来以为的十几岁的少年吗?楼夕颜疑惑了。

  「夫君。。。。」牢房里瞬时间安静的有些吓人,直到一道悲戚的哭喊声让众人回过神来,墨白已经将林博康的衣物褪去,胸前大大小小深深浅浅的伤痕不少,有些已经愈合,有些才刚刚结疤,虽然都是旧伤,但是此时看起来,依旧狰狞。

  林夫人几乎是扑在死者身上,泣不成声,卓晴轻声说道:「吴斯,把她扶到旁边,不要妨碍我。」

  「哦!」吴斯赶紧上去,将林夫人带到一旁,卓姑娘变得有些不一样,哪里不一样说不上来,她说的话总让人很难违抗。

  不再理会站在一旁无地自容的王丙升,卓晴再次蹲下身子,轻轻侧推死者肩部,墨白了然的顺势帮他把死者侧翻过来,卓晴轻轻扬眉,蛮聪明的,做助手很合适!

  「脖颈上的勒沟之所以不相交,是因为他被人隔着坚硬的东西顶着背后,用力勒紧腰带导致窒息,也因此死者背后留下了硬物的痕迹。」

  果然,两条青紫色的淤痕赫然出现在林博康的背后,与旧伤不同,这两条伤痕颜色发暗,而且表皮破损,伤口很新。

  这是什么东西弄的?!众人四处寻找相近的凶器,楼夕颜率先走到牢门旁,半蹲着身子,不知道在找些什么。

  不明白楼相在干什么,吴志刚对照了半天,终于发现死者背后的两条伤痕无论大小粗细,都和牢门的木杆一致,惊喜的叫道:「我找到了,是牢门的木杆!」

  在木杆上摸索了一会,楼夕颜轻掀唇角,缓缓起身,他也找到了。

  似乎就是为了等他,卓晴在他转过身来后,才抬起死者的手指,说道:「死者正是被人从门外勒晕的,因为奋力挣扎,他的指尖上,还残留着木屑。」

  两人眼光交汇,卓晴扯下帽檐,再次挡住楼夕颜探视的眼。

  吴志刚点点头,一副了然的样子:「这么说,林博康真是被人杀死的!!」回头瞪视着小衙役,问道:「今日还有谁进过牢房?!」

  使劲的想了又想,小衙役哭丧着脸,回道:「除了刚才他们来提人犯,就没有人进过大牢了。」

  「胡说!」吴志刚大骂:「没人进来他怎么就被人杀了?」

  真的没有!小衙役有苦说不出,只能低头领骂。

  「因为死者在昨晚就已经死了!」卓晴受了不的摇头,他们就不能听她说完了再查案?这样的习惯真的很让人讨厌!

  「昨晚?」

  。。。。。。。。。。。。。。。。

  绿明天开始出差一周,更新可能不太固定,或者字数会少一些,绿会尽最大能力更新,谢谢亲们理解和陪伴。

  洗冤集录 卷一 第十四章 提点刑狱司(上)

  绿回来了,从今天起恢复一天一更哈,今天更晚了点,对不起大家了!

  看文看文

  。。。。。。。。。。。。。。。。。。。。。。。。。。。。。。。「昨晚?!」吴志刚一双本就不大的小眼睛怒目圆睁,狠狠的瞪着站在一旁局促不安的王丙升。骂道:「你说,到底是什么一回事?!死亡的时间都说不清楚,你还做什么仵作!」

  「尸体。。。。」王丙升连声音都有些发颤,小心翼翼的看了卓晴一眼,见她默不作声,他才小声的回道:「尸体出现这种火灼斑纹,并且开始僵硬,说明死者刚死不久。。。。」

女教练和男同学,一边吸奶,—边插B

本文地址:https://www.lywycaiyin.com/zhiye/87508.html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