叔叔和妈妈做了爱,母亲与我录音

口述经历 职业 2021-02-21 01:50:03 叔叔和妈妈做了爱 母亲与我录音

  「奶奶.焦耳,焦耳被这个婊子打伤了!」只见那个巨大的女人和几个家丁吃力的搀扶着,捏着自己被踢过的下巴出现在老太太面前,她狠狠的盯着一脸委屈的苏,「贱人!你,你竟敢伤害我!有脸在这里哭?奶奶,你看,焦耳的下巴已经被她弄坏了……」

  我不想,但是老太太一脸严肃,眼前的画面好奇怪,我怕任何人都不敢相信,柔弱的三太太居然能动一根公孙小姐的彪悍头发!

  伤害她?就算三个苏推在一起,只怕公孙焦也不会动,是不是?

  「岂有此理!焦耳,我奶奶以为你只是桀骜不驯,反复无常,没想到你颠倒黑白,竟然敢欺负我奶奶的恩人!今天奶奶一定要好好管教你爸爸!来,送小姐去祠堂,侍候家法!」

叔叔和妈妈做了爱,母亲与我录音

  什么?「奶奶!是的,是真的。伤害焦儿的真的是她.不信你去问江大师!"

  问谁?姜还没反应过来。他迎上苏狡黠的目光,又看了看公孙蛟的惊慌。过了很久,他开口了。".公孙小姐、听云、听云不会说谎……」

  他什么也没说,所以也没撒谎。

  「江少爷,你……」

  老太太痛苦地摇摇头,生怕自己任性的孙女亲手毁掉这段美好的婚姻!「你还在干嘛,把这位小姐拿下!」

  此刻的孙娇脸上露出委屈的神情,她恨恨的盯着苏的方向,却发现刚才那个哭的一脸梨花带雨的女人,此刻居然是嚣张的冲她做了个鬼脸!

  「贱人!你们.奶奶,你看!」

  看什么?老太太什么也没看见,除了她旁边那个虚弱可怜的女人惊恐的小脸!

  咳咳.苏承认,她一直是个泼妇,但她永远不会是泼妇。有时候人贱就无敌了。这句话也能给人另一种味道。

  正文第143章择妾?关我什么事!

叔叔和妈妈做了爱,母亲与我录音

  眨眼间,那个愤怒辱骂的女人已经被带了下来,黑暗中,秦征已经把之前的场景尽收眼底。

  包括苏如何颠倒黑白让公孙蛟受尽无聊之苦,包括刚才那张滑稽的脸。

  江湖人?呵呵,男人的脸上已经浮现出一丝玩味的笑容。

  「啊,三小姐,一个老女人真是对不起你!会有伤害吗?让政府里的医生好好看看。」

  苏此刻已经擦干了脸上的泪水。「老太太不介意。事实上,即使伊一被打败也没关系。我怕公孙小姐以后做这种事,害了别的小姐。恐怕没有人会像伊一那样幸运。」

  但此刻她心里题外话是,罚!重罚!不要客气!

  「你说得对!一个老女人会好好惩罚那个女孩的!三小姐对重要的荣誉感理解得如此之深,以至于此刻她还在考虑别人的安全。啊,一个老女人真的有罪!不知道怎么弥补三小姐?」

  办公厅又欠三小姐一个大人情!老太太后悔自己肠子都绿了。她一直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她会报答她的好意,但她不想,但她一次又一次地伤害了三小姐。

  「没错!这次碰巧从东海得到了一颗价值连城的夜明珠。唉,我太老了,穿不下这样的东西。还不如给三小姐。三姑娘长得像仙女,这夜明珠的点缀一定越来越漂亮了。」

  「老太太的好意就算是领情了,而且无功不受卢影响,多好……」

  我不想把话说完,老太太却笑着开了口。「这夜明珠的价值,比我上次送给达小姐的那几盒首饰还贵。怎么,三小姐不喜欢?」

叔叔和妈妈做了爱,母亲与我录音

  ".其实伊一的意思是,老太太这么善良,你怎么能拒绝呢?嗯,大吗?」小女孩的眼睛闪着调皮的光,逗得老太太哈哈大笑,「大!当然大!除了皇后凤冠上的东珠,这夜明珠已经是东海最大的了!」

  因此.咳咳,我刚才应该打的差一点!也许你会成为祺国首富?

  ……

  从将军府出来,坐上苏的马车,忍不住笑了起来。

  她摇了摇手中的巨大珍珠,这副形象在刘春的眼中就落到了一边。她真的不想承认这样一个迷恋金钱的女人是她自己的女人。

  「三表哥真聪明。」不想,姜此刻正满眼欣赏的看着开心的小丫头,并不觉得苏的举动有什么不妥。

  刘春有点紧张。姜师傅,你能不能别再夸姜老师了?如果她继续这样下去,她再也不会回头走金钱至上的道路了!

