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男闺蜜睡了,下面被舔详细描述小说

  就在一瞬间,船的甲板上已经布满了血迹,几乎没有地方可以停留。有几个贼见势不妙,忙都往水里拐。

  此刻,徐申周保护着云坤,也打倒了一个袭击过他的贼匪。看到船上乱七八糟,他也没考虑,转身去接云坤,但有一个人比他快。

  那人闪身过去,然后抱住云南,顺势跃起,竟然轻轻跳到了船上。

我和男闺蜜睡了,下面被舔详细描述小说

  许沉舟站在渔船上回头望去,却见那人已去了那顶蓑衣,正小心翼翼地把云浮放在船上,自始至终,目光都只停留在她的脸上。

  以前云浮看到所有的人都在互相厮杀,他不得不闭上眼睛,突然觉得自己的身体脱了下来,然后掉在了一个地方。

  云福向四周看了看,却见船上的人,随着水流四处乱转,目光转过来,竟正对着眼前的人,顿时,他们两人都惊呆了。

  但这时,船在使劲摇晃,好像要翻了。

  徐神舟没理它,大叫:「水下有人!」

  云浮手脚陷进去了,就摇手砰的一声摔上了船板。赵复怒不可遏,试图稳住船,同时拔出剑,弯腰在水下刺去。

  他看见一股血从船底涌出。赵府正要回头看看云府怎么样了,忽然看到她眼中露出惊恐之色。

  赵福知道不好,但他没有回应。一个人影在水下冲上来,用力抓住他的胳膊,把它拉了下来!

  这条船很小,所以他们忍不住互相抵抗。他们努力了,马上就翻身了。赵福看到船和他一起倾斜,就把心横放,不退反跳,然后和水底下的土匪一起掉进水里!

