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黄又湿又污文字,压在身上又摸又亲又滚床单

  「不,唐人秀,你从来不相信我,从来没有!」顾敏低声说,她挥手让他走开。

  唐人秀不肯放她走,压着她的肩膀。「你觉得莫玉倩会嫁给你吗?他只是在和你玩!他会把你一个人留在中国。也许他现在又找了一个女人!他要这么做!」

  「你闭嘴!」

  「我说错什么了吗?他在玩弄女人……」

又黄又湿又污文字,压在身上又摸又亲又滚床单

  「喂!」那些卑鄙诽谤的话,说莫的谦虚,让忍无可忍!她无法推开他,但她飞快地打了他的脸!

  脸颊一阵疼痛,她的力气很轻,其实没有足够的力气,但唐仁秀却是怔住,只觉得脑子一片空白!

  「唐人秀!你有什么资格说他!」顾敏怒吼!

  唐人秀看到她睁着眼睛,因为生气,所以眉毛一蹙。他扬起嘴唇笑了。「哦,你保护他?他对你这么重要吗?」

  他们之间有多大的联系,她会为了另一个男人打他!

  她一直很温柔,很隐忍。在她眼里一切似乎都可以平静地解决。她不会在意,也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但是现在,她不再是这样了!

  「没错!他对我很重要!比你重要!」她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一句话就决定了!

  「顾敏!你和他是什么关系!」唐仁秀惊呆了。他忍不住问!

  顾敏愣住了,「你认为我们是什么关系,我们是什么关系!」

  随便啦。已经不重要了。

又黄又湿又污文字,压在身上又摸又亲又滚床单

  这时,几个女孩沿着走廊的另一端走了过来,她们是婚礼的客人。只不过那几个人看到一男一女站在这里,气氛好像挺不对劲的,也惊呆了。

  顾敏正在利用这一时刻,她立即转身大步走去。路过那些人的时候,对着他们笑了笑就走了。

  唐人秀站在原地,盯着她远去的背影。

  顾敏走过修道院,她不想留在婚宴上。埃利奥特恩格克只能下次再道歉。她拦了辆出租车,然后开车走了。

  唐人秀在后面被追了出去。他看到出租车经过,通过酒店的玻璃门,顾敏的身影迅速从他眼前消失。

  他来到门口,站得笔直。

  外面是霓虹闪烁,夜空灯光闪烁参差不齐。

  唐人秀的脸颊依旧如火。这一巴掌不仅打在脸上,还打在心上。也让他心里的困惑越来越大!

  顾敏,她和莫玉倩是什么关系!

  唐人秀立刻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吴邪,为我做一件事!」

  「对,两个小」

  五洲集团

  偌大的会议室鸦雀无声,大气不敢喘!

  「对不起,任总,这个项目有些问题,但是……」站起来的中年人冒着冷汗解释原因。

  「吴主任,我不想听你解释,我只想知道结果!」唐人秀文生,却打了一地,出乎所有人意料!

又黄又湿又污文字,压在身上又摸又亲又滚床单

  「是……」

  「你跟我说这个问题过几天就能解决?」

  「一个.一周……」对方还在冒汗!

  「一周?」唐仁秀眼神一凝,对方立刻改口道「三天!三天!我一定要给任一个交待!」

  「好,我等你给我一个交待!三天之后,如果你想不出解决办法,那你知道你该怎么做吗?」唐人秀笑了笑,低声问道。

  对方连气都没直接喘,晕了过去回答:「知道……」

  自然的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辞职!

  唐,一个温柔的决策者,从来都是无情的,不给人第二次机会!

  「下一个!」喝了文生,下监颤巍巍站起来,「仁宗……」

  上午十一点半,会议室里一群人陆续出来,持续了一个小时的会议刚刚结束。与此同时,主管财务的任总已经下达了命令,任务目标非常明确。这个季度的利润会产生五个百分点!

  这里的每个人都刚刚离开,吴邪敲门进来了。「少了两个。」

  这一次,秘书埃利奥特恩格克(Elliot Ngok)因婚假暂时离职,因此秘书一职暂时空缺,助理徐青暂时接管相关工作。

  徐青见有人来,便说:「任先生,我先出去。」

  徐青离开后,吴邪反手打开了门。他走上前去,交了一份文件。

  唐人秀轻松的拿了根烟,然后打开文件看了看。里面有一些照片。但这不是顾敏,而是一个看起来美丽的陌生女人和一个陌生男人。可以看出这些照片都是老黄的。

  吴邪说:「绍尔,照片中的女子是顾秦岚,她是顾小姐的母亲,而那个男子,他的名字叫余广智。」

  「余广智。」唐仁秀皱了皱眉头,眼神僵住了。「莫的女婿?」

  「是的,二少,余广智是莫慧如小姐的老师。他是莫爸爸的养子,从小培养,后来和莫小姐家结了婚。但在此之前,他和顾小姐的母亲应该有过关系。」

  余广智,莫家大小姐,是莫慧如的老师。莫玉倩是莫慧如和余广智的独子。如今的莫氏已被莫氏董事长的长子莫阎正继承,莫家的业务是海外市场的主战。莫慧如一家三口常年在澳洲定居,余负责莫慧如在澳洲的子公司。

  「根据询问的信息,莫小姐从小就体弱多病。后来她怀了孩子,就去澳洲休息,然后生了莫于谦。」

  余死于车祸,据说是酒后驾车,那天是顾逝世一周年。之后莫慧如与莫于谦同居。」

  "然而,这位莫少爷四年前得了一场大病,后来痊愈了."

  谢文慢慢地说,唐人秀翻过这一页,继续读。他的眼睛盯着两个人个字血癌!

  「莫家这边除了这些之外,没有再查到其他。不过,顾小姐这边却有一件非常凑巧的事情。」谢武又是说道。

  唐仁修继续翻页,视线定格在页面上的名字时,他震惊了!

  「顾小姐有个弟弟,他的名字叫顾羽谦!而且,他也是患了相同的病,因为血癌而在四年前去世!」谢武的声音徐徐传来,却是一下炸开在唐仁修的耳畔!

  这让唐仁修久久无法回神!

  「二少,能查到的资料就是这些了。」

  唐仁修挥了挥手,谢武沉默着退了出去!

  唐仁修的视线落在顾羽谦的年轻脸庞上,心底此刻却是震惊异常!他不是没有见过顾羽谦的照片,但是却从来不知道,顾敏的弟弟,原来他的名字叫顾羽谦!因为顾敏,偶尔谈起的时候也总是说「我弟弟」,他从来不曾真正关注!

  可是现在,顾羽谦,莫语谦,两个同样年纪的少年,两个同样患有血癌病症的少年!

  一个已经病逝,一个尚且还活着!

  不会这么凑巧,这个世界上,从来都没有这么凑巧的事情!

  唐仁修的脑海里,升起了某个可能,而这个可能已经近乎是事实!

  唐仁修忽然回想起之前,顾敏那样亲密的呼喊「阿谦」,又想起之前的那记耳光,以及她如此怒气的话语!

  唐仁修,在你的眼中,我就是这样轻浮随便的女人!

  不,唐仁修,你从来都没有相信过我,从来也没有!

  没错!他对我而言就是很重要!比你重要!

又黄又湿又污文字,压在身上又摸又亲又滚床单

本文地址:https://www.lywycaiyin.com/zhiye/87741.html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