  当然不能理解,苏对宝贝的需求和她的胃口一样大!没有理由,只是喜欢把这个奇怪爱好周围的宝物都赢过来。

  苏伊一终于收敛了神色,严肃的盯着小丫头。

  「别说钱是分开的东西。如果没有钱,有什么可以支撑我们的亲情,维系我们的爱情,联系我们的友情?靠嘴?别闹了,大家都很忙……」

  "."这么一说,好像也有些道理!

  不对!刘春终于康复了。「小姐,刚才发生了什么事,你为什么和公孙小姐打架?」

  提起孙娇,姜就是一声长叹。

  「表哥,放心,听云会把这件事负责到底,并且亲自去镇上的将军那里请罪,只是.对不起公孙小姐。」

  苏正小心翼翼地用袖子擦拭着价值连城的夜明珠,但他已经失去了一个大道理。

  「你放心,公孙小姐是个软胖子。她会从跌倒的地方反弹回来。」

  "……"

  刘春被这样肆无忌惮的话逗乐了。咳咳,她设法收敛了。这真是一种罪过。

  然而,苏的眼中却闪过一道寒光,他的脚踝还在隐隐作痛。背后捅刀子的那个人叫秦征吗?这笔帐,有机会好好算一算!

  想起他当时说的话,你见过这个人?

  她看起来很平,如果她见过就会记得。得的!算了,反正现在她已经记住了,呵呵。

  马车之内渐渐陷入一片沉默之中,苏依依分明感觉到一旁那炙热的目光久久的停留在自己的脸上。

  她顿时恍然大悟,方才,这小正太好像对她表白了?!怎么办,她本来是打算替他掐掉一朵烂桃花的,丝毫没有打算把自己给顶替上,「表弟,其实方才……」

  「云廷知道表姐想要说什么,不过不论发生什么事情,云廷都会等下去。」

  他隐约觉得,表姐似乎有了喜欢的人。但这并不妨碍他继续留在表姐的身边,方才已经做了决定,只要有表姐在,他就有勇气面对父亲的责难,或许,这就是命中注定。

  春柳默默的捂住了自己惊讶的小嘴,她她她,她没有听错吧?方才江少爷好像……

  这小丫鬟的目光立刻在苏依依和江云廷的身上暧昧的徘徊着,自己到底错过了什么?好像,是足以让自己后悔一辈子的画面!

  最难消受美男恩了,可是苏依依并不是那等三心二意之人,她正想开口好好的劝劝这误入歧途的男子,不想马车已然幽幽停止,外头传来了老管家焦急的话语。

  「三小姐!是三小姐回来了吗?」

  一双素手撩开了帘子,地上的管家面上一喜,「小姐,您终于回来了!萧王爷已经在府中等候多时了!」

  什么?一回来就听见这样的噩耗?苏依依眼中一沉,「车夫,麻烦回将军府去!」

  「哎呀!这可不行,小姐快进去吧!老爷都有些招架不住了……」

  此时此刻,大厅之中的温度异常冰冷。

  纳兰萧手边的茶不知道换了几杯,他轻闭着眼,仿佛在思考着什么大事一般。

  苏文则在一旁候着,在如今如此关键的时期,萧王殿下却花费了半日的时间等候在此,难道……会是自己想的那样吗?

  那个该死的女人,这么晚了还未回府,该不会,是和别的男子出去游玩了吧?

  纳兰萧手中的手紧紧握起,浑身的气势越发冰寒。

  「老爷,小姐回来了!」

  外头传来了管家的声音,这名男子瞬时睁开眼站起身来,竟是下意识的理了理自己的衣衫,目光紧紧的盯着老管家的身后。

  不想等了许久,却是没有看见苏依依的影子。

  「三小姐呢?」苏文眉头一蹙,老管家笑了笑,「就在小的身后……咦?三小姐呢,方才还在的……」

  看着空荡荡的走廊,苏文立刻明白了什么,看来自己的爱女并不怎么欢迎萧王殿下。

  宫中不久之后就要选妃,先前他以为,萧王中意的是自己的大女,不想这段日子以来却不见他过来探望婉婉,今日一出现,却点名要见依依,这样的转变让苏文心中有些担忧。

  「请王爷稍等片刻,下官这就去……」

  「不必,本王亲自过去。」纳兰萧的眼中划过一抹冷光,当即撩开衣摆跨了出去。苏依依想要避开他?他纳兰萧是如此容易被打发的人吗?

叔叔和妈妈做了爱,母亲与我录音

本文地址:https://www.lywycaiyin.com/zhiye/87836.html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