  几经颠簸,船终于慢慢稳定下来。云令人难以置信。它挣扎着靠近小船,低头看着下面的河,但见水面平静,没有人出现。

  嘴唇动了动,云浮忍不住轻声唤道:「太子……」

  没有人回答,只有旁边的渔船上,杀人的声音还在不断。

我和男闺蜜睡了,下面被舔详细描述小说

  云浮正盯着它看,忽然觉得船身在抖,徐神周却跳起来持刀去接,打死了一个想把它翻上来的水贼。

  云浮没有理会其他一切,盯着水面。慢慢地,他看到一缕鲜红的血液喷涌而出,但很快就在电流中消散了。

  胡云颤声道:「赵府?」

  河水泛着一种将会变凉的浅灰色。很平静,好像没有人消失,也没有任何血迹。云福只觉得很心慌,忍不住大叫:「赵福!」

  徐先周身旁提着刀,提防贼又冲上来。当她听到声音的时候,她看到自己的双手还绑在身后,但她只是俯下身看着河水,苍白的脸,长长的纤毛在颤抖,眼睛竟然是微微泛红的。

  而云焕刚叫了一声,就见水汹涌而来,有人从水底浮了上来。

  因为被河水浸润,外观变得越来越逼真,剑眉更像水墨画,偏眼依旧光芒四射,又因为被水浸泡过,所以在湿漉漉的地面上看得见。

  眉头不禁皱了起来,但微微摊开,云福疑惑地看着他。

  赵父突然走近小船,抬头看着她近在咫尺的身影。「你叫我?」

  云嘉定定地看了他好一会儿,她的眼睛变得更红了,她的眼睛似乎在闪光,但她不停地后退,似乎想毫无困难地回到开头。

我和男闺蜜睡了,下面被舔详细描述小说

  不料赵福抬起手,轻轻勾住她的脖子。当她抬起头时,她抓住了因恐慌而颤抖的嘴唇,但它们太强了,无法屈服。

  第225章

  这时,看着这一幕,除了在渔船上打架的小偷,所有人都惊呆了。

  突然,我睁大了眼睛,但我看到他的长纤毛就在眼前,像一个温柔下垂的弧度。

  云嘉马上反应过来,刚想缓和下来,赵父已经松手,只盯着她看了一遍,一笑后。

  云嘉眉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然后转向开头,一声不吭地把目光移开。

  战斗很快结束,渔船上的人早早发出了信号,埋伏在岸边的当地守备部队纷纷涌了出来,有的乘船去寻找漏网之鱼,确保把鬼刀的残迹全部抓到。

  许慎周看见云福手脚被绑,就想给她松绑。赵福已经跳起来,轻轻扫了他一眼。

  就好像江风吹浪,让人觉得冷。

  徐神舟只好后退,然后跳进渔船,远远地避开了他。

  云嘉兰沉默了,赵父走到她身边,跪了下来,先给她腿上的绳子解开,因为看捆绑得很紧,嫌伤了她的腿脚,就将裤子打开来看看。

  云焕注意到了,猛地一缩双腿,抬头盯着他。

  赵福的手僵住了,突然笑着说:「你盯着我干嘛?我只是看了看伤势。」

  沉默片刻后,云浮道:「谢谢,不用麻烦了。」

  赵福微微眯起眼睛,然后笑着说:「好的。」复杂而亲密地过来,将她双手的绳索解开。

  云浮的手被绑在身后,手腕早断了,有血星渗出。手腕原本雪白如玉,上面全是污渍和蓝印子。

  赵父看在眼里,心里滋味竟然有些酸疼疼的,待再仔细看时,她已经抽了手回来,仍是转头看向别处。

  惊呆了之后,赵福在她身边坐下,抬起手将她湿透的衣服拧干,喊了一声:「阿福……」

  好多年没听过这样的名字了,现在突然想起来了。云浮只觉得冷风一吹,仿佛江枫也冷了。

  赵父转头看她,嘴唇动了动,满嘴都是,却不知道怎么开口。但是,当她看着自己淡淡的样子,突然什么都不想说了,就张开双臂,把她抱在怀里。

  猝不及防之下,云浮不由自主地撞在他胸口,脸贴在他湿漉漉的衣服上。他不禁颤抖起来。众人忙伸手推过去,手掌在腹部推了两下,却像铁板一样,纹丝不动。

  赵府盼了三年。虽然一大早就被鉴定为诈死逃跑,但毕竟这么长时间没见人,心里难免有些焦虑。现在,她终于在她面前变得坚定了,我再也忍不住了。她只想把她紧紧地搂在怀里,再也不放手。

  云浮动弹不得,只得叫道:「太子!」

  赵父听出了她声音里的愤怒,但她并没有在意。她只把她抱在怀里,捏着她很细的腰。她只觉得体内的血液躁动不安,几乎控制不住自己。她转向开头,走近寺庙。

  云囊被小偷绑了起来一夜,整个儿有些脱力,又乍然跟他相见,真真儿是身心俱疲。

  此刻被他搂在胸口,早有些喘不过气来。

  云鬟勉强咳嗽了两声,双眸自他肩头,看见那一片似广阔无垠的水域,苍凉的白色水光跟灰蓝色的天际连成一片。

  此刻,忽地想起昨儿在那小渡口,当时她看着前头那碧绿的河水,那种强烈之极的走投无路之感。

  正在这时,却觉着舟子一摇,继而有人沉声道:「世子。」

  赵黼闻言,才抬起头来,望着这人笑道:「巽风,有话待会儿再说,我忙着呢。」

  云鬟正有些恍惚,听见一声「巽风」,眼神才慢慢恢复几分清明,忙又试着挣了挣。

  当着巽风的面儿,赵黼更加不肯松手了。

  云鬟终于忍不住叫道:「世子,请你放开我。」

  赵黼才要说话,巽风也沉声唤道:「世子。」

  赵黼咬了咬牙,冷冷哼了声,终于将她放开。

  云鬟被他勒的身子都麻了,慢慢回头,见身前站着一人,虽也是船夫打扮,但身形挺拔魁梧,的确是巽风无疑。

  先前她惊鸿一瞥,目光便被最后的赵黼所黏住了,虽依稀瞧出第一个是徐沉舟,但对第二人,自然没那么上心了。没想到竟是巽风。

  这也算是:他乡遇故知了。

  心中才涌出一丝微暖的欢喜来,云鬟仰头看着他:「巽风,真的是你。」便要站起身来,然而此刻人在舟上,双腿又被捆了一夜,才站起来,便一晃跌倒。

  赵黼在后才要抱住她,巽风已经抢先一步,将她手臂轻轻一扶道:「是不是腿上伤着了?」

  原来先前,徐沉舟在前,巽风在后,他是三个人之中最冷静而果敢的,还未动手之前,已将全船的情形看了个明白,虽然闷不吭声地杀贼,实则也随时留意云鬟的一举一动,早知道她的腿上有伤。

  云鬟道:「不碍事,只是有些麻了。」

  因舟子并不大,赵黼探头道:「巽风,这儿盛不下你,你回船上去吧。」

  巽风不为所动,沉静道:「世子不必着急,守备的船已经到了。」

  赵黼回头一看,不禁失望,原来岸上来救援的船只果然已经近在咫尺。

我和男闺蜜睡了,下面被舔详细描述小说

本文地址:https://www.lywycaiyin.com/zhiye/87956.html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