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和姐姐轮流让我干,每次回娘家他总是搞我

  夏凡沉默了,她眼中更深的恐惧解释了答案。

  乔纳也没有澄清她的误解,至少让夏凡有了很长的记忆,也许他以前有过很多新朋友。

  她似乎轻轻地整理着夏凡略显凌乱的头发,声音甜美:「别担心,我不喜欢记仇。」

  夏凡的冷汗终于像吸骨的放松。但是,Jonai在下一句话里把她送进了地狱:「我总是当场举报我的敌人。」

  伴随着她脑瓮的声音,乔纳纯净干净的脸上洋溢着温柔的笑容,硬生生的扯下了她头皮上一根手指般的长发。

妈妈和姐姐轮流让我干,每次回娘家他总是搞我

  约拿:「记得照我说的做。」

  ……

  活动结束。

  可可姐亲自开车去接。

  自从吸毒后,乔纳再也没有见过她以前的助手李露。

  被问到时,可可淡淡地说:「她不适合这份工作。」

  如果不重要的话,李露可能会因此事被解雇。

  乔奈想对李露说一句好话,但她没有开口。可可姐直截了当的说:「以后我会照顾你的行程。」

  琼奈问:「工作室呢?」

  「会有人替我管理。」

  好了,Jonai穷了。

  从那以后,可可姐不仅是乔纳的经纪人,也是她的私人生活助理。

  ……

  根据娱乐节目,女明星夏凡被困在「牢门」里,她的明星之旅令人担忧。

  当我听到广播节目时,乔纳急忙害怕杂志封面宣传。

妈妈和姐姐轮流让我干,每次回娘家他总是搞我

  正在开车的可可说:「听说她自爆了。」

  她的话的深刻含义总是需要弄清楚的。

  琼奈用下巴看着窗外的风景。「谁知道呢,可能是引人注目吧。」

  「这种自毁是巧合。」田蜜姐不同意。

  乔乃笑了:「林海不是也坐牢了吗?」

  一语双关,聪明人不多说话,Coco姐姐觉得有趣,笑了。「是啊,真巧。」

  她看不起乔纳。她根本不是一只温顺的小绵羊。

  随着电影的宣传越来越多,作为女主演的Jonai,黑料也越来越受欢迎。田蜜要求水军压一波,琼耐渐渐不提倡这么做了。

  「症状不是根本原因,」琼奈说。「别管它。」

  在一个活动现场,乔纳是电影投资人的品牌平台,主持人把她介绍上台。突然,一个女人冲上前去向她扔鸡蛋,嘴里尖叫着:

  「你勾搭别人男朋友的小三!臭荡妇!」

  这一幕突然发生,约拿来不及躲避。鸡蛋砸在她的肩膀上,又白又黄,一滴滴地掉下来。

  看着一群陌生的面孔向她挥舞着「正义」的审判,琼奈面无表情。

  主人让乔纳不好意思下去换衣服。田蜜以为她会哭,或者至少她很生气。

  但是,Jonai的心理素质有时候太好了。她淡定地换了裙子,重新穿上新衣服,催促可可姐:「下一趟要一个小时才能赶上,请你再帮我补补妆。」

  可可姐姐:」.你确定你不需要调整你的情绪吗?」

  「没时间了。」

  "……"

  忙碌了一天的活动后,约拿仍然睡在酒店里。

  她几乎忘了睡在自己的床上或者宿舍的床上是什么感觉。

妈妈和姐姐轮流让我干,每次回娘家他总是搞我

  Jonai:「还好,我和往常一样,每天睡眠不足。」

  张格丹:「哭~真怕你想不到网上那些评论。」

  约拿:「蓝娇最近在做什么?」

  张格丹:「老规矩,谈爱情,没什么炫富的。」

  乔纳说她知道。她又累又困。她脱了妆,在浴室洗了个澡。雾蒸发了,模糊了镜子。她用湿手擦掉了那个部分。

  镜子里的脸,夹杂着少女的清纯之美和女人的妩媚,靠每天珍贵的护肤品来维持,吹炸弹就能破皮。

  但我还是无法抹去眼中深深的疲惫。

  静下心来,似乎把盛宴的喧嚣留在耳朵里,在社交场上推杯换盏,放肆地挑逗女人和男人…还有咆哮和怒骂黑粉的狰狞…

  「真烦人,」乔纳说,把头发捋到脑后。「让我们赶快结束这一天吧。」

  她有点想和梁真在一起,所以不可否认,她最幸福的几年都和梁真有关。

  但是梁真最近没联系她。

  他一定是看了关于自己的新闻。他不喜欢进入娱乐圈。也许他生气了。

  镜子又被雾遮住了。这一次约拿没有再抹掉。她在床上盯着她的眼睛,清空了她的大脑。

  她曾经想成为一个优秀的人,和梁真一样优秀。

  后来想逃离蒙阴,老死不相往来。

  现在,她每科成绩都是第一,和孟音成了一个干净的朋友。

  她永远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金钱、名誉还是财富。她相信有一天她会自己得到它,所以她不那么想要它。

  没有父母可以赡养,没有人可以照顾――她比冷静更准确。

  从社会学的角度来说,一个人的生命价值是建立在关系网络之上的。

  她什么都不想要。

  「我无法把握我生命的意义。」琼奈在电子日记里给奶奶写了一封信。「但这并不意味着我想见你.当然,我迟早会遇见你,但那会是很长的一段时间。我不厌倦活着,只是怀疑活着本身。」

  看起来像哲学家的口吻,约拿自己也觉得好笑。

  夜深人静时,她联系了老同学白。不知道你是不是睡着了?」

  白赶紧回来:「打游戏,不是睡觉,你说。」

  约拿:「你表哥的家人是做什么的?这么唐突的问不合适,因为我太着急处理了。希望你不要介意。」

  白:「不客气。我表哥家里有军队背景。掩护你没问题。」

  哦,怪不得林海家没帮着花大钱找人。Jonai:「谢谢。」

  联想Coco姐这么做是为了她,她还担心一个班长,有点不识抬举。琼奈给可可姐发了一句问候:「晚安,我一直努力到可可姐。」

  可可姐没回来,我猜她在忙别的。即使她看到了这个消息,她也猜不出约拿是否想为此感谢她。

妈妈和姐姐轮流让我干,每次回娘家他总是搞我

本文地址:https://www.lywycaiyin.com/zhiye/87930.